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动漫 >

邓有立:中国人要做自己的动画给下一代看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8日 17:1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人民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十一五”期间,我国政府发布了30余项文化产业政策,各级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文件,从政策上明确了动漫的产业属性。动漫产业的发展目标、发展思路、管理职能、扶持机制和优惠政策得以完善,为力争在5-10年内使我国动漫产业创作开发和生产能力跻身世界动漫大国和强国行列扫清了体制机制障碍。在国家产业政策的大力扶持下,动漫产业得到很大发展。2010年我国动漫产业保持良好发展势头,动漫市场规模达到208亿元。动画片产量显著增长,2010年全国制作完成的国产电视动画片共385部220530分钟。

  “十一五”时期,我国动漫产业快速发展。但与美国、日本等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动漫产业发展仍面临原创生产力缺乏、盈利模式不成熟等诸多瓶颈。我国动漫产业仍处在初级发展阶段,整体发展水平还不高,同时与动漫产业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差距。

   记者在第五届亚洲青年动漫大赛上偶遇台湾动漫创作协会的理事长邓有立先生,交谈中得知台湾动漫创作协会与本届亚青赛合作推出海峡两岸作品特展主题活动,台湾多家动漫公司到贵阳展示动漫作品和衍生产品,并寻求商业合作机会。“我8月29日去北京,9月8日回台湾,9月底在福建还要参加一个动漫展……”可以看出邓老平时有多繁忙,他从事动漫原创40年,不辞辛劳往返中国大陆和台湾,致力于动画高端人才培养,以及两岸文化交流和动漫领域的合作。带着一些对动漫产业的疑问,记者在北京采访了邓老。邓老也以一个资深动漫人的身份,为我们解读了目前动漫产业的种种现象。

  现象一:国产动漫即使已经拥有22万分钟的时长,仍然难寻精品。除了葫芦兄弟、孙悟空、黑猫警长等几个经典的国产卡通形象,能想得起来的就只有喜羊羊和灰太狼了。我国动漫原创动力不足,盈利模式尚未成型,企业对文化资源的驾驭能力也不够,这些因素的存在致使动漫生产“量大”背后,质量微薄的“致命短板”依然凸显。

  邓有立:台湾动漫发展到现在,虽然很辛苦,但是也有开花结果。有好几家动漫公司的产品已经销售到100多个国家。台湾动漫业目前是聘请上年纪的人做技术把关。因为近三十年来,台湾一直在帮欧美和日本公司做服务外包。服务外包工作对基础人才的培训是有好处的,但对于原创却帮助很小。一个美术创作人才如果去做服务外包,做了5-10年,那么这个人就很难有创意了。因为日本和欧美,特别是欧美,他们的精密度很高,分工很细。他把所有动画片要制作的每个阶段都分得很细,产品的前期都已经规划好,仅是需要大量的劳力去做动画。所以做服务外包工作的人只需按照别人设定的动作去画动画,这些人训练的仅仅是制作和绘图的能力。但从优点上讲,这些人因为拥有长期的动画加工经验,使目前台湾以创作为主的动画公司有着非常好的制作团队。另外,台湾的后期制作,因为电影业的发展,培养了很多配音录音的人才,这样整个产业就衔接起来了。

    虽然帮许多国际公司做加工,技术水平已经达到某种程度。但是原创部分,在5-10年前一样没人重视,感觉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做。近二十年来,才有些作品陆续推出来。一些从大学研究所毕业的学生,到国外进修硕士、博士回来,他们很有创意和国际观,但是手上的功夫、绘画的技巧不够。原来做服务外包工作的老一代动画人和年轻一代相结合,才产生出一些国际上认可的作品。

  外国人是很重视作品的品质,只要作品好、造型好、有商机,就会签你的产品。内地现在有许多企业用参展的模式去找客户或者推销,问题是前几年作品虽然量很大,但都还不是很成功,产量大并不代表作品好。最近,文化部等几个部委号召做精品动画,这个就很好。如果两岸加深优势互补,动画产业将发展的更快。

  现象二:中国动漫曾经在历史上达到过令人瞩目的高峰,受到世界各国的赞羡。很多大师直接参与动画片创作。《大闹天宫》是老一辈美术家张光宇担任美术设计,《哪吒闹海》的美术总设计是张仃……剪纸、皮影、窗花、古代壁画、折纸……各种传统艺术风格都曾进入中国动画片的创作。但是这些年来,市场放开了,人们却沉浸在越来越多的日本、欧美动画作品中,很多国产动画流于模仿,缺乏独创精神。

  邓有立: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为人才的断层。过去制作水墨动画的专家都已经年纪很大,而中国大力发展文化是近20年来的事情,水墨动画则是50年前的作品,这50年来发达国家的电脑科技迅速发展,已经跳脱到另外一个领域。过去懂水墨动画的老艺术家们使用电脑绘图和现在搞电脑技术的专业人士走入国画同样是有距离的,这就好比“时差”问题。其实现在内地的有些公司3D技术已经日趋完美,做出来的很多东西都不错。

  在整个亚洲来讲,日本动漫算是走的非常早的,产业化非常成熟。日本二战战败以后,一直要设立自己的文化性格,认为要以文化立国,文化才开始发展起来。日本动漫的成本这二三十年都比我们高,很多动画都是运用美术与摄影技巧,现在来讲则是电脑技巧。日本的照相机是很有名的,他在动画里面的照相技巧,镜头运用,导演手法,特效等等都很成功,所以日本动画片出来都变成工业动画。

    现象三:有人说,中国动漫最匮乏的是“人才”。中国的电影编剧不少,但专业做动画编剧的人没有,动画导演缺少大牌;学习动画和从事动画的人很多,但真正的原画作者凤毛麟角。动漫人才大部分是加工型人才,长期为国外公司代工,因此出来的作品不是仿好莱坞就是仿日本,缺少原创精神和民族特点。

  邓有立:这五年来,我一直在台湾推动动漫高端人才的培养,精英人才的培育要从学校开始。4年前和台湾宏基电脑的董事长施振荣、著名漫画家蔡志忠三个人带头,在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系和台湾科技大学开办了“产学”结合的数字内容的硕士班。这些研究生的老师,有一半由我推荐业界的大佬,一半是另外一家做三维的西基电脑动画公司,专门学习电脑特效。台湾师范大学这一班是我在带,这是“领头羊”的班,专门培养创作、企划、编辑、形象等方面的人才,另外一班就是电脑动画特效专业的。最后,这两个班毕业的学生就业率很高,各方面都很受欢迎。

  在台湾每个星期六的下午2点到4点,我都会邀请一个很有成就的、艺术界文化界的大师级人物来做专题演讲,包括林怀民、施振荣等许多名人都亲自来上课,非常有利于学生眼界的开阔。这些大师的时间都很宝贵,但是大家都有一种使命感,为台湾培养原创动画精英创作人才。我明年预计和台湾艺术大学合作成立一个动画产销博士班,专门做营销,宏观一些的再提升一点。

  我认为两岸都需要这样做。其实两岸的动画制作技巧,二维三维都没有问题,问题在说故事、写故事、分镜头、造型设计、还有后制作,这些比较专业的人才还没有串联起来。另外,可以统和这些人来做事和管理的人才不多,这需要拍过很多片子去累积经验的。其实,动漫是一个高难度的整合。十五年前,台湾动漫专业的学生大学毕业以后,进入动画公司,通常还要磨练一年到两年,因为从理论课到实物课是有差距的。一个好的动画导演必需要有从事这个行业的基础和理论至少10-15年。像“大师班”这样培养的人才缩短了这个时间,大概他学习两年,然后出来在业界磨练一年,基本上就可以成为精英人才了。虽然还谈不上核心,但无疑是进入核心了,可以独当一面。他在学习过程中有好几个专长,都懂而不精。但是当他工作的时候就会锁定一个到两个,只有这样他才能充当一个“领头羊”的角色。所以我有一个愿望,希望在未来五年体力还行的时候,能为两岸成立一个两岸的动漫艺术学院。

  这十年来,两岸开始和谐交流,很多省市的领导到台湾去作交流,尤其是文化交流。以前是招商引资,台商进入大陆,现在都改变形式了。这两三年,我的建议是要来“招才引智”,招台湾的人才(创作人才),引用他们的经验,这样可以让大家彼此成长得更快。我希望两岸动画产业的创作人才一定要把心胸打开,接受别人的优点,创作自己被团队利用的价值。这样才能成大业,成大家。如果说两岸的这些创作人才能够优势互补,我相信中国的动画产业能走得更快。

  现象四:近年来,国产动画“动作”很大、势头很猛,在追随技术与题材潮流方面从未掉队。但可惜,倘若不能打动和说服观众。找准故事内容、找准动画形象,说起来简单,却是国内动画创作的软肋。《阿凡达》10年磨一剑,其中8年花在了前端;《功夫熊猫》的前端工作也做了5年。纵观美、日等动漫强国,其动漫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不可小视,发展势头亦咄咄逼人,并成为其娱乐文化产品输出的重要平台和传播其价值理念的有力载体。

  邓有立:其实,整个产业的游戏规则很重要。美国有八大影业公司,他们在全球很多地方都投资影城,有供应链。现在的年轻人看着美国的科幻片,包括《阿凡达》,是高科技的大整合,用钱堆出来的。他为什么不怕赔钱,是因为全球的电影院可以提供前期的调查。有什么好的形象设计,就让这些电影院的经理人做评委,然后一周内收集回馈。这个题材、故事、造型行不行,马上可以得到结果。这样科技化的管理阵型内地还没有。如果说内地现在在3000个县市都各有一个专门店来做推广,有什么好的创意出来,就给3000个店长看,然后请他们拿给孩子看。几个形象勾起来,哪个第一名,然后一汇集。就能知道这个形象出来,是成功还是失败。好的产品还是要在调查的基础上的,不能光一个艺术家在埋头创作。

  一部动画片最成功的投资比例,前期占百分之三十,中期百分之四十,后期百分之三十。内地都是中期百分之七十,前期百分之十,后期百分之二十。中期是指动画劳力最多的部分。在美国,产品的前期可以占百分之四十到五十。他把前面做的很精很好,后面按照规划好的去做就可以。很多原创公司认为中期成本加一点就可以做原创,这也是原创做不出来的原因之一。还有,阿凡达是用3D技术去带动整个故事,更好的是他的造型设计和故事,技术只是起到一个烘托的作用。中国的动画企业没有重视前期的创意人才。如果说一流的歌星,给你二流的乐队,三流的灯光,那么品牌肯定就砸了。因此前中后期,缺一不可。

  我从早年的动画创作,到40年前成立我的公司,我的信念一直就是,中国人要做自己中国的动画,给中国下一代看,这是我的一个使命感。我扮演的角色是“导演的导演”。因为我要拍片子,就要找导演、资金、制作团队,我是做整合的人,我们站在制高点,看这个产业,知道缺点在哪里。这七八年来,我把重点放在两岸的文化交流上,这几年大家都慢慢熟了,我就可以“休息”了。所以未来,我会把重点放到两岸精英人才的培训上。

    两岸未来的动漫要上市,要赚钱在“云端”。三年前我就讲,在全球除了网游发展迅速,赚大钱以外,下一波绝对不是动画电影和动画电视,而是“云端”。未来的生活都在平板电脑,手机上。在这上面看动画、看短片,完全要看创意。所以说现在要培养这样一方面的人才,怎么把中华5000年来的故事、现代的生活,未来的科技这些题材用很短的短片或者系列片表现出来,这是很重要的。

  现在“十二五”重视文化创意产业,这是很正确的。中国的生活文化要提升,一定要从下一代做起。多少年都不慢,但是一定要做。动画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使命感。如果你作为一个制作人或者导演,没有把剧本抓好是会伤害小孩子的。搞动画除了戏要好看,剧情要好,也要考虑到负面的问题。内地现在最重要的是传统文化如何和新科技、新媒体、新技术相结合的动画片,第二,就是青少年的法制教育,应该找一些有经验的人编写个案,把它弄成一个没有负面的教材,让小孩子能够从娱乐中得到知识。第三个,如何把医疗知识灌输给小孩子,从小就给他们看这种动画片。让他们了解人怎样才会患感冒,怎样才会被传染病等等以及人体的构造。

  文化,是民族的灵魂。纵观历史,一个民族的觉醒,首先是文化的觉醒;一个民族的复兴,也离不开文化的复兴。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过去60多年,大陆文化建设在探索中前进,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文化建设迎来前所未有的繁荣。在台湾,中华文化薪火相传,台湾同胞博采众长,形成了具有台湾特色的中华文化。作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名片,中国动漫事业的发展还是任重道远。

  2011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将“动漫”作为重点文化产业来发展,可以预见,我国动漫产业在政策的强力推动下,将迎来一个高速发展期。目前国内的动漫产业出现超越传统意义上的各种业态,涉及动漫图书、电影、电视、音像制品、舞台剧等形式。随着信息传播技术的日新月异,随着移动互联时代的到来,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研发、生产、出版、传播的手段,传统的方式正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希望随着两岸文化交流的逐渐加深,在众多像邓老这种有责任、有使命感的动漫人的共同努力下,动漫产业能够早日开花结果。期待我们的动漫能够早日走进强国之列,让中华文化名扬四海。

责任编辑:郭谕

热词:

  • 艺术台
  • 动漫
  • 动画
  • 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