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任重专访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7日 15: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雅昌:2011年12月24日到12月31日期间将在荣宝斋举办“挥麈烟岚:任重十年精品展”,本次展览将展出您的68幅作品,作品题材涵盖花卉等十种,基本是您十年内各个时期的代表作,您能谈一下这次展出的作品所体现出来的您十年创作的一个变化吗?

       任重:如果拿十年对一个艺术家做分析的话,我认为是短暂的,因为我觉得一个艺术家的艺术一生当中应该有很多个阶段,但是的确这过去的十年是研究传统技法的十年,还有传统的审美、传统的一个比较。怎么讲呢?我觉得应该也是一个比较系统的时期,在这个时期里,无论是文学、绘画,乃至于篆刻等等,我觉得是一个自己的角度。这十年里边应该有晋、唐、宋、元做过一个分析,近现代的艺术做过一个分析,还有就是明清做过一个分析,对我影响最深的还是晋、唐、宋、元,因为我认为晋、唐、宋、元的严谨和晋、唐、宋、元大的大气都不是明清画家可以有的气息。明清的艺术对近现代的艺术产生过很重要的影响,但是我认为近现代的艺术涌现出来的包括齐白石、徐悲鸿、张大千等等大师,他们的艺术应该是远在明清之上,所以实际上晋、唐、宋、元和近现代对我产生的影响比较大。

       雅昌:从这次您展出的68幅作品来看,您作品所涉及的题材几乎涵盖了中国画的13科,人称全才,如此广泛的涉猎既全面又精通原因何在呢?
 
       任重:首先我认为作为一个画家你可以长于此短于彼,但是不能讲我一生只画过某个东西,只会画某某东西,我觉得收藏家还有艺术爱好者可以偏爱你的某一种风格,某一种题材,当然作为画家我认为还是要全面、要十八般武艺精通,为什么呢?因为山水、花鸟、人物它不光是一个单独的题材,它们之间我觉得应该是一种互相渗透的营养,一种互相渗透的养分。我们看古往今来的很多大画家,已经人物画著称于世,但是往往可以看到他的山水画同样非常精彩,我觉得作为一个画家,尤其是作为我这样年轻的画家,营养不妨更加广一些,其实就像我们做学问,经常谈博大精神,可能我将来的题材会越来越多,但是这是我在吸收的过程。我想随着时间的提炼可能题材还会有一个收的过程。
  
       雅昌:任重老师您好,前不久保利拍卖现当代中国名家水墨回望三十年夜场里,您的水墨作品《释迦说法图》以高价成交,并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大家惊叹您线描工夫精湛,您能否以这幅作品为例,谈一下你对线描的认识?
       
       任重:首先我自己是比较虔诚的佛教徒,对佛教的经典、典籍有一定的研究。《释迦说法图》这个题材是传统绘画里经常会出现的题材,我用自己的笔触,用线描的形式来表现这幅作品,因为我对线描下过的工夫应该是最多的,中国画线描里的卷曲、飘曲,它的表现力是今人,我们看《清明上河图》,看《八十七神仙卷》,看李公麟的《维摩演教图》,他都用最简练的、用最概括的笔法表达出很繁复,表现力非常强的画面,这个中国的线描和我们看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西方的大师,比如说安格尔这些大师,他们的线描还有不同,中国画的线描有它独道的笔法和独道的表现方式,表现在面貌上有我们传统的所谓的铁线描、兰叶描、高古游丝描等等,这幅作品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做准备,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来创作,主体的人物基本上用水墨线描,背景的树木、山石、溪流,我是用水墨皴擦、水墨渲淡的方式来表达,这种表达的方法在中国传统绘画里也屡见不鲜。
 
       我不认为绘画的技术、技法、技巧会有过时的感觉,反而我认为用最简单、最传统的方法表现出来今天人们对艺术的理解,同样不失为一个最好的学习方法。
 
       雅昌:从您的书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十分注重古法的传承,以及文脉的延续,作品透露出古人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的一个条例,但是规矩多了,是否会约束您的这种情绪的表达,作品可能更多的透露出是您理性的一个推敲?
 
       任重:首先我觉得继承传统是一个最最起码的前提和先决条件,传统它是一个从时间上,从它时间广度和它的历史长度,它沉淀下来优秀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我觉得我们今天的人不是说做得很好,而是说做得远远不够。还有一个您刚才讲到一个规矩的问题,我们常常看星空,夏季星空、冬季星空,我觉得天上的星空之所以美丽,就是因为它按部就班,各安其位,这就是一种规矩,我觉得古人讲不以规矩无以成方圆,不以六律无疑合法,不以五音无以成六律,我觉得这个在学习上一个好的方法是必须的,还有我觉得所谓的自由一定是在严整的规矩来才叫真正的自由,你打破这种规律,树立出来一种新的所谓的自由,我相信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你的这个新的规矩可否有高度,可否对后代的艺术产生良好的影响,我觉得另当别论。
 
       雅昌:您所追求的中国画的审美意境是什么呢?
       
       任重:首先我自幼有比较古典的文学也好、艺术也好的熏陶,中国的一切艺术,我们讲一切包括政治制度等等,我觉得离不开中国的传统文化,它有儒家,有道家的,有释家的,儒家讲的中和、平正,对我的影响应该是比较深的,所以我还是比较喜欢平和,冲淡、高古的这样的一类生命。徐悲鸿先生曾经讲艺有两德,曰华贵、曰静穆,华贵不等同于浮华,我觉得华贵是一种精神的高度,是一种非常高级的精神状态,静穆呢?我认为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山川对话,我觉得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鸟兽对话,一个人的内心静穆可以跟古往今来的无数的山贤、高士、隐义可以对话,你就会打破时空对你造成的阻碍,可以说华贵和静穆是我自己追求的,无论是自己的作品,还是自己的思想是我自己追求的两个最重要的目标。

热词:

  • 任重
  • 专访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