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刘骁纯:路,是走出来的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8日 16:4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作为夫妻,他们的艺术追求和艺术道路显示出相当突出的共性,他们患难与共地在坎坷的山路上攀登,共同踏出了一条崎岖的路。他们行程中的巨大起落和变异,深刻地折射着中国当代美术的艰难进程。

       动荡的学生时代

       他们同年生于同省

       1942年,杨力舟在山西临猗县降生,王迎春在省会太原出世。一个生长在农村,一个生长在大城市;一个幼年丧母,奶奶喂养一段时间后由做小生意的姑父收养,一个父、母、姨、舅全是工人;一个从小寡言、朴实、执抝、好学,一个无忧无虑、从伶俐活泼、喜欢舞蹈和体育。他们从不同的地方迷上了绘画,绘画将他们引向了共同的里程。

       1957年后,他们同时考入了西安美术学院附属中学,从此成为同班同学。

       历代志书常称秦人多古民遗风,而西安美院偏又不在都市,学院设在远离城区20公里的长安县兴国寺.前临河川和水田,院址就在黄土高坡上。在当时国内的六大美术学院中,没有一所处在这种鸡鸣犬吠、春种秋收的环境之中,加上相当比重的师生与农村有不同程度的血肉联系,所以西安美术学院成了乡土趣味最重的美术学院。这点,深刻地影响了他们的艺术道路。

       刚刚入学,就赶上了建国后第一次全国大规模的政治运动一一反右派斗争。由于搞不明白大人们在干什么,王迎春在一次批判右派的大会上独自画起了速写,仅15岁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事竟作为严重的政治态度问题,受到了校方的严厉批评。这成为她人生旅程中第一次印象深刻的政治教训。

       由于勤奋刻苦,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们的学业均成为班上的佼佼者。

       二年级时,王迎春的一个创作草图得到了老师的肯定,但在绘制过程中却时时感到力不从心。这时,一位男学生经常出现在她的画前,开始是默默地站在身边观看,继而是不断地出主意,最后索性一起画了起来,他们第一次感到,相互之间在艺术上竟有那么乡的共同语言。这是一套年画风格的四联组画,题为《四女图》。作品经老师推荐,不久发表在《陕西画报》上,艺术上的初次成功,成为他们艺术合作的开端,同时也是他们爱情的萌芽,那时他们16岁。

       学习进入选修阶段以后,杨力舟主攻油画,王迎春主攻国画,两个人又同时兼攻雕塑。在附中经过四年苦学,1961年两个人均以优异成绩毕业,又于当年同时被西安美院国画系录取。由于杨力舟油画学业突出,油画系又通过院方将他要到了油画系,从此两个人分别进入不同的画科。

       有人比喻那时中国的艺术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当时多数人类艺术的优秀成果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排斥和批判。艺术以苏联现实主义为基本范本并有一个不大的宽容范围,基础教学的主要任务是提高学生的写实能力。“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是最重要的教学理论。这些都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艺术道路。

       当时,将陕西的乡土艺术氛围提到一个更高层次的有几个重要画家,如揭示黄土高原性格的石鲁和赵望云、揭示陕北农民美的刘文西和蔡亮。其中刘文西作为老师,对他们的影响更直接些。他将苏联现实主义、中国重彩画、新年画、写意国画加以融合而创造的新国画风影响了一批人,同时也影响了杨力舟和王迎春。石鲁吃透了中国传统的传神论和写意论, 从而在更高的层面上以更大的跨度改造了苏联的现实主义。由于曲高和寡,以及他对“素描基础论”的尖锐对立,致使他在西安美院讲学时,院方不允许低年级的学生听,王迎春只能趴在室外的通风口处听了整整的一个上午。从他们后来的艺术道路中看,石鲁的影响是潜在的。

       1963年,罗马尼亚画家博巴在浙江美院举办了一期油画训练班。西安美院派教师去进修以后,带回了一批画风更现代的习作,这种画风受到社会抗拒的情况下,杨力舟却认真研习了这些绘画,特别是其中的素描,从而在主动驾驭对象并对现实进行主观化处理方面,受到了新的启示。

       在允许的狭窄范围内,他们如饥似渴地尽力了解世界各国的艺术,心目中越来越崇仰列宾、苏里柯文、米勒、德拉克洛瓦、柯勒惠支等人,并逐步确立了创造真实地反映当代生活,有历史份量的现实主义艺术的追求目标。

       从附中到大学总共九年,他们为实现自己的艺术目标打下了相当坚实的写实功底、色彩功底和彩墨功底。1966年,正当他们准备全力投入毕业创作时,震惊世界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他们被列入了第一批不可靠份子名单。杨力舟出于对许多现象的不理解,直接写信给曾在农村有过一面之交的西北局书记刘澜祷,他认为运动不能无政府,并希望西北局能站出来主动领导运动。万没想到,运动很快冲击到了西北局和陕西省委,刘澜涛被作为整个西北五省最大的党内危险人物被“揪”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批判杨力舟保护旧省委和旧西北局罪行的大标语、大字报贴满了全院。所幸的是当时中央规定学生中的问题后期处理,他们便借着全国“革命大串联”的机会,离开了学校。他们既没有“造反”的资格,也没有四处点火的热情,在这不要钱的大旅行中,他们遍访了中国现代革命史的重要遗址和博物馆。波澜壮阔的革命史深深震动着这对年轻人的心灵,画大型历史画的热望一次次地燃起,为了积蓄素材,他们画了大量的革命文物并作了详细笔记。

       厚道的人总是用认真来对待荒谬。回到学校以后,杨力舟百思不解,为什么一心一意歌颂毛泽东和中国农民的刘文西,却被告作为人民的敌人一再受到严酷斗争?为此,他两次写了上告材料,他想使危难中的老师有所解脱,结果反而是批判杨力舟的大字报两次贴满全院。

       没有声张,没有庆典,1967年底这对同舟共济的恋人结婚了。

       同年,学校着手大学毕业生的分配工作。由于学生中大部有一种“热土难离”的恋乡情感,致使这对缺乏“优势”的新婚夫妇反而意外地被安置到了北京。当杨力舟按照通知书指定的接收单位,到北京的一家保密厂报到时,又意外地遭到了拒收。原来,早在他去报到之前,“揭发”他们的材料已经寄到了工厂。王迎春本应到一个幻灯厂去报到,但在这种情况下,她毅然决定:一块回老家太原去。

热词:

  • 刘骁纯
  • 艺术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