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岭南画派大家关山月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27日 13:5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画具有积极入世的时代感。

       他试图在中国文人画的“推陈出新”方面多做些尝试,认为题材愈老愈要创新,所作愈多愈要创新。能让今日的中国文人画也做到“雅俗共赏”,为国家、为人民服务。

       然而,也正是因为“笔墨当随时代”的观念,证明了在画画过程中,很多作品变成了历史的产物。关山月的一些作品被认为是当时顺应时代的样板画。在关山月美术馆,笔者看到了一幅关山月创作于1965年的作品《快马加鞭未下鞍》,红色的山脉,好似腾飞在其中的马儿,多少有点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关山月美术馆馆长陈湘波解读说,这幅作品体现了毛主席提出的把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文艺创作思想,有时代的烙印。陈湘波也提到了关老创作的红梅,他认为这较完美地体现了毛主席《咏梅》诗的内涵,是顺应当时的需要。作为一个画家,没有用简单的口号和标语,他严肃地坚持了内容和形式的统一,并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艺术的突破,这不容易。而代表作品《绿色长城》则是他深入生活的作品。关山月的女儿关怡说:“当时,父亲是三次下乡,深入生活,看到风沙地种满了树,感觉远树如层波叠浪构成一道绿色屏障。恰是一道‘绿色长城’。他想表现的是画里有画,画外有画的境界。为此他构思了很久,与当地的民兵聊天,最后根据当时的形势创作出来的。此画是写实,而在艺术语言上也别具一格。”

       实际上,用创作表现现实生活一直是关山月所秉持的。关山月的人物画《今日之教授生活》,就是用写实的手法来描画出了李国平教授的生活,真实反映了抗战时期后方知识分子的生活状态。关怡说:“时代发生什么样的变化,父亲就记录下来,让后代人去理解。现在的老师再跟学生讲起那时的事,多半都讲不清楚了,就带学生去看父亲的画。学生们看了就能大概明白了。”

       1993年,关老书赠给潘鹤的一副对联“不随时好后,莫跪古人前”。这实际上表明了他的态度:坚持笔墨当随时代的观点,但绝不是讨好时风的媚俗,坚持“师古人”的原则,但决不跪拜在古人前。

       画梅须同梅性情

       关老的艺术创作都是心情的反映,就像关老一生爱梅,他画的梅花有思想,烙上了他的喜怒哀乐。正所谓“梅花是我,我是梅花。”

       古人爱梅自称“梅颠”、“梅痴”,关山月则最喜欢“梅花香自苦寒来”这种性格。他把梅花看做良师益友而称之为“梅师”、“梅友”。

       关山月的梅花被称为“关梅”。关怡认为,父亲画的梅花里有思想和心情,他的梅花就像性情的晴雨表,映照着关老的高兴与悲伤,这是人梅合一的境界。每逢节庆或是重要的日子,关老都要画梅。打倒“四人帮”的时候,他创作了《松梅图》;1997年香港回归,关老题诗咏梅;快到千禧年了,关老画了《梅花俏笑新纪元》;他还为广交会的开幕画梅。“以梅咏怀、以梅言志,梅是父亲情感的寄托。而实际上,梅花苦寒、高洁、愈老愈精神的品格,正是父亲一生的写照。”

       在关老看来,所谓画梅须同梅性情,写梅须具梅骨气。他曾言:我不反对卖画,但我画画绝不是为了卖画。

       1942年,关山月在成都举办画展,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大为称赞。著名艺术大师张大千解囊认购了画展中标价最高的一幅画。此消息顷刻传遍成都,参观画展的人与日俱增,买画的人也争相而至。可是画展结束后,关山月却欠下了一大笔画债。由于画展上展出的一幅《玫瑰花》的画上,贴了二十几张要求重画的订件的红条子,关山月不得不天天依样画葫芦,临摹自己的那幅作品《玫瑰花》。他觉得这么干下去,不是在追求艺术,而是在为金钱而进行简单的机械劳作,妨碍了他实现行万里路的心愿。于是,他停止继续复制,收拾简单的行装,离开成都,北上经兰州到敦煌去写生作画。从那时起,他就发誓永不画玫瑰花,绝不为追求钱财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所以此后,人们再也未见关老画玫瑰花了。

       湖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钱海源回忆这样一段往事,1944年冬天,关老在重庆举办“西北纪游画展”期间,美国驻重庆大使馆的一位新闻处长,愿出高价将画展中临摹敦煌壁画的近百幅作品全部买去。关老严词拒绝道:“我这些画,出多少钱都不卖!”这样,当年耗费心血,吃尽苦头,在艰苦条件下临摹的那批敦煌壁画,才得以保留至今,成为具有历史意义的艺术真品。

       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画在市场上身价倍涨。有一次,关老同著名作家秦牧到北京一间画店去浏览,画店经理见后,连忙将他们请进客厅里,并兴高采烈地大谈中国画在国内外艺术市场价格如何吃香和昂贵,名家的作品如何抢手。并隐而不发地向关老试探道:“像您老的画,拿出去一定争购一空。”关老听后笑而不答。在场的秦牧后来在一篇文章中谈到这件事时,很动情地写道:“我特别欣赏他对待物质生活的态度,用一句中国的古语来形容,他真配得上称为‘物物而不物于物’,而是恬澹自处,精益求精地从事艺术活动。”

       关怡说,关老青年时代曾靠卖画为生,那样的卖画是以画养画。解放后,他除了应邀参加一些义卖活动,几乎不卖画。“有人以为,父亲应国家机关和一些公司单位邀请去画画都拿报酬,实际上他常常是分文不取。他很乐意去服务,总是爽快地答应。”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关山月作出了把绝大部分个人画作捐献给国家的决定。这些作品后来就入藏了关山月美术馆。关老在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书、画作品颇丰,他一向把自己的作品视若亲生儿女,即使在极其艰苦的抗战时期,也不舍得把有意义的作品卖掉,因此经过大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作品能够较系统地保存下来,全部捐给了深圳。

       砥砺终生力图新

       关山月对中国现代美术的贡献不仅在于作品与其艺术观念,还有他对美术教育所提出的改革。

       上世纪60年代,美术及美术教育领域出现了种种错误观念和思想,有人认为“中国画不科学”,要以“西洋画改造中国画”、“西洋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自然也是中国画造型的基础。在教学实际中,由于西洋素描与中国画专业基础脱节,中西绘画不同体系的争论焦点往往发生在基础课的教学中。关山月立刻站了出来,他坚持提出必须有一种与中国画体系相适应的,和中国画专业不脱节的素描,明确中国画以白描为基础的造型规律,并在此基础上汲取西方艺术之长,融会贯通创造新的写实技巧,建立中国画自己的造型基础课教学体系。他到欧洲主持《 中国近百年绘画展览》 ,既积极介绍中国绘画艺术,又认真研究世界名画。找到了现代派画风与中国画相通之处。这更激发他进一步保留传统国画以形画神的笔墨和气韵,补充现代技法注重光和质以及空间感的友现,使国画更有生气和现代感。

       要把理论通过自觉的实践变成看的见的现实,是有一个艰苦的摸索的过程。关山月以身作则,率先在课堂上用毛笔对模特直接写生。经过他的多方努力实践与推广,才初步形成了中国画以白描表现对象结构、质感和神采的中国画基础教学体系。

       他在中国画发展所走的路甚为漫长和艰辛,但却从未停止过前进的步伐。关老曾多次说过,他还有很多的事要做,近十年来也一直在进行《祖国大地组画》的创作计划。可不想,2000年6月30日深夜,关老突然脑溢血辞世。

       关老虽然没有留下遗言,但是他有几个未竟的心愿却是关怡一直铭刻在心的。老人家总说还没到过台湾、西藏,还想回敦煌看看。“记得父亲去世的时候,正当他的梅花艺术展在深圳展出。他希望有机会在台湾展出他的梅花。欧洲的观众对中国画也知之甚少,父亲也希望能够在欧洲办展览、作交流。”

       美国纽约市立大学艺术史教授沈善宏,在题为《岭南画家关山月先生的艺术》一文中写道:山月“以他独特的风格、笔墨、色彩……为表,其道德文章,人格修养为实。”

       陈湘波在1996年曾参与整理关老的作品,因此与关老有过长期的交往联系。在陈湘波看来,关老是个心性极高的人,是一个不会轻易满足的人,这也注定了他要承受许多难以为人道的苦衷,和旁人不易理解的孤独。“在近一个世纪风风雨雨的人生历程中,先生是受到过极大压力的,但我从没有听他透露过十年浩劫中所受的苦难,从来没有听过他的抱怨和牢骚。这是关老的胸怀。”陈湘波说。

热词:

  • 岭南
  • 画派
  • 大家
  • 关山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