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吴冠中:“我一辈子总在画江南”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9日 11:2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转载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曾有人问吴冠中,艺术是什么?他说,艺术是真性情。

    这样站在艺术颠峰的老者,面容里有历经沧桑的从容淡定,但令人更心怀敬畏的,是他的敢说敢言。他的“一百个齐白石抵不上一个鲁迅”、“笔墨等于零”、“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等言论,曾在艺术界激起强烈凡响。

    这是一位倔强、勇敢、叛逆的老人,心头却长久怀抱着一份柔软——那是他的母校,他的西湖。在他的散文集《文心独白》中,他专门辟文回忆母校:“人渐老,路已远,往事如烟。然而也有不少经历虽然记忆筛选仍永不磨灭,杭州艺专预科时的学习生活迄今形象鲜明,事事清晰,犹在眼前。”

    “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

    吴冠中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1935年,他16岁时在浙江大学代办省立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读书,1936年,吴冠中转入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师承林风眠、潘天寿、吴大羽等。

    那是他一生中最美妙的岁月。他在书中写道:“宿舍门前每天早晚有一个小贩卖吃食,晚上卖火腿粽子和茶叶蛋,早上卖烧饼油条,我们每早要买一个馒头。”“我几乎天天跟德群一起画水彩风景,画遍了西湖的角角落落,春夏秋冬,浓妆淡抹总新颖。”“下午课程少,我们低年级学生便都出门画水彩写生:苏堤垂柳、断桥残雪、接天莲叶、平湖秋月……浓妆淡抹的西湖确是够令人陶醉的。”江南的意象也成为他后来创作中经常出现的主题。“黑、白、灰是江南主调,也是我自己作品银灰主调的基石,我艺术道路的起步。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

    毕业时,吴冠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巴黎国立高级美术学校学习,1948年他在巴黎和北京之间选择,回国后任教。2002年,吴冠中被高票通过当选为法兰西学院艺术院通讯院士,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中国籍艺术家时,他对朋友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哭了,我的老校长林风眠九泉之下也哭了!”

    “他的离去是无法弥补的损失”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与吴冠中有师生情谊,两人也是忘年交。昨天中午午睡前,意外得知先生去世,他坐立难安。“去年12月在他家中最后一次见到他,没有感觉他受到病痛困扰,很平静,既表现出对捐画这件事情的关注,同时又有一种老人历经沧桑,心怀淡定的从容。”

    那一次,在一张捐赠作品的复制品后,这位老人以一位学子的赤诚写下“母校万岁!”2006年许江拜访他时,他这样写道:“我的母校是培养美的母校,我永远怀念她。”

    母校,是吴冠中如此长久以来的眷恋。2007年10月,他的个展《沧桑入画》在美院举行,那是他最后一次回到杭州。望着眼前与当年截然不同的校园,他依然兴奋得像个孩子,拒绝了大家为他安排的午休时间,拉着许江将学校转了个遍,还精神矍铄地与学子们进行了一场1个多小时的对话。他讲话时传递的那种热量,甚至让身边人担心他因为过于激动而身体不适。

    老人的离去,让西湖从此多了一份怀念。“前几年我们就隐隐约约担心,我说,吴先生去世之后,我们中国美术学院,就好像失去了一座学术靠山。先生老了、病了总是要走的,但今天他真的走了,真的有这种空荡荡的感觉,那种感觉,真令人难受。他是代表美院精神在京城呐喊的人。吴先生的离去,是一个无法弥补的损失。”

    浙江缅怀

    吴冠中回顾展11月如期举行

    吴冠中去世的当天,浙江美术馆馆长马锋辉正在新加坡。他此行正是为了今年11月在浙江美术馆举办的题为“东西贯中”的吴冠中大型艺术回顾展作准备。未料,吴冠中却突然离去。痛定思痛之后,浙江美术界对这个展览有了新的想法。“我们原本相信,一定可以让先生看到。”

    去年12月3日,吴冠中将其不同时期创作的56件精品和多年珍藏的16件师友作品,捐赠给浙江省政府和母校中国美术学院。随即,浙江美术馆为这些捐赠作品特别举办了一个小型展览,当时感动了万千观众。

    吴冠中对母校和艺术故乡的眷恋,浙江人希望以一个特别的方式来回报他。“‘东西贯中’,是我们几年前就曾提议的一个展览,但对于这个名字,吴先生很谦虚,当时认为自己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许江说,“我们原本还打算多派几个人过去,陪他一起坐火车来。可现在……这个展览,原来是要对活着的老师致敬,而现在,是要对一个刚刚逝去的一代大师深深缅怀。”

    而吴冠中一次比一次大手笔的捐赠,不仅是对母校。晚年的吴冠中,作为当时中国健在画家中身价最高者,曾一次又一次地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今年6月,北京翰海举行的春拍会上,吴冠中的油画长卷《长江万里图》拍出了5712万元的最高价。曾有人统计,吴冠中作品的总成交额达到17.8亿元。

    但在吴冠中看来,最好的归宿就是让作品回归人民。“这些画是我一直留在身边的东西,舍不得拿出来。许多人要买,我不卖,我要把它们留给国家。我的作品是属于人民的。而艺术也只能在纯洁无私的心灵中诞生。”

    他们悲伤

    “除了具备艺术天分外,对于工作十分敬业和勤奋,像一个战士,他是中国20世纪艺术史上绕不开的一个人物。” ——前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包林

    “吴老的国画很特别,他既画油画也画国画,作品中融合了对中西方艺术的理解,风格跟中国其他的国画家有明显区别。吴老的评论里包含了他对社会对人生的理解。” ——著名收藏家马未都

    “吴老身上表现出来的艺术家的文化敏感性和勇气,以及激励人的精神,都是留给后人的宝贵精神遗产。吴冠中是我们人到中年的楷模,他追求真理、追求理想的精神,使我在人格中获得启发和教育。吴冠中精神是一种激励人的向上精神。” ——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

    “吴先生从来不欠别人的,从来不求人,不求官。别人帮他,他马上还别人的情。先生说话很直,但看事情非常深刻、透彻,无论是对艺术还是对生活都是这样。”——吴冠中的得意门生赵士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