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申宏磊:他们生命中共唱着一首歌

——记画家杨力舟、王迎春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8日 18:1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20世纪80年代中国画坛上曾优美地划过一道双鱼星座的轨迹。

       国画家杨力舟与夫人王迎春,以其共同创作的巨幅作品《大行铁壁》、《黄河在咆哮》在中国的美术展览上分别荣获大奖,这对伉俪以其雄厚的实力震动了当时的中国画坛。美术界认为这两幅巨作,在中国画百年的历史长河中也占有重要的席位。

       1942 年杨力舟与王迎春同年同月生于山西,后同年进入西安美院附中,又同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本科。再其后又一道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的研究生。早年求学时俄罗斯现实主义绘画中强烈的充满史诗性和纪念碑式的艺术特征,给杨力舟、王迎春带来了一生的影响,这使得他们的作品都充满了力量感。刚刚在中国美术馆落下帷幕的“春华秋实”展被媒体称为,是共和国 50 年来中国美术界倾力推出的“一道无声的艺术盛宴”杨力舟、王迎春并肩而立的一幅幅巨幅作品显示着一种突出的份量感。从《太行铁壁》那犹如利刃穿空般的对壮美的追求,到《黄河在咆哮》折射出的“黄河大合唱”那种穿透时空、史诗般的震撼力,可以看到画家夫妇那种关注社会、关注人性的人文情怀如激流般贯穿着他们许多作品的主题。同时也可以看到他们品格中所具有的深厚的人文情怀及自觉为社会肩负责任的意识。

       因早年在西安美术学院求学期间杨力舟就打下了扎实而全面的基本功,并扎根西北及黄土高原,将其作为创作园地。他笔下反映北方农民生活的作品,不仅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而且还渗透着对那片土地的真挚感情。此后,他的创作一直没有离开散发着泥土清香的土地,流露出的浓郁民俗风情也让人感到亲切和愉悦。而杨力舟不断创作的传统戏剧人物画也仿佛使人听到舞台上钪钪锵锵的锣鼓声。有一位京剧艺术大师看到杨力舟根据他所扮演的鲁智深(传统剧目《野猪林》里的豪杰人物)给他画的扇面画儿时,激动不已,盛赞杨力舟创作的戏剧人物走出了一条新的成功之路。“再现舞台艺术”和“对舞台艺术进行再创造”,这是杨力舟的潜心追求。他说不这样就找不到绘画与戏剧中那种令人兴奋的完美结合。因此,对着电视屏幕上的戏剧人物画速写已成为杨力舟的日常“工作”。看他的戏剧人物画很是过瘾,对于经典剧情的选择、对剧中人物典型特征的交代,那飘洒绚烂的戏服,那一招一式优美洗练和高度概括的动作,都使人充分领略画家的匠心独运。

       而在“奔马”系列作品中,更能明显地看到杨力舟绘画语言既保持了原来的写实风,但又向色彩、律动、表现移位的绘画语言拓展。杨力舟画了许多马的速写,对马的运动特征和马本身的美感有着更深的了解。在他看来世界上没有什么动物比奔马更有控制力,奔驰中的骏马会随着驭手的命令在悬崖边骤然停住。他的画面表现了男女小骑手,在“那达慕”草原盛会上挽僵待发、英姿勃发的时刻。那一刻,烈马长空嘶鸣、雄健的四蹄,急不可耐地尥动着,信号枪一响,刚刚还挤成一横排的马队,瞬间就拉开了距离,再后就形成为一条流线。流畅的线条、明暗变化的多种色块幻化出奔马的动势就好像草原上奏响的一曲人与马命运交响的颂歌。草原上的驭手在驾驭着烈马,画家在驾驭着色彩与线条,每一幅奔马图不仅使人感受到色块构成的力度进发出的内在的力量,而且让人体味出草原上阳光的透明和整体上那种飘逸洒脱的浪漫气息,令人赏心悦目。在《飞动的彩云》、《骉駥奔腾》、《腾风万里》等一系列奔马图中,杨力舟大刀阔斧追求变化中的难度,使每个人物各具神态、概括夸张呈现出“衣带当风”气势逼人之感。在人与马的处理上,既变形合理,又追求细节,每匹马哪怕是在小小鬃毛上都追求形与色、笔与墨的变化。这些都显示出杨力舟在创作规律上独具匠心的把握。自1989年杨力舟开始全面负责美术馆工作以来,他在繁忙的事务工作之余,从不辍笔耕,在将国画艺术融贯中西、不断创新的同时,在对中国美术馆这一中国最高艺术殿堂的建设上也呕心沥血,取得了众所公认的成就。在当代社会,人们对这样既“兼济天下”而又能“独善其身”的艺术家备加尊重。

       她的夫人——王迎春,更是一位享誉当代中国画坛的杰出女画家。看到她近乎纤弱的体态,是很难让人们把她与她画风中那种旷达与坚韧之气质联系起来的。

       王迎春作画下笔沉稳厚重,用色洗练高雅。她所创作的作品多为巨幅,这个“巨”字不仅是指作品画幅大,更主要的是其中所蕴含那种底蕴和精神性。画面上饱蘸浓墨的大笔触每一笔都来去分明,而“墨分五色”也在这里运用得驾轻就熟。王迎春有时为了追求画面的苍茫感,用泼墨把“根”藏在后面,但那些力透纸背的笔触却如股沐风凸现着笔墨“笔笔见根”的力量。女画家王迎春将伟岸的大丈夫气慨渗透在她的创作中,但在情感世界中她却以独特、细腻的女性情怀表达着对妇女儿童命运的强烈关注。

       八十年代末,王迎春创作富有现代构成意味的《慈母手中线》。这幅具有现代感的水墨画中,表现了不同年龄的四位母亲穿针、引线、缝衣、纳鞋底的情景。画面上巨大的头像和双手,提炼了一个人类社会值得讴歌的主题,这就是母爱的崇高与深远。王迎春吸收了西方立体主义的某些因素,用具有金石镂刻之感的线条与浑厚斑驳的丰富肌理,构成了人物精神世界的纯朴壮美。

       进入九十年代,王迎春又一组表现妇女命运的水墨画问世。这一次她是以自己的外祖母、母亲、自画像、女儿的画像组成的《同在春季》四联画。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四十年代、六十年代、九十年代这四代妇女从画面上一路走来……外祖母是个规矩谨严、备受封建桎梏的小脚女人,表情老成肃穆;母亲有些开化但仍被旧时代束缚着;画家自己,因走上了艺术道路神情上充满了自信;小女儿生活在物质优越的新时代,神态天真活泼,给人畅想着人生快乐的认同感。这四代妇女同处一个国家,同属一个民族,经历着同样青春期,她们却以不同的服饰装扮,不同的形神状态,生动而深刻地折射出近百年来中国社会生活的变化和时代的烙印。正是因为她的作品具有这样深厚的人文情怀,因而总是能在瞬间人们的心灵,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

       今天,即使在外人看来,女画家王迎春衣食无忧生活在幽雅恬淡状态中,其实,中国偏远地区依旧贫困的现实,使迎春始终无法放下心灵的负重。《圆梦》和《故乡之门》,展露了那些失学的儿童苦涩的梦想,表达了山里人对生活的憧憬和希望。即使在她创作系列《牧童》、《牧歌》田园诗的小品画时,也能看出她作为女性画家,内心那种淡淡的哀愁和忧伤。

       敦煌艺术宝库深深地吸引着她,她认为原本佛教中的教义是有其塑造灵魂中真善美的作用的,中原文化与西域、印度文化在长期的融合中被互相吸收,而形成今天深邃、神秘的敦煌艺术。她在研究和学习敦煌艺术的同时,将其壁画飞天的造型用写意的手法移至古今文人喜爱的扇面上,用水墨重彩追求到一种斑驳和具有沧桑感的效果。笛音飘渺、霓裳飞舞传达着仙境的意境,给人以美好的向往与憧憬。

       今天当杨力舟从中国美术馆馆长岗位上退下来后,又和夫人王迎春殊途同归有了更充裕的时间切磋艺术。画室里的墙壁上、画案上经常有新的作品出现。这对画坛伉俪又在朝他们共同的理想奋斗着。2005年2月

热词:

  • 申宏磊
  • 生命
  • 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