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沈尹默和他的书法艺术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29日 16:2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一代宗师沈尹默先生是我敬仰的先贤,他是当代公认的文化人和书法家。沈尹默亲自创建了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书法组织———上海市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为祖国文化事业的繁荣,尤其对中国书法艺术和理论,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毛泽东曾接见过他,对他的工作和艺术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中国历代书法家自清代末叶何绍基后,收入《辞海》者仅有沈尹默一人。

       重访沈尹默故居

       今年是沈尹默谢世40周年,时隔43年后,我重访沈尹默故居,顿感物是人非,徒生感慨。在被现代化高层建筑包围的沈尹默故居,我已无法找回当年的记忆。

       沈尹默故居在虹口区海伦路504号,这是一座坐北朝南三层楼房,清水外墙,黑色的门旁悬挂着沙孟海题写的“沈尹默故居”直匾。走进故居,一楼原会客室与餐厅分别辟为陈列室,二楼书房保持原样。厅内安放着一尊玻璃钢的沈尹默半身塑像,通体洁白。展厅内有沈尹默与李大钊、陈独秀、鲁迅、于右任、郭沫若等先贤交往活动的照片,沈尹默凝神执笔的大幅工作照片,还有沈尹默长年临摹的名碑书帖及各地出版的沈尹默墨迹、手稿和论著。展柜里陈列着毛泽东1950年签署的任命沈尹默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委员的委任状,周恩来签发的任命沈尹默为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的原件,还有沈尹默生前使用过的一套文房四宝、图章等弥足珍贵的实物。当年,陈毅市长进城后,特意来这里拜访沈尹默,这是陈毅拜访的第一位民主人士,可见沈尹默的学术地位、社会声望之高了。当时沈府还地处偏僻,陈毅市长劝其搬迁到市中心的一座花园别墅,便于联系,沈尹默婉言谢绝了。

       看着展览,记忆的黑匣子缓缓地打开。那是1968年的冬天,我一个才16岁的毛头小伙子,因喜欢书法,初生牛犊不怕虎,竟冒昧叩开了沈先生的家门。那时沈先生是“反动学术权威”,但他漂亮的字深深地吸引了我。那是一个非常的年代,学校不上课,闲着无聊的我选择习字来消磨时间。记得沈家那条不长的过道的右侧排满了书,并不宽敞的楼梯显得格外阴暗。在二楼书房里,我请教沈老如何才能把字写好。他戴着一副杯子底厚的眼镜,后来才知那时他已经双目失明。对我这个小孩,沈老十分热情。他操着浓浓的北方口音,亲切地问我:你是哪里人?家住何处?今年几岁?读几年级?学习写字有多长时间了?在问过这些后,他说:“喜欢写字是件很好的事情,年轻时趁记忆好,还是要读点书,学习一点文化知识。写好字的关键是要临碑读帖多练,浙江人有读书做学问的传统,书法的根基在读书。”年少的我听了很纳闷,读书和写字有什么关系呢?何况当时整个社会充斥着“读书无用论”的喧嚣。沈老为什么要冒险去鼓励一个素不相识的学子去读书呢?两个月后,我去淮北插队落户了。尽管我对沈老的话不甚理解,但我把他的教诲牢牢记在心里。在那艰苦的蹉跎岁月里,我始终没有放弃看书习字。现在回想起来,对这位先贤充满了感激之情。

       沈尹默先生的内侄女褚家玑和其学生戴自中在故居热情接待了我。原先,我在沈家看到过许多高大的笔筒,里面插着大大小小的毛笔。如今举目四顾,却不见记忆中的情景。褚家玑告诉我,沈先生逝世后,笔筒分别赠送朋友了。褚家玑还向我披露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故事。她说,沈老是五四运动的倡导人之一,他一生崇尚民主、科学,早年把自己的大儿子大女儿送往日本学习,希望孩子学点救国救民的真本事,来报效祖国。当他发现孩子来信的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国外生活方式的羡慕之情时,及时去信批评,告诫孩子不要羡慕人家。“九·一八”事变后,他立即把孩子唤回国内,全家慷慨激昂,背诵岳飞的《满江红》,老泪纵流,爱国之情,报国之志,涌上心头。日寇进沪后,他发动全家人把纱布做成绷带,送给前线作战的军人;赴重庆前他还偷偷地把郭沫若送出上海。他在上海办书展时,从没有给日本人写过一个字!那代人面对国破家亡,表示出的民族大义,至今让孩子们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沈尹默其人其事

       “竖起脊梁绝倾倚,放宽腹笥著空虚。”褚家玑告诉我,沈尹默生前最喜欢把这副对联书赠亲友,以表明其心迹。他一生从不随波逐流,表现出一个中国传统士大夫文人的气节。他对老友陈独秀一直很敬佩,尽管陈独秀曾经对他的书法“棒喝”过,据说陈曾对他说:“昨天看见你写的一首诗,诗很好,字则其俗在骨。”对此,他从无微言。

       沈尹默非常敬重陈独秀这位诤友。1916年,沈尹默向蔡元培推荐了他担任北大文科学长,动员陈独秀将《新青年》从上海搬到北京,有力地推动了中国的新文化运动。1918年1月起,《新青年》改为同人刊物,由陈独秀、沈尹默、李大钊、钱玄同、胡适、刘半农、高一涵7人组成编委会,实行轮流编辑,每期一人,周而复始,并实行集议制度。

       解放后沈尹默写到陈独秀时也加以肯定,报社的编辑认为这样写陈独秀不合时宜,才妥协用“我的安徽朋友”来替代陈独秀。“文革”中有人让沈尹默揭发陈独秀的问题,他坚持不做违心之事。上世纪50年代大陆口诛笔伐胡适时,也有人要熟悉胡适的沈尹默发言。沈尹默慢慢悠悠起身说,他有一天去胡适家里,看见他桌上书堆得像柴禾一样高,胡适埋首其中,抄写不息。轻轻说完这几句,沈尹默有力地喊道:“这个样子,难道是做学问的吗?”算是应付过去。再早年,如在1925年的“女师大风潮”中,沈尹默与鲁迅、钱玄同等联名发表宣言,支持学生的正义斗争。后由蔡元培等推荐,出任河北教育厅厅长,北平大学校长等职。1932年,因不满政府遏制学生运动、开除学生,毅然辞职,南下上海,任中法文化交换出版委员会主任。抗战开始,应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邀,去重庆任监察院委员,曾弹劾孔祥熙未遂,不满政府之腐败,胜利后即辞职,卜居上海,以鬻字为生,自甘清贫。可见,沈尹默追求的是完美的人格,他的脊梁是挺立坚实的,不会趋炎附势,这些足见沈尹默先生的高风亮节。

       褚家玑介绍,二楼客厅有一位常客,是已故全国文物鉴定小组组长、著名书法家谢稚柳。谢家离沈府不远,故经常登门聊叙,常常谈到凌晨才离去。他俩品茗畅叙,佐以花生,沈夫人褚保权买来一筒花生,没几天就吃完了。褚家玑说这是姑母褚保权告诉她的。谢稚柳非常敬佩沈先生,他评价沈尹默:“数百年来,书家林立,盖无人而出其右者。”褚家玑还从塑料罐里拿出代亲友存放的沈老遗墨让我观赏,我最感动的是1943年在静石湾鉴斋中所书蝇头小楷,内容为“黄鲁直所写濂溪诗并序”。我无法想象他是怎样写出的,我都要依赖放大镜才能看清笔画,他那时已患眼疾,深度近视,真是不可思议。功夫如何了得。沈尹默生活习惯基本从属于北方人,虽说祖籍湖州人,但随父生长在陕西,喜欢吃面食、大蒜头、花生之类的,有时也会用小酒盅喝白酒。吃菜以素食为主,偶尔煎只荷包蛋算是改善生活了。他戏称自己是“天生回回”。有次,他想吃北方的“羌饼”,上海买不到,只好叫夫人去买几只大饼,放在火上烤烤,解解馋。他虽出生在北方,但对家乡怀有深切的情感,这从他的书法作品的落款上可以得到佐证,在他身上依旧流淌着江南文人的气质和秉性。他平时关心时政,夫人为其读报,有时自己看报鼻子贴着报纸,经常被报上的油墨弄成“黑鼻头”。

       沈尹默书法成就

       沈尹默是公认的20世纪最著名的书法艺术大师,毕生致力于书法创作。他的书法作品广泛流传于海内外,深得民众的喜爱。他幼习欧字,25岁后杂临汉魏六朝诸碑,35岁以后“再写唐碑、旁通各家”;

       50岁前后开始致力于行草,从米芾、虞世南、褚遂良,再上溯“二王”,遍临“二王”及诸名帖墨迹,从中彻悟书学真谛,形成自己的风格;60岁以后,全面回归“二王”,其书法艺术已熔碑帖于一炉,完全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晚年“温习前贤书法理论”,总结并撰写了一系列书法论稿,并从微观的角度对书法艺术的技法问题进行探索,终于揭开了笔法的奥秘----右军用笔之“左转右移”,由此建立了他自己的书法体系。2009年10月,浙江省文物局、湖州市政府举办《晋韵流衍-沈尹默书法艺术精品展》。我闻讯后约丹长江、管继平两位文友专程前往湖州观看沈老身后最大规模的展览。文人书法,二王法度,浓浓的书卷气扑面而来,对于人们全面了解沈书的文化艺术价值,大有帮助,真是大饱眼福,不虚此行。难怪著名文学家徐平羽,谓沈老之书法艺术成就“超越元、明、清,直入宋四家而无愧”。台湾大学教授傅申在《民初帖学书家沈尹默》一文中,也有“楷书中我认为适合他书写的,还是细笔的禇体,真是清隽秀朗,风度翩翩,在赵孟頫后,难得一睹”之说。其实民国初年,书坛就有“南沈北于”之称。“北于”是指陕西人于右任,“南沈”则是浙江人沈尹默。北人于右任从南方的复旦大学毕业,而南人沈尹默不到30岁就做上北京大学的教授,可见沈老的资历有多深了。

       沈尹默是一个有文化担当的书法家,他经常对朋友们讲:“解放前,日本比我们重视书法,因此有人说书法在日本,这种说法如到今天还能成立,那就是我们的耻辱了,我们一定要让人说,书法在中国。”1961年沈尹默不顾自己年迈体弱,牵头在沪成立上海市中国书法篆刻研究会,并与郭绍虞、潘伯鹰等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开办第一期书法班,弘扬传统文化,传授书法技艺,指导青年学习书法,做了大量普及书法篆刻的实际工作,受到世人的赞赏。

       面对沈尹默书法,也有人认为二王面孔,缺少创新。我对所谓的书法创新之说,心存疑惑。在我看来中华书体经过两三千年无数先贤非凡的创造,书体几近完备。潇洒的王羲之、秀俊的王献之、险峻的欧阳询、雄壮的颜真卿、劲骨的柳公权、瘦金的宋徽宗等等,后人几乎没有再创制的机缘。后人临摹二王,唐太宗、虞世南、米芾、赵孟頫、文征明、康熙到现代的沈尹默、启功、任政等都出自二王,由于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和学养的不同,最后都写出自己的个性特质,这不能说就不是创新。

       如今社会上出现的那些所谓创新的书法,我实在不敢苟同。心情浮躁,急于出名,江湖气重,商业味浓,错字别字,缺笔少画,来历不明,丑美不知。在有些书展上,字写得霸气十足令人恐怖的有之,歪歪扭扭媚俗无骨的有之,无法无天的所谓创新,毫无书卷气和美感可言,这实在是在糟蹋古老的汉字,是一种文化缺失的表现。

       重访沈府,从褚家玑那里听到很多沈尹默故事,是意外的收获,这让我对沈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从而更加敬佩仰慕他。沈尹默先生是书坛的旗帜,他举起“二王”大旗,弘扬主流书体。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书法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了,中华书法应该得到无愧于前人的继承和发展。今天,我们学习书法,修身养性,将书法艺术发扬光大,就是对沈尹默先生的最好纪念。

       2011年4月6日于无闲斋(来源:《文汇读书周报》,作者:钱汉东  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新读写》杂志社社长、《文汇报》高级记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热词:

  • 沈尹默
  • 他的
  • 书法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