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蒋跃:不平凡的人生 不平凡的艺术

——读刘振夏的《情画未了》有感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3日 12: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10年的初夏,我收到中国美术学院韩黎坤教授转来的一本由苏州画家刘振夏先生撰写的自传体文学专著——《情画未了》。这本书图文并茂,装帧考究,由三联书店出版。原以为只是饭后茶余的普通读物,但当我打开后发现该书的序《我所赞赏的奇人——刘振夏》,是浙派人物画的创始人方增先所作,顿时让我敬重三分。因为据我所知方先生很少为他人作序,而评价之高,更令我吃惊!我一页一页的读下去,竟被书中主人公曲折的遭遇、坎坷的人生和不平凡的艺术所深深打动。好几次我的眼眶湿润了,读后心情竟数日不能平静。

       其实,作者刘振夏的名字我并不陌生,因为当初我对中国画有浓厚的兴趣,也画过许多人物画的写生与创作,而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发表在《江苏画刊》上的《渔婆》等国画作品为文革刚结束的中国画坛注入了一股新鲜的空气,水平之高,令同行们感叹。而我虽与他未曾谋面,但画面上精湛的笔墨技巧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中,只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正当其显现署红时,他却慢慢地在画坛上退隐了,“大隐隐于市”,这一退就是几十年,我也从当年的少年到如今的两鬓斑白。

       所以,看到他的自传,十分意外。而我怎么也想象不出刘振夏的命运如此多舛——他在隆隆的抗日战争的炮火中诞生,而其父居然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与旧时代许多知名人物都有瓜葛,新中国诞生之际父亲随着溃败与蒋介石去了台湾,母亲却在日本人投降前夕从四川返回苏州的途中遭遇车祸罹难了。他几乎就是个孤儿,从小在外祖父家中长大,亲历了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文化革命、改革开放……自然,在这样背景之下刘振夏的命运充满传奇色彩。因为,在那样讲出身,讲政治的年代,有海外关系的家庭一定是受牵连的,何况是有国民党将领头衔的父亲,而他一路坎坷,挺过来了。60多个飘摇、动荡的岁月,他跨越了政治、文化、教育、艺术等领域,他用充满感情的文字,将他这一生的传奇经历娓娓叙来。真实的生活环境,真实的爱情故事,真实的艺术情操,真实的爱憎态度……;风雨中,许多亲人都与世长辞,有最亲近的小姑姑,最热爱的外公和外婆……。他刻画出了那一代人真实的苦难与喜悦,我想,他一生的遭遇其实正是同时代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这本自传的深刻之处正是挖掘出了人性的善、恶、悲、丑,尤其是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各类人等粉墨登场,刘振夏似乎并没有用文学家笔下过多的修饰和华丽的词藻,但他用真实的笔触,素描般地勾勒出了“亲情”、“爱情”、“善性”“良知”和“丑恶”。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写“恋爱之旅”,正如他在开章的扉页中所叙——“我爱美人,更爱画美人,但我恋过的美人,没能成为我画中的美人。”刘振夏有过几次婚姻上的悲欢离合,每一次都充满传奇,每一次都有感人的故事。第一次是他与同单位的美人的初恋,但由于种种原因,懵懂的爱情还在含苞待放时就凋谢了,美人没有成为他的新娘;而他的第二次恋爱虽修成正果,却因性格不和导致分手;第三次他的爱情还是以悲歌告终,那位与他同病相怜的女孤,竟遭受到了坏人的蹂躏而未能结成了秦晋之好;反反复复,最终在困境中接纳刘振夏的是一个善良纯朴的农村姑娘,多少抚平了些他在文革中遭受到的伤痛,也为他日后在艺术上的成功创造了温和的家庭环境,刘振夏有了自己的归宿。我读过许多爱情故事,但几乎都淡忘了,而他的几次悲欢离合却让我可歌可泣。

       当然,本书还写了他改革开放后带来的种种机遇和光环,尤其与其父亲的久别重逢时的种种曲折经历和感受,晚来慈父之爱真是催人泪下!这样的悲剧性,增加了感染的力度,我认为本书的深度,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刘振夏有足够正视社会真实、透视社会真实的胆魄。美学的力量存在于真实性之中。任何虚伪和粉饰,都无法揭示社会的本质和构成悲剧的审美关系,他鞭笞了在那个独特环境下社会对真、善、美的毁灭,尤其是人性的如是说。因此,这本书具有崇高、肃穆和悲愤的情调,正如鲁迅所言:“悲剧就是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是对悲剧内涵的精确概括,换句话说,悲剧是对人生的积极价值的粗暴否定。刘振夏凭着真实的人生经历,为我们描画出一幅又一幅悲剧图画,将个体生命的全部意义融于悲枪的民族希望之中,让人肃然起敬!

       在刘振夏身上,既有散淡的平和又有热情的追求,既隐世又出世。这一切的背后,其实,正是他半个多世纪坎坷跋涉后的凝聚和修炼出来的旷达。无论是烟雨西湖还是姑苏田园,江南水乡情怀时刻萦绕着画家的胸襟,形成了他的审美意识和修养,影响着他的画风。本书还选录了刘振夏的一部分作品,有素描、水彩、国画、速写、年画和宣传画,幅幅都有当年生活的气息和时代的痕迹。刘振夏绘画能力全面,充满才气。他的艺术水平,即使是用现在人的眼光看,也是非常扎实的,似乎是黄酒一样浓酽却不失温婉的情调,又如同一杯清茶朴素而又香远。正如冯远先生所评述的那样:“恍然三十年过去了,刘振夏的近作不仅保持了这些优点,而且又有了新的突破。在他《西北风情》或是《远去渔歌》等系列中,他所创造的人物形象,真的使人过目难忘。不论是陕北牧人,或是江南农夫,敦厚纯朴的美感扑面而来,这是他笔下的劳动者形象的共性。然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陕北牧人、江南农夫地域不同,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味道’,刘振夏不仅画出了他们各自的‘味道’而且凸现了人物迥异的个性。这实在是很难很不容易的。人物画家要达到这样的境界,离开了扎实的基本功,缺乏精熟入微的造型能力,无有关注现实、洞察人生、理解人物的敏锐悟性,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一位优秀的人物画家创作必不可少的前提,有了这个前提,才有可能把人物塑造得生动深刻、‘入木三分’。为了这一追求,从青年起刘振夏就在苏州水乡深处寻寻觅觅,如今他虽已白发染鬓年届古稀却还常常会在自己创作的生活基地里留下足迹。他目睹了沧桑巨变的历程,他用他的画笔让人理解他的追求,虽然时过境迁,他笔下的那些人物仍保留着朴实善良之美,那些能够留给人们美好回忆的动人形象跃然纸上。”而韩黎坤教授在他的评论中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概括和阐述:“刘振夏有极强的西洋素描功底。不像一般画人物画的会一手肤浅的素描。他能深入刻划,研究形体细节。所以他自如地在整体中把握形体特征,有选择地运用形体细节充实强化特征,他随手的写生很传神,他的人物作品深入而富有个性。”而我以为正是他一生不平凡的经历构成了他不平凡的艺术。因为除了这些特色以外,刘振夏的作品还具有概括、明朗、强烈、大气这样的优点,他的水彩透明而大块,在素描上讲求厚重、准确和强烈,速写生动传神,充满生活气息,国画率真粗犷,言简意赅……,概言之,他的作品闪耀着他的智慧之光,倾注着他的审美理想。他常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对传统技法取之有道而又根据对象为己所用。他坚守着“生活是创作的唯一源泉”的信念,他笔下的人物准确、鲜明、生动,充满生活的气息,十分善于概括和提炼。这正是源于他不平凡的生活阅历和人生体悟,他对生活动之以情,有感而发,凡此种种构成了他的艺术风采。这几期《美术报》连续的刊登,尤其是本期的特刊,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立体的刘振夏。
我衷心祝他走得更远!

       (蒋跃:中国美术学院教授、《美术报》副社长)

 2010年深秋于浙报大楼

热词:

  • 刘振夏
  • 艺术家
  • 国画家
  • 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