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申宏磊:读人·品画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8日 17:4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世界上什么力量最大?

       是小草。

       秋天,把和着泥土的草籽放进人的头盖骨里,来年春天时你就听吧,在哪一天的早晨,“啪”的一声,啮合严密的头盖骨就完整地裂开了。

       画家王迎春,身为女性,体态近乎纤弱,但她在艺术的田野里就如那些年年怒放的迎春花一样,以其绚目的色彩、坚韧的力量显示着旺盛蓬勃的生命力。

       认识迎春之前,是先读了她的画。

       那是1984年,在“全国第六届美术作品展览会”上,一幅《太行铁壁》的水墨画以其强劲的、刀劈斧凿般的笔触,刻画了抗战烽火中,太行山上那不屈的民族之魂。此画获得了金奖。那一刻,还知道了她与杨力舟是画坛上久传佳话的一对伉俪。

       再次见到迎春的名字是在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陈列展上,一幅《黄河在咆哮》的巨幅作品,以其刚猛回旋的力度表现了人与自然搏斗的永恒主题。望着画面上那充满野性呼喊的河流,我曾想这位女画家该有怎样的强壮、旷达和坚韧?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赴“东北画风研讨会”的列车上,眼前凭窗而坐的她,竟是这样秀美,秀美得近乎纤弱。那个晚上,我默默地望着她。窗外,闪闪烁烁的星空,该有多少秘密无人破译,无人知晓。

       二 

       迎春在当代画坛上是以画大画著称的画家。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画坛上曾优美地划过一道双鱼星座的轨迹。迎春与杨力舟这对画坛伉俪,以其雄厚的实力震动了当时的中国画坛。美术界认为,他们创作的许多鸿篇巨制,在百年中国的历史长河中占有重要位置。

       去年,在北京的一座宾馆里见到迎春,她正在和她的丈夫合作一幅大画《河山颂》。

       《河山颂》是一幅传统风格的大青绿山水画。这幅画以金色做底,以雄伟的山峰、逶迤的长城做主体,以特有的中国传统绘画的手法,在表现了祖国山河壮丽的同时,更表现了中华民族的一种精神,给人以视觉上强烈的冲击。当这幅画摆在全国政协礼堂时,观者无不被山峰与彩云共舒卷的画面所震撼。

       迎春说:“古人作这么大的画是直接画在墙壁上的。”的确,这幅用金纸画的巨作使得一面墙都显得金碧辉煌。

       迎春的作品一般都很大,那是她觉得小画舒展不了她的胸臆。

       国画大师李苦禅先生曾说过一段很精辟的话:“心中无数,只想以大取胜,那是爬画,爬到哪儿画到哪儿,画满了退后一看,大花被面一幅。”谈到画大画,迎春说:“在画大画时,我的心不知要放大多少倍,画山水,要把祖国的山河装进来;画人物,要走进人物的情感世界。” 

       创作《山河颂》时,从没有累倒在“行走”途中的她,却在收笔的那一瞬,躺倒在自己的画室里。半个月的时间,她以疾风暴雨的速度掠过祖国的山河,她的心膨胀起来,与她纤弱的体态形成剧烈的反差。后来,人们看这幅画时都不禁感慨地说:“画大画真得有大本事啊!”

       的确,要画出从内涵到形式都充满了博大感的画面,不仅要求画家的情感世界能与山河与共,还要求他们在创作社会性题材的鸿篇巨制时,对社会对生活有强烈的感受力。

       一般来说,文学创作中,作者有什么样的精神格局就有什么样的作品,画家也如此,画大画,真的要有“大丈夫气”!迎春具有宽阔的胸襟,与她共过事的同事对此都有较强烈的认同感。

       但她在生活中的表现形式却是不拘泥于细节,这种不屑细节甚至到了她驾驶的车溜坡,撞了后面的车头了,后面车上的司机找上来说:“你撞我车了!”她还要迷惑不解地问:“我在您前边,我怎么会撞了您的车头呢?”令司机瞠目结舌。又如,在同学聚会上,她能泰然自若地把别人的大衣穿走,就因为衣服颜色大致一样,直到人家发现后,开着车风驰电掣地追上她。不过,这还都是玩笑,在事业上、在与人相处的关系上,迎春也有其特有的大度。有人说迎春糊涂,也有人说她是小事糊涂,大事上明白着呢。

       了解迎春的人都知道她是个不爱落泪的人,但往往她一个人看电视,面对那些默默无闻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的事迹时,就会独自落泪。她的“明白”和“爱”是建立在对人间真、善、美的追求上的。如《挖山不止》,虽创作于“文革”时期,但她并没有一味地去追求“高”、“大”、“全”,而是通过陈永贵的形象,满怀热情地讴歌了中国农民艰苦奋斗“愚公移山”的精神;《黄河在咆哮》表现了对中华民族命运的深切关爱;《慈母手中线》体现的是人性中母爱的伟大;《太行铁壁》人们听到的是史诗般的历史的回声。宽阔的胸襟成就了迎春的艺术魅力。

       谈起心胸宽阔,迎春说:“人不是天生就心胸大的,是对自我的修炼过程。其实我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对任何一点伤害都有深刻的体会,但当我把它放在社会角度去认识时就能将其消化。我崇尚世间的博爱,对社会生活中最美好的事物有向往。”

       面对社会的赞誉,迎春说:“新的时代,它让中国妇女舒展着胸襟。”其实,面对母亲那辈人的命运,她曾深深遗憾过,好像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给男人做的,但当她走过许多生命历程后,则真诚地感谢新中国提倡的男女平等。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女作家萧红作为女性,翅膀常被浓雾打湿,最后终于无力地垂下了为民族求解放的大旗,年仅三十余岁的她病殁于香港。而今天中国女性的天空却格外的亮丽,它给了迎春这样的女画家以无限发展的宽广空间。

热词:

  • 申宏磊
  • 读人
  • 品画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