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复出”的刘振夏 水墨人物画的新高度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3日 11:5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就蜚声于中国人物画坛的刘振夏,在“消失”了近三十年之后,在人们的疑惑和期盼中,终于“复出”了。他奉献给人们的是水墨人物画的新高度,带给人们的是惊喜和深思。

       前人曾有“十年磨一剑”之说,而刘振夏为了提升人物画创作的艺术水平,竟然“磨”了三十年,这是何等的气度和胸襟!

       刘振夏的丹青之路和他的生平一样曲折而有传奇色彩。复杂的家庭背景,造就他倔强的性格;艺术的天赋加上勤奋,造就他青少年时期的画名。早在1978年,他的水墨人物画就被方增先老师偶然发现而大加赞赏。三年后,他第一次在苏州举办个人水墨肖像画展,继而上海电视台拍摄了他的专题片,上海中国画院程十发院长邀他去办观摩展,江苏美术出版社为他出版画册。后来,我所在的江苏省美术馆也邀请他来南京办展。就在如日中天之际,刘振夏却一反常人做法,婉言谢绝南京之行,而且从此不再以作品面世。有着远大艺术理想的刘振夏不愿被市场经济刺激下的种种应酬——买画、求画、笔会等等所困,他选择了一条寂寞耕耘之路。如他所说:“我要用中国画特别是文人画的笔墨趣味,挥洒出形象各异、既有深度而又生动的古今人物画来,无疑我是在接受一种挑战,因此我只能把有限的精力集中在这条艺术道路上。”于是,他将画室题名为“默存斋”,甘愿在淡泊中面壁,在静默中追求。

       三十年间,刘振夏坚持在生活中体验、写生,寻找机会下厂、下乡,无论到边疆、到国外,从不停下手中的画笔,以自己的方式从事人物画创作。一幅作品,往往反复重画,直至满意方休。其间撕画无数,焚画多多。一幅题为《旅途》的大幅创作,为了画出七个不同生活经历的旅客的不同生活情态,他不知画了多少人物速写,前后历经十七年才最后定稿,呈现给观众的是七个形神兼备、性格各异、生动而深刻的艺术形象。纵观他这些年所创作的《西北风情》系列、《远去渔歌》系列、《古风传奇》系列、《难忘印度》系列等,他都以自己敏锐的观察力,独特的审美眼光,捕捉住不同人物的精、气、神,凸现出各自的个性。与早期创作的《渔婆》相比,在艺术精神上一脉相承地展现出人性之美,而在艺术表现手法上则有了新的突破。同是老汉,陕北牧人的敦厚质朴,不同于江南渔民的机敏干练;同是少女,陕北牧羊女的羞涩憨厚,不同于江南渔姑的开朗倩巧。至于印度街头相手场面的传神,伏虎罗汉的禅悟,草圣张旭的忘我,还有《三英战吕布》中对各历史人物个性风神的绘写和笔墨虚实浓淡的安排,都达到举重若轻的淳熟之境。

       说到笔墨语言,这其实可以说是刘振夏三十年间孜孜以求的核心,也是20世纪以来整个中国水墨人物画界所共同关注的学术课题。从徐悲鸿、蒋兆和开始,就在追寻着如何将写实人物体面造型与中国传统写意笔墨趣味相融合的问题;或者说,如何把素描功夫转换为水墨语言的问题。在这一进程中,大体上逐渐形成北方和南方两种各有特色的艺术取向:北方人物画多吸取山水画的“皴擦”和“积墨”来处理体面的转折关系;而南方的人物画则更多地借鉴了花卉技法中“勾花点叶”的笔法,一笔落下,夹色夹墨,构成多层次的色阶,表现出体面的转折和光影、体量,清新透明而灵活多变,更体现出“书写性”笔墨语汇的特色。刘振夏基本上是沿着后一条路子在继续探索。其难度正如方增先所说:“中国画笔墨语言的特点是自然而不是造作,它能通过随意的挥洒来启发诗的境界和情感。这就像是在驾驭一匹狂奔的千里马,若它不狂奔,则失其本真;若它不被驾驭,则不能驰骋。可这又谈何容易呢?”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刘振夏正是在不懈的艺术追求中,实现了束缚中的自由,实现了“烈马惊车自从容”。凭着他对人物体面造型入木三分的理解,对形体敏锐的捕捉力,对笔墨语汇的驾驭力,使他能够既准又狠,下笔到位,笔笔“写”出,质感、体积、透视、虚实、节奏俱出之,在看似随意而酣畅的笔墨中,体现出完美节奏和传神达意的效果。因而方先生新近为他写了《寂寞修正果》的序文,热情称赞道:“我从刘振夏的画里看到在深入严谨的结构下,外松而内紧,一气呵成,达到下笔如有神助的境界。”冯远先生则认为:“刘振夏的艺术观念体现了中国文化的丰富性、独特性和经典性。应该说,在写意和写实、造型和笔墨的问题上,他取得了独到的成就,达到了新的高度。”

       的确,用“写意”的笔墨,创作“写实”的人物画,这正是20世纪中国人物画对于传统人物画的一个重大发展,其历史还不到百年。有关水墨人物画的写意精神及笔墨与造型融合的问题,显然已取得丰硕成果,但仍然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这条探索之路,中国人物画界还将长久地延伸下去。我以为,最要紧的是深入把握传统与现实的智慧、千锤百炼的技艺和耐得寂寞的心境。这也是刘振夏的“复出”及其创作成果所给予我们的启示。有人说刘振夏是“奇才”,有人说刘振夏是“怪才”,都有一定道理。我要强调的是,刘振夏水墨人物画的艺术品位和艺术高度,充分证明他是一位为振兴华夏人物画而生,真正“澄怀观道”“传神”“写心”的艺术家!

       (马鸿增: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美术馆研究员,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2010年11月于金陵十门斋

热词:

  • 刘振夏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美术
  • 搜索更多刘振夏 艺术家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