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谈沈尹默书法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28日 17:0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假使把先生的学术方面放得太大,那么有些研究学术的人,在稍有成就之后,往往轻视书法,看作余事。但是,先生不然。我觉得先生的书道是一面挺立的高举的辉煌大旗,他尽管可说是学者,但与一般埋头钻研的学者不同,始终没有轻视或小视书法。假使说书法是小技,他是从小技发展到大成的。所以,我们可以在他的书法中看到他的理论,也可以在他的书论中印证他的书法,这样综合论述,似乎更觉公允而妥当。”这是郭绍虞为《沈尹默法书集》写序中一段话。

       沈尹默并不以书法为小技。他在官宦家庭长大,受父亲的熏陶,对书法产生浓厚兴趣。年十二,他私塾吴老夫子,塾师崇拜黄自元的字,这位书法启蒙老师要他临黄自元的《醴泉铭》,他尊师命,依样画葫芦。父亲见他临帖,便在仿纸上临欧阳询《醴泉铭》的字。他看见父亲写的方严整饬,遒丽挺拔,和自己临帖一比,立见雅俗,于是乎放弃黄自元而学欧阳询,兼习篆隶,这时,还不知道用笔之道。父亲买了三十把扇子,要他写;又要他把祖父在正教寺高壁上所书赏桂花长篇古诗用鱼油纸钩模下来。这是一个考验,也是一个转折点,使他感到执笔不稳和不能悬腕写字的困难,却下不了决心,也摸不到门路。

       在杭州教书时,一天,有位穿竹布长衫的青年来看沈尹默,自我介绍道:“我是陈仲甫,是刘三的同事,在杭州陆军学校教文史,昨日在刘三壁上见到你写的一首诗,诗很好,而字则其俗在骨。”刘三就是江南名士刘季平,是沈尹默的好友。陈仲甫,即陈独秀,比沈尹默大四岁,初次见面,坦率提出意见,使沈尹默感到羞愧,不啻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但他并不反感,也不生气,襟怀坦白,虚怀若谷。事后,他对人说:“陈独秀对我直率而中肯的批评,的确使我茅塞顿开。我自幼受黄自元的影响太深了,取法不高,的确有些浪掷韶光,如今一语中的,使我今后有了方向。”他于是研究书法理论,包世臣的《艺舟双楫》对其书法艺术发展起了深刻的影响。

       包世臣谈执笔:“余学汉分而悟其法,以观晋唐真行,无不合者。其要在执笔:食指须高钩,大指加食指中指之间,使食指如鹅头昂曲者,中指内钩,小指贴名指外拒,如鹅之两掌拨水者。故右军爱鹅,玩其两掌行水之势也。大令亦云飞鸟以爪画地。此子其秘之!”包世臣又从曹竹斋论拳与潘佩言论枪,知枪棒皆有指法,“力聚指则气上浮,故尤重步。”由此悟出执笔方法;“全身精力到毫端,定气先将两足安。悟入鹅群行水势,方知五指力齐难。”包世臣说:“五指疏布,各尽其力,则形如握卵,而笔锋始得随指环转如士卒之从旌麾矣。”苏东坡则说:“执笔无定法,要使虚而宽。”

       他学了执笔和运笔,悬腕把笔,临摹汉魏六朝等碑帖。这是包世臣的经验:“学者有志学书,先宜择唐人字势凝重锋芒出入有迹象者,数十字多至百复习之,用油纸悉心摹出一本,次用纸盖所摹油纸上,张帖临写,不避涨墨,不辞角笔根劲,纸下有本以节度其手,则可以目导心追,取帖上点画起止肥瘦之迹。以后逐本递套,见与帖不似之处,随手更换,可以渐得古人回互避就之故。……然后进求此碑习之如前法,以坚其骨势,然后背临所习之全帖,渐遍诸家,以博其体势,闲其变态。”其中“以坚其骨势”,“以博其体势”,对他的影响最深。陈独秀说他的字“其俗在骨”,他要在骨势上下功夫。他一生遍临诸家碑帖,年六十以后,“更将曾经临过之碑帖,重新温习,存其所异,求其所同,始能窥见前人一致笔法。”(沈尹默:《六十余年来学书过程简述》)真是如韩愈所说:“焚膏油以继晷,恒兀兀以穷年。先生之业,可谓勤矣。”

       这六十年来,他临学北碑,从《龙门二十品》到《爨宝子》、《爨龙颜》、《郑文公》、《刁遵》、《崔敬邕》,以及元魏新出土碑碣,如《元显隽》、《元彦》诸志。这时,他多半写正楷。以后,从米南宫经过智永、虞世南、褚遂良、怀仁等人,上溯二王,如右军《丧乱》、《孔侍中》和献之《中秋帖》等书迹。对唐太宗《温泉铭》,他下过一番工夫,因为是二王体系。他得到故宫所印八柱兰亭三种,一是虞临本,一是褚临本,一是唐模书人响拓本,另外还有白云居米临本,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努力临摹。以自己学习二王的经验,他写了《二王法书管窥》:“后人用内擫外拓来区别二王书迹,很有道理。说大王是内擫,小王则是外拓。试观大王之书,刚健中正,流美而静;小王之书刚用柔显,华因实增。我现在用形象化的话来阐明内擫外拓的意义,内擫是骨胜之书,外拓是筋胜之书,凡此都是指点画而言。前人往往有用金玉之质来形容笔致的,以玉比锺繇字,以金玉比羲之字。我们现在可以用玉质比大王,金质来比小王;美玉贞坚,宝光内蕴;纯金和柔,精彩外敷,望而可辨,不烦口说。……自唐迄今,学书的人,无一不首推右军,以为正宗,值把大令包括在内,而不单独提起。……我认为初学书宜用内擫法,内擫法能运用了,然后放手去习外拓方法。”

       “学书的人,无一不首推右军,以为正宗”,这是夫子自道,沈尹默也是其中一位。

       唐朝韦庄的长篇叙事诗《秦妇吟》早已失传,王国维邮请法国伯希和博士到巴黎图书馆传写,再传中土,罗振玉与王国维写了跋。沈尹默与马裕藻读之则击节叹赏,马裕藻请他手书以便珍藏。他写了两通,一送幼渔,一通自留。观者赞其书法深厚,乃早年精品。此后,他又书刘孝标《续绝交论》、潘岳《秋兴赋》和《怀旧赋》,分行布白,自然婉妙,命名《沈尹默墨迹三种》印行问世。他所写《书王羲之笔阵图后》正楷,《孙蕉轩九十嘏寿辞》正楷,《澹静庐诗剩》等都影印流传。

       他对自己的书法作品要求严格,一九三三年,第一次举办个人书法展,正、草、隶、篆皆备,获得观众一致好评。但他不以此为满足,仔细看了悬挂展出的作品,发觉不少毛病。以后每写一幅作品,必定悬挂起来,仔细观察,点画笔势如有不合,下次就注意改正。

       在重庆,他临米临本兰亭,并参以褚临本。写好后,自己不满意,信手扔在字纸篓里。这时,恰巧书法家于右任(时任国民党监察院院长)来看他,谈了一阵,发现字纸篓里所临《兰亭》,立即取出来仔细欣赏,认为这幅作品一定能够流传下去。他才裱起来,章士钊、马衡、吴湖帆和朱家济诸位都在卷后题辞,视为精品。从这个小故事里,足见他对自己书法要求之严。

       诗友书友刘季平称赞他的书法,写了一首七绝:“知君刻意褚河南,一艺从头识苦甘。若赌真书君第一,试言隶草我无三。”南北朝南齐书法家王僧虔答齐高帝问:“臣正书第一,草书第二。陛下草书第二,而正书第三,臣无第三,陛下无第一。”刘季平这位书法家,功力很深,但颇自负,自命隶草无第三,不得不称沈尹默正书第一。吴湖帆、陈蝶野盛赞沈尹默书法,常题诗誉之。他谦虚自抑,写七绝四首答谢:

       落笔纷披薛道祖,稍加峻丽米南宫。休论臣法二王法,腕力遒时字始工。

       李赵名高太入时,董文堪薄亦堪师。最嫌烂熟能伤雅,不羡精能王觉斯。

       龙蛇起伏笔端出,使笔如调生马驹。此事何堪中世用,整齐犹愧吏人书。

       暮年思极愧前贤,东抹西涂信偶然。好事今看君过我,虚因点画费诗篇。

热词:

  • 沈尹默
  • 书法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