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成功只有一条捷径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7日 15:5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北青周刊》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前言:他一直执着于在这个时代重拾湮灭的“古人之心”。他不在意画是不是能更快地拍出高价,自己是否能住更大的房子,更加扬名立万。他只想静静地画下去,用中国最好的纸,最好的墨,最好的颜料与最好的技艺,为后代留下最好的东西。

      如果你想追寻他年少成功的秘诀,这就是答案。

      内文:作为一个在许多人眼中“能成为今天的张大千”的当代画家,任重对生活一直有着些特别的执着。

      从表面上看,这个36岁的青年有着特别的淡然与温润。照相时,他脖子上系着围巾,他把它脱掉,叠好,方方正正地放到屋里去。然后踱步过来喝茶。拍照时应摄影师的需求,他提起毛笔,在摊开的宣纸上快速勾了几笔人物胡须,流畅无声。“入笔要轻,中间要匀,收笔也要轻”。摆了几个姿势后,他好象舍不得放下笔似的,把眼睛很快又转回到画案上去了。再不问世事。

      他极少上网,几乎不用电脑,手机只用最简单的一款,编一条短信要花上好几分钟。不过这还都是小事,这种生活方式的复古还蔓延到了对某些世俗“规则”的漠视与坚守。2011年保利秋季夜场拍卖前,有人在私底下找到任重,“给你500万(元)买你那幅《释迦说法图》,能否先把画撤下来?”任重挺直了腰板,“给一千万我也不卖。”私下里,他始终不解,画儿是什么?画是生命,是我每年都在成长的代表,怎么能是——炒作能炒出来的?”

      其实任重不是没听说过拍卖市场上,有画家自己花钱拍自己画,炒高价格的事。但他就是以一颗执拗的“古人之心”坚守底线。他时刻在意的,是作品是否受了应有的尊重。而他的执拗也的确得到了传奇的回报——那幅《释迦说法图》最终以330万元被藏家收走;与此相应的,是他29岁时造就的“任重神话”——在那一年的春秋两季大型拍卖成交记录上,他的作品价位超过了陈逸飞,排在第一。很多人都在谈论他因为年龄和扶摇直上的价格创造的神话。

      但价格神话其实很少能在任重的心里留下影子,他念念不忘的,是在当代生活中追求复古的意义。

      “什么是复古?要复的是什么古?我们整日学习晋唐宋元,并不是要回到晋唐宋元。而是要重拾那些古人的精神。这精神是什么?是功力和学养的系统与完备。是能理解到,艺术真正的品质是心灵的品质。古人寄情山水是为了人品的提升。人品愈高,笔墨和画品也愈高。”

      任重从不想掩饰他的野心,他把它称为“本能的上进心”——(在艺术上)超越唐人,超越宋人。“艺术家是什么?就是给时代,给后人留好东西的人。既然干了这个凭什么不去梦想?现在的科学技术已经比唐时代好了很多,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当然就有理由超越巨人。”

      少年的执着:只有阶段,没有止境

      表面上看,这种执着与过分的严肃让他显得与时代有些距离。但事实上,喧嚣就像啤酒杯上挂的泡沫,静静地放上一阵子,好东西自然会露出本质。

      但对于画家来说,更让人热衷于讨论的还是,凭什么他这么年轻就得到了这些?如果让任重来答,原因是有的,就是勤奋与执着。

      13岁那个夏天的晚上,因为着急出去游泳,而给画胡乱涂上色,导致父亲在暴怒中把画撕掉的画面一直停留在他的脑海。其实在那个晚上,父亲的愤怒还没平息时,任重就已经被失落感打击得一败涂地。他接受不了于让父亲失望的现实。父亲——那个故乡唯一的美术特级教师,在他眼中功底深厚的国画家,他的启蒙老师,崇拜的对象,怎么能让他失落?反思到底,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草率,对于执着的放弃。

      他至今都在感怀父亲对于学问的态度。那些晋唐宋元“十日一水”“五日一石”,惨淡经营,一丝不苟,九朽一罢的敬业精神和职业道德,都是父亲手把手教给他的。

      “比如画牡丹花,在我父亲的教法里,就要至少画上一年。先要把花从花鼓朵到绽放的时候,到盛开到调落,花瓣都掉光了里面的花蕊怎么回事,都弄明白。春天要画花,夏天花阳叶子,因为春花最美,夏叶最肥;等叶子谢了,剩下杆子,秋杆最美,你再画秋天的杆子。等到第二年父亲再跟我讲,把春花、夏叶、秋杆嫁接到一幅画上,你的画就是完美的。”

      任重渴望着有像父亲的那间屋子,里面堆满了写过的笔记。那里面是父亲工整的读书笔记,对植物的观察,游历名川的感受。“像一个真正的大艺术家一样”。直到今天任重教女儿画画也是这样。他会一点点讲,荷花从泥里长出。把藕画出,再把一朵盛开的荷花打开,花瓣一点点撕掉,最后变成莲蓬,剥开是莲子。做这些是为给孩子讲,要看到事物的内在规律,不要被外表所迷惑。

      而造成这种观念源于父亲的话:做艺术和做别的不一样。要勤奋、要执着一辈子的。“上穷黄泉下碧落”只有阶段,没有止境。这话最早说给他时,是在五岁那一年。当小画家任重从家乡的颁奖舞台上走下来,领回那张全国少儿书画大赛特等奖时,父亲带着笑,轻轻地说,这才哪儿到哪儿。

      这话让一个有一颗“古心”的画家的成长序幕正式拉开。这包括在父亲的要求下,从五岁开始每日写一百个大字,背两首古诗。对古书,对笔墨纸砚、金石印章,对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的故事执着迷恋;知道如何对枯燥艰辛的学艺之道心怀感恩。13岁时任重就开始临摹《清明上河图》。“一开始我都快哭了。 一张22厘米的小图上有那么多人。画了几天,画得我浮躁不已,老想发火。但我爸在旁边也不敢说什么,接着画。每天画三四个小时,画完了跟没画没什么区别。暑假快结束时,也就临完了。”

      但真正让任重理解少年时严谨的教育带来的好处,还是在大学一年级。一位学校老师因为需要在自己作品中勾画一条很长很长的毛线,找到任重。他接过笔,屏息凝神,几分钟后纸上出现两条平行的墨线,亦柔亦硬,仿佛伸手拨一下,就能拎起来,活生生一条纺织前被抻长的毛线。旁边的女老师兴奋地拍掌。任重放下笔,却没有说,这笔硬功夫其实出在少年时,每日每时每刻的执着练习。

热词:

  • 成功
  • 只有
  • 一条
  • 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