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寓意于高山

——《太行铁壁》创作后记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09日 17:5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有人谓历史画为严肃的绘画。其严肃性之所在,主要表现在作品的题材、主题以及人物与历史背景的关系。无论是古代的、近代的或现代的历史题材,受到社会政治潮流的制约比较大,作画的内容和形式上要受到真实的历史事实和特定历史人物的约束。但其社会效应却突出的显示了它认识历史的作用和教育作用。政治风云往往影响了人们的意识,也影响了艺术,这就需要画家有更多的思考与判断,结果所产生出的每一幅历史画,也是作者历史观 、世界观的体现,因此社会对历史画的检验也会因历史的、政治的诸多因素而形成极为严格的标准。

       中国现代史中人民反抗外辱,自强不息的史诗篇章,深深感动着我们的心灵,因此在我们的艺术实践中,情愿在再现革命历史的题材上付出较大的努力。在创作选题时,我们首先要选取自己喜爱的、有认识、有感情,又宜于艺术表现的题材。早在70年代初我们就孕育着以太行山八路军抗击日寇为主题的历史画。1975年11月,我们第一次到山西武乡县体验生活。那时,真正的历史已被践踏和篡改,是非全然颠倒,连革命遗址亦无人管理,残破不堪。对于当年鏖战浴血于前线的老帅老将只字不提。八路军前线司令部的旧址连个牌子与照片都不能悬挂。朱德、彭德怀、邓小平、刘伯承等同志的旧居,有的倒塌,有的被拆除……尽管我们在调查访问中获得了许多宝贵的感人至深的真实史料与形象素材,但是在人妖颠倒的社会背景和社会风气的压力下,不得不抑制住感情的激动和愤懑,把创作的种子深深地埋藏在自己的心底。

       事隔9年之后的1984年,祖国大地上阴霾驱散,迎来了思想解放与文艺的春天。我们第3次访问了太行山革命老区之后,创作了国画《太行铁壁》。历史画有一种着重表现具体的真实的历史事件,有一种侧重概括一个历史时期中的社会面貌和时代精神。《太行铁壁》属于后一种,即它没有表现具体历史故事情节和场合的真实,也不是对历史事件考证的再现。画面上的朱德、彭德怀、邓小平等领袖人物和民众战士们肩并肩如巨石、如山岩一样的构图结构与人物组合是象征性的,寓意性的。但是,军民团结犹如铜墙铁壁的意念,却是真实的,这里所揭示的感情和精神实质,也是真切的。抛开“事”,寻求“情”。同仇敌忾、爱国主义的内在信念,给八路军和老百姓以气魄和力量,侵略者的屠刀与无辜者的鲜血,让追求真理主持正义的使命感刹那间点燃了每一个富有热血的中国人心中愤怒的火焰。八路军和老百姓之间真挚的友爱,相互的信赖、共同的命运与决心,形成一股强劲的力——凝聚力,战斗力。这种力量是崇高的、不可战胜的,它是中华民族得以生存的坚实保证。这是这一时期历史生活的本质,这个本质是真实的。《太行铁壁》就是要表现这样的本质。这是我们对太行山抗日史诗的认识和感受。用艺术形象去歌颂那些历史人物的饱满充盈的生命的力和丰功伟绩,使之发扬而广大,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因此,让《太行铁壁》对历史客观表达出积极的倾向性,也是我们创作中一个明确的目标。

       《太行铁壁》立意表现崇高之美。当我们鸟瞰太行群峰,饱赏那雄伟壮观的景色时,瞻仰斑斑弹痕的战地与革命遗址,缅怀英烈忠魂的伟绩时,思绪万千。我们凭着脑海里有限的历史知识和生活经历,纵情地联想、回忆、想象……那八路军的事迹、老百姓的故事,熔铸在这巍峨的太行山里,愈发使我们感受到他们的爱国主义的火热激情。

       我们曾采访到这样两段感人肺腑的民间故事:抗日前线的八路军总司令部设在辽县(今山西左权县)麻田村。彭德怀同志任八路军副总司令。战争生活严酷而紧张,彭总的工作十分繁忙。然而,彭总不论去到哪里,时刻都惦念着老百姓的疾苦。麻田村有个佃农叫王福安,一辈子受苦受难,父亲被冤死,又散失了被卖掉的母亲和弟弟,王福安孑身一人,常常无米下炊,活到40来岁了还没有盖过被子。彭老总来到麻田村后,不断地给他接济些东西。不是把津贴费塞到他的手心,就是送去衣服和粮食。战争和饥荒重压着农民兄弟。彭总认为光凭救济是不行的,要解决根本问题,就必须给他们以土地,于是和战士帮着农民开荒修地。他和王福安一起也开垦了3、4亩山坡地,还种上谷子。从此王福安再也不会挨饿了,后来王老汉每当端起大老碗的时候,就念叨着:“老彭呀老彭,到死也忘不了你。”1943年彭总离开了太行山,福安老汉日日夜夜在惦念着彭老总。10年之后,王福安听说彭总正在朝鲜领兵打仗,就给彭总写了一封信。彭总在炮火纷飞的前线一往情深地给王福安老汉写了回信,还寄去自己一张2寸像片。王老汉激动得捧着这封珍贵的书信和照片,用白土布包了一层又一层,随时都带在身上。1964年,彭总被冤屈罢黜,福安老汉也垂暮病危。他对儿子没有别的什么嘱托,唯有一桩心事,说道:“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死了也和老彭在一起,老彭的信和像片得随着我,我死了,你可不能再……再掏出来。”儿子哭着向他作了坚决保证,老汉才安详地闭上眼睛。我们真想看一眼这珍贵的照片和书信。然而,它们已放在王老汉寿衣内层的口袋里,随葬19年了。

       另一段故事是在10年浩劫中,彭德怀同志受到非人的摧残。有一个牧羊人在石崖上看到造反派写的“打倒彭德怀”的大标语,恨得咬牙切齿。他用手中的放羊鞭子冲着石壁狠狠地抽打标语中的“打倒”二字。一边抽打,一边愤怒地说:“打倒!我叫你打倒!”淳朴的农民,把对彭老总的爱珍藏在自己的骨髓里。

       彭德怀同志一生都挂念人民的疾苦,视个人安危于不顾,和人民群众凝结下钢铁般坚实的友情。从坦荡无私的领袖身上和忠诚善良的群众身上,我们看到一种纯洁晶莹的品质,这是一种崇高的精神之美。

       太行山黄岩洞是八路军的兵工厂所在地,纵深一里许的山沟,周围重峦叠嶂,峰如剑排。从东面黎城县赤峪沟里进去,两边土黄色的千仞石壁恰似刀劈斧砍一般陡峭,正是所谓的“抬头一线天,低头难伸拳”。狭长幽静的瓮坑廊,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入”的险境。大自然本身就给我们以浓厚的肃穆感、雄伟感。当我们头顶8月的烈日骄阳,环视着每座山峰时,依天耸立的峭崖险峰接连蜿蜒,如巨人般形成一组组群雕与天籁屏障。我们从层出不穷的石纹折皱中影影绰绰地可以看到无数副人的躯体浮雕——老人小孩、姑娘小伙子、举枪的、拿刀的……我们凝视着,极力追寻着那些幻影。恍然悟出这是现实联想和幻觉的汇集。这偶然迸发的火花,照亮了我们经久苦苦寻觅的思路,脑际回荡已久的构思,很快找到了形象化的绘画语言。我们决定采用群雕式象征性构图,把为民族生存而浴血奋战的英雄们融于山势中,铸成铁壁。把太行山树为他们的纪念碑,愿他们的精神与太行山共存。我们认为这座天然造化的纪念碑里蕴寓着一个永恒的真理,它永远会给现实社会与未来社会以精深的启示。

       历史画有着明确的教育目的。但是,其目的是通过艺术形式美的感染力而起作用的。无论构思得多么巧妙,主题多么伟大深刻,没有艺术造诣和优美的语言去感染人,去唤起观者的共鸣,便无法使作品与观者达成交流,没有这种心灵间的交流,何以谈得上教育作用呢?因此,必须认真掌握艺术手段,选择最恰当的、最美的语言,吟绘出自己心中的赞歌。

       当代中国画,若仍然依赖于传统的规范模式已无法满足表现现实的要求。人们的审美观念和时代的审美趣味的变化与提高,使以往那种对老的“传统”、新的“传统”亦步亦趋的局面已经难以维持下去了,人们对当代中国画提出了新的衡量尺度,画家们,要求从自身的桎梏中解脱,艺术上求变之心是迫切的。我们亦认为,变,是创作现代历史画的当务之急。

       近年来,我们试图把山水画的皴法运用到人物画中,把西画的某些因素,如造型规律和形式语言,渗透于中国画中,虽未臻其完善和自然,但为刻画北方农民的粗犷朴厚倔强的特点而作了尝试。我们曾经陆续画出了《女娲》、《育花翁》(王迎春)、《战友》、《高原卫士》(杨力舟)等习作,它们都运用了山水画中的大斧皴法,以及其它较自由的造型手段,这些画,可以说是制作《太行铁壁》所发挥的艺术手法的基础。

       《太行铁壁》运用了象征性的手法。人物的组合与岩石的结构运用了一些现代绘画某些流派的形式规律。若干竖长的倾斜线条形成总体的节奏感,以画面粗细、黑白、干湿、疏密表现变化,利用明暗的强烈对比,加强画面严峻崇高的气氛和厚重有力的感觉。

       《太行铁壁》中人物造型基本是写实的,刻画多位领袖形象,要求准确地把握形象特征,其动态仪表,精神气质,必须与总体构图的山势结构取得谐和。其他的群众,则更多地和山势岩石结构浑然一体。对于多人物的塑造但求形简而神赅,概括而多样。每个人物只求其典型性和类型化,不必要的细节予以淘汰,删除和减少,强化主要的造型特征。总之,我们刻意于意象的构图形式。对具体人物形象的刻画、历史的时代感、造型手法的现代感,尽力求得鲜明与谐和统一。

       笔墨既是表露自己艺术个性和风格的语言,也是中国画表现对象的得力手段。不发挥其笔墨性能实在失之可惜。《太行铁壁》在制作中,我们运用北宋山水画的大小斧劈皴法,以侧锋方硬之笔钩线,湿泼干擦、痛快淋漓,尽量少加修饰,造成一气呵成之气势。

       对传统笔墨在继承发展的基础上,我们试图进行某些变革,将表现手法向多元化方向发展,除皴擦点染、干湿浓淡之外,还望深入到更广阔的领域去发掘,从而丰富自己的艺术语言。

       在艺术形式的作用被充分重视的现今,历史画的范畴内也需要大胆地发挥艺术创作的个性。既有浓烈可信的历史真实感,又要符合当代人的审美趣味,这是艺术创作要表现生活的规律。画家的审美意识和欣赏者的审美要求都在发生着变化,社会和时代精神发生着变化,对于同一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亦会产生新的认识和新的表现,何况写实风格尚不是历史画的唯一形式。所以我们在社会物质文明和改革开放的潜在精神力量的推动下,大胆地创作了《太行铁壁》,用它作为我们以当代人的审美意识劳作于历史画的新天地的开端。

1985年6月19日
杨力舟  王迎春

热词:

  • 寓意
  • 高山
  • 艺术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