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李昌菊:革命历史画的新突破太行烽火的启示

——《太行烽火》的创作启示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8日 16:1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新中国建立以来,革命历史题材绘画就开始成为一个非常特殊和重要的绘画题材。从1950年南京率先成立“革命历史画创作委员会”到2004年国家启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革命历史题材绘画——近百年中国人民抗争和建设的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一直是新中国美术创作与发展中最为重要和引人瞩目的内容。如果抽取掉那些恢弘的经典的革命历史题材绘画,一部新中国美术史无疑将瞬间失色不少,历史的厚重感也将被严重削弱。不过,伴随着革命历史画取得的巨大成就,问题也悄然出现,即画面虽有不同,手法却大体一致,现实主义的画法比比皆是,渐成模式的表现,几乎令观者审美疲劳。

      众所周知,革命历史题材绘画要求艺术家以一定革命历史上的人物、事件、地点、遗物等对象进行艺术创作,这意味着艺术家需要真实的展现历史事件,对真实提出了很高要求。同时,除了真实,还需要具备思想性、艺术性,作为历史的书写者,艺术家应解读历史,赋予历史事件思想与精神的内涵,深化观众对之的认识。作为历史的展示者,艺术家应发挥艺术想象,创造性的赋予历史以丰富的感人的表情,以艺术的魅力撼动人心。解决这一系列问题无疑是对画家的重大考验。半个世纪以来,不少艺术家们一直努力从各个方面推进着革命历史题材绘画的创作。诚然,革命历史题材绘画对真实性的特定要求使艺术家在探索创新时感到困难,沿用既定手法不失为保险与万全之策,但现状是,大量相近手法的历史题材绘画填塞了观众的阅读经验,久而久之,观众脑海中对革命历史题材绘画的心理印象已出现一种定势,即会直接对应于对某个历史事件的定格与历史场景的再现。

      与此同时,其他题材的绘画却在不断大胆引进各种表现手法,艺术面貌日新月异,革命历史题材绘画显得步履缓慢而迟滞。这一情状不由的引发人们的反思:在尊重革命历史题材绘画的特点下,如何突破其当下表现的单一模式,与时代创作水平保持同步,予人新的视觉体验与感受,展现与时俱进的创新品质?如何超越已有创作观念,拓展创作思维,张扬艺术个性?

      在回答以上疑问方面,《太行烽火》这一佳构新篇,无疑就是独特而成功的案例。它不仅情境真实,场面宏大,叙事完整,具备了历史画的重要品质,更重要的是形式新颖,视觉冲击力极强,艺术特色鲜明,在众多的历史画中脱颖而出,有吸引观者和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与所有的革命历史题材绘画一样,《太行烽火》成功的表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与劳苦大众、国民党一起浴血奋战,抵抗外来侵略的重大事件。但是,与许多革命历史题材绘画绝然不一样的是,《太行烽火》的创作者大胆尝试,锐意求新,突破了现有常见的创作模式,改变了革命历史画的一贯面貌,使观者不由的心里暗暗惊叹与思忖,历史画原来也可以这样画。几乎就在与之相际会的瞬间,《太行烽火》便以其整体效果刷新我们守成的思维与固有的成见,可以说,创作者以探索的姿态将历史画的艺术表现推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太行烽火》既依据历史事实,也敢于大胆尝试新的绘画语言,从而牢牢抓住了历史画突破的关键。这说明,虽然历史画的真实性对艺术家的创作发挥形成先在的约束,但它仍有广阔的艺术创造空间。优秀的艺术家总能不囿于主题、史实等规约,充分施展才华,以非同寻常的艺术表现冲破现有陈规,开创出新的艺术格局。作为革命历史画,《太行烽火》在表现上的突破,笔者以为有以下三方面:

      时空交错的谋篇布局

      长空浩淼、群山沉默、战火燃起、人群涌动、硝烟弥漫、号角嘹亮,画面的叠加、场景的并置,使时空在交错转换中更显博大,人物的聚集、队列的行进,令情绪在愤慨奋起中愈发激昂,这是战火蔓延燃烧的历史空间,更是民族精神高扬的精神空间。《太行烽火》的时空容量之大,包括了人物、事件、环境、气氛等等,从被侵略、到抗争、直至胜利,完整的历史时序得到陈述,一个个历史截面的呈现,更是对不同时刻特定情境的凸显。较之于定格某一历史场景的画面,《太行烽火》时空广大、内容丰厚,彰显出非同一般的时空气象和画面张力,突破了常见的单一历史时空的历史画表现手法。

      丰富交错的时空创造,源于画家对画面构图的巧妙经营,其艺术手法有拼贴、构成和散点透视等。作为鸿篇巨制,《太行烽火》虽然采用了传统的中国画传统的六条屏样式,但是却不拘于传统人物画的表现样式。而是按照历史事件发展的大致脉络,运用了当代艺术常见的拼贴手法,画家通过画面的拼接,十分主动的驾驭构图,创造出丰富多变的时间空间关系,成为其独特风格的一部分。拼贴的表现方法多为现当代艺术所青睐,很少被纳入到历史画的表现中,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窥见画家开放而当代的创作意识。显然,画家不是为了赋予画面所谓的当代气息而用,而是为了贴切传达画面效果而运用,并且用的自如、自然、贴切。拼贴之后进一步的效果,便是画面之间形成了构成关系。分割与组合,布列为画面几何形的锐利结构,穿插出有机衔接的时空片段,黑白灰关系的精心安排,使时空节奏分明,紧凑有致。构成是西方艺术走向平面与抽象的一种手法,但在《太行烽火》中,构成的作用并不在此,其尖锐边界建构了画面强烈的形式感,强化了战争事件的怆痛感与冲突感,丰富了时空,转换出情境,强化了力度,构成画作突出的表现亮点之一。

      在丰富空间感受方面,画家除了运用拼贴结构画面,还依据历史真实,不断变化人物、场景和气氛,达到了效果的丰富,画家充分调动中国传统绘画特殊的时空处理方法,如散点透视,突破历史题材绘画的时空局限。画面中的视点有倾斜、平视、俯瞰、仰视等等,不一而足。提及多个视点的方法,我们通常想到现代艺术中的立体主义,它开创了从多个视点来表现物体不同角度体面关系的手法,使西方绘画从单一视点注视变为不断游移视点的历时性观看。立体主义打破了大众的视觉感知常规,提供给人们理解物体整体的新方式。表面上看,《太行烽火》与立体主义的这些特点极为接近,多个视点不仅丰富了时空意象,更为观者展现了历史整体中的多个维度。不过,作者的一段话会更有助于我们理解其运用的出发点:“中国古代壁画的散点透视与超时空的构图方法,境界自由,方法灵活,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使我们的思路洞开。敦煌壁画中有很多采用的是‘异时同图’的构图方式,其超时空的理念促使古代画师经常把所有情节穿插集中在一起。画中人物、山林、动物、建筑并置一处,画中的山林、房舍,既是故事发生的环境,也是情节的间隔,图案化了的山峦、树木,在表意的同时,还有装饰效果。”(创作札记,杨力舟、王迎春)可见,画家的构图灵感来自于中国传统绘画,只不过其运用效果却具备着当代图式气质。画中变化的视点使人物、场景呈现出丰富的角度,增强了跃动的韵律感,丰富了画面时空和观者的视觉感受。

热词:

  • 李昌菊
  • 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