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李起敏:王迎春笔下风烟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8日 16:2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黄河,壶口。水雾烟笼,喧腾澎湃。飞流,旋涡,挟裹着泥沙奔腾远去——

      

       王迎春1980年和杨力舟在中央美院研究生班的毕业创作《黄河在咆哮》,以气吞山河的恢宏气势,出现在艺术作为生产力被解放出来的中国画坛,显示了新一代画家撼动河山的功力。

       《黄河》一画,返朴入浑,熔现代造型能力与《道子墨宝》造型手法于一炉,力求符合现实生活的同时,将人物形象和环境氛围高度浓缩成一个大写的符号,那符号将图腾一般彪炳在当代画史上,彪炳在他们自己的艺术历程中,它宣告了一个艺术被扭曲时代的结束;它标志着中国画之所以是中国画的生命显现,它将写实与写意的矛盾化解到临界点;它使中国画长期被放逐的笔墨重新被深情地呼唤出来。

       唯其如此,方能营造出如斯一般雄拔万丈的天籁罡风,唯其如此,方能高扬雄视百代的时代豪情。从其作品中我们目睹了某种如同自然力一般伟大雄奇的人格高境——如高山般庄严的法度,如河流样永动不息。

       它的另一层现实性或即时代性的隐含,则是全民抗战的神圣意志,排山倒海,同仇敌汽。与他们几年前的《太行浩气传千古》,以及几年后获得金奖的《太行铁壁》,组成了一道血肉长城山河永固的风景。在这道风景前,一切入侵者不过蚍蜉撼树,猢狲摇山!

       至此,他们作为黄河、太行、秦川儿女,以现实主义和象征主义的精神,用写意为寄情的载体,为表现国魂、民族魂划上了一个闪亮的句号。

      

       王迎春出生在山西太原,从附中到大学,在西安美术院度过了9年的学习生涯。学国画,也学油画和雕塑,练就了扎扎实实的基本功。她学生时期的陕北人物写生,无论素描与速写,已经显示出了朴实的风格,如给陈永贵30分钟的画像,当陈永贵小学生一般签上自己的名字,并说出“刚学会这三个字”时,显然,王迎春已抓住了这个人的精神与灵魂,为几年后的《挖山不止》奠定了基础。她造型严谨,夸张有力,用笔果断,用墨多变,用线大胆泼辣,传神处精微深刻,写意处情意虚涵。

       她曾沉浸在陕北农民的生活中,身上带着高原儿女的纯真与执着,她曾七次深入穷乡僻壤写生创作,有时在窑洞里要住上七八个月,一天走几十里山路是平常的事。天道酬勤,这一切工夫都没有白下,无论黄土高坡上的风沙,莽原上的烈日,无论满脸沧桑的老人,骑着牲口走娘家的新娘;无论金色阳光下酣睡的放羊娃,横吹短笛的山里后生,赶集的,吹乐的,羊群,村姑,草地……此后都一一出现在她的笔下。

       早年,她受刘文西的影响,力图以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画现实重大题材。后来,对她影响最深的是表现主义画家珂勒惠支。她浓厚的人道主义情怀,深沉的悲剧意识和强劲的艺术手法,使王迎春由敬佩而崇拜,仿佛心有灵犀。接下来,为了打通以传统笔墨表现现实的途径,同许多人物画家一样,她吸收蒋兆和的水墨技法,进行现实人物写生,下过很大的功夫。这一切,纯粹了她深厚的基本功,严谨的造型能力和娴熟的油画、国画技巧、在政治形势的牵引下,油画《文武之道,一张一驰》,中国画《挖山不止》、油画《汇报》等陆续产生,小试锋芒,却在全国获得了声誉。

      

       1977年,《太行浩气传千古》又使她与杨力舟名声大震。这幅画传达出了艺术风格、艺术观念进人历史性转变的信息。1987年,一批被贻误了十几年的精英考进了中央美院。从此,如山泉汇入海洋,王迎春在艺术王国里真正地登堂入室了,随着整个艺坛的反思,整体艺术风气的转变,她把艺术探索的触角伸向了越来越广阔的领域。

       太行山黄岩洞,磋峨凌虚,西下的夕阳,把一对青年画家身影和巍巍石壁连成一体。逆光下——王迎春突然发现眼前的山峰像一个个巨人矗立云霭之中,流光溢彩,光芒四射,恰如“砥柱碣石,白月欲没,壮士挥戈”的景象映于眼前,这正是她日思夜想、千里寻觅的境界,大自然神奇的馈赠。

       于是,一个博大思想融进了一个载体;一个现实主义难以表现的难题却在现代主义的艺术方法中找到了最佳表现形式。在这里,恰恰是画家寻寻觅觅所获得的形式,起着决定艺术成败的关键。

       《太行铁壁》是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北京市建国35周年文艺作品展荣誉奖,以及解放军第二届文艺活动大奖的作品。它抛开了历史事件的具体性,从写实主义转向了精神象征。它以纪念碑式的构图来象征中华民族坚不可摧的伟大力量和精神气魄。站在画前若站在太行山下,被一种气势所震撼。强烈的感染力与其说来自人物形象,不如说来自这些磊落琅玕的石头浑化而成的那种山岳一般的气势,那种铁壁铜墙般的雄奇、刚烈和壮丽。不仅仅让人想到三山五岳的崇高,也让人感到像长江黄河一样的奔腾不息。这些抗日军民、太行儿女正是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祖国的象征——一个历尽了内忧外患灾难深重而不屈不挠的中国! 它难道不是向着历史延伸的千古的警示吗!

       从《太行浩气传千古》、《黄河在咆哮》和《太行铁壁》,可见他们对主题性的思索依然如昨一历史题材的情结未了。中国的历史和现状催促着她去表现那些载着苦难和沉郁的感人主题,她一向致力表现民族精神,致力以新的技法,新的形式美感,画出新的意境。在中国张扬写实主义大半个世纪之后,她以新的实践显示了写意较之写实更为强大的表现力。

       历史已经凝固成永恒,透过历史,画家在寻求超越的意义。艺术不再是传统的乌托邦,不再是怀着乡愁找家园。

热词:

  • 李起敏
  • 王迎春
  • 笔下
  • 风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