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庞薰琹家族 一家三代九画家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4日 15: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周刊》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庞家连续三代夫妻子女无一例外都是艺术家。美术史论家李松涛说过他们家族对中国艺术界贡献之大,但鲜为人知的,还有他们对常熟、上海、北京三座城市的诸多贡献。

       1906年诞生于江苏常熟庞氏家族的庞薰琹无疑是常熟的骄傲。画家们称他为“中国前卫艺术之父”、“中国近现代艺术巨匠”,工艺美术家们称他为中国工艺美术事业的奠基者、拓荒者。他在北京创立了中国第一所工艺美术学院,为中国培养了最早一代工艺美术人才和工艺美术教育骨干。

       在常熟清末至近代的八大名门望族中,庞氏居第二,仅次于翁同龢家族。“读书立品”是庞氏家族的传家宝。到今天,从位于常熟市古城区中心的庞家大院的规模中,还能依稀回望这个家族的昔日荣光。1844年庞大堃的独生子庞钟璐成为庞家继父亲及叔父庞大奎后的第三位举人,颇受体仁阁大学士、同治帝师翁心存(翁同龢之父)赏识,并成为翁心存弟子。三年后,庞钟璐被道光皇帝钦点探花,官至一品大员,曾赐紫禁城骑马。而庞薰琹就是庞钟璐的唯一嫡传曾孙。

       庞薰琹出生时正是官至太常寺少卿、通政司副使的祖父庞鸿文辞官南归时。庞鸿文主纂的《重修常昭合志稿》,对常熟的文化贡献甚大。庞薰琹的子女也听父母断断续续谈过庞家的故事。“听父亲说,日本人占领家乡,抢劫庞家的文物、珠宝、古书,用船运了三天三夜,抗战胜利后在上海看到老家收藏的古书,其价格可以建造一幢花园洋房。”庞薰琹之子庞均说。而庞薰琹长女庞涛回忆:“我母亲说当时去了常熟才是奇怪呢,在厕所里捡到很贵重的东西,翡翠,一大串的。”2008年起常熟市相关专家就建议尽快修复庞家大院,将庞鸿文宅修复后开辟“常熟方志馆”,将庞薰琹故居修复后展示庞薰琹生平事迹和艺术成就。

       中国美术教育家、史论家温肇桐认为从审美思想和创造性艺术劳动着眼,庞薰琹应该而且必须与元代的黄公望,清初的王翚、吴历并名,因为他们都反映了自己的时代,成为常熟历史文化名城必不可少的重要内涵。1991年6月20日庞薰琹生日那天隆重开馆的庞薰琹美术馆是常熟第一所美术馆。雕塑大师刘开渠创作的庞薰琹汉白玉胸像,就安放在馆前左侧花草丛中,露出安详、单纯的笑。

       庞薰与常熟:少小离家老大回

       中央工艺美院推动了全国工艺美术的发展,常熟更不能例外。1978年傅庆徐因筹建常熟工艺美术职工大学,第一次到北京白家庄拜访庞薰琹。庞薰琹十分爽快地受聘为常熟工艺美术职工大学顾问。1979年6月,70多岁仍乡音未改的庞薰琹在回常熟的公路上,心潮澎湃。“他贴着车窗玻璃,盯着由灰淡渐渐清晰的虞山,询问山上的城墙还有没有,兴福寺保存得好吗?对家乡的无比热爱显于脸色。”傅庆徐回忆道。1979年距庞薰琹1936年母亲病逝奔丧回常熟已过43年。

       庞薰琹出生时常熟尚有七条河,自古称七弦。庞家位于第一弦,因此祖辈为他取名庞薰琹。庞薰琹有“家在琴川第一弦”的画印,笔名“鼓轩”也是取自常熟老家的“铜鼓轩”。江南水乡的刺绣、绣花给了庞薰琹最早的艺术启蒙,小时,每逢家中晒旧衣,衣服的款式、图案、色彩,都让他“进入了如醉如梦的‘美’的境界”。庞薰琹的姐夫是上海名医金问淇,但15岁就从常熟到上海震旦大学学医的庞薰琹总是心有不甘。

       1979年他在常熟工艺美术职大与家乡人分享了弃医从艺的经历。外国神甫对他说:“你们中国人成不了艺术家!”“你等着瞧吧!”庞薰琹回宿舍雇辆黄包车就把行李拉走了。1925年从上海港起航的法国邮船“波尔特加”号载着19岁的庞薰琹到巴黎,那时毕加索、勃拉克、莱歇、恩思特等名画家正云集于此。

       在巴黎博览会,庞薰琹生平第一次看到什么是工艺美术,他想进巴黎高等装饰美术学院学习。“第一天去学,他们同意我入学,误认我是日本人。第二天一看我的护照是中国人,对我说不收中国人!”庞薰琹讲到这里已是热泪盈眶,“从那时起,我下决心争口气,在我们中国也办一所工艺美术学院。”1995年巴黎高等装饰美院与中央工艺美院结为了友好院校,互派老师和学生合作交流。院长做梦也不会想到,中央工艺美院的创建人,就是被自己学院拒之门外的中国留学生庞薰琹。

       但这一路走来,举步维艰。庞薰琹涉足工艺美术时,中国现代工艺美术几乎是空白。庞涛说父亲当时不断地讲,到处给人讲要办工艺美术学院,还和教育家陶行知长谈了三天。1952年,周恩来同意建立中央工艺美院,向国务院和周恩来总理呈送建院计划的就是庞薰琹。1956年中央工艺美院终于诞生,作为国务院任命的第一副院长,庞薰琹主张开办现代设计教育,培育现代设计人才,但上级领导手工业管理局局长兼院长则主张发展特种工艺生产,谋求换外汇。矛盾中,庞薰琹1957年被打成美术界头号大右派,蒙冤22年,病中的妻子丘堤听见批斗丈夫的消息,心脏病加重,过早离开人世。

       1979年从常熟返京不久,庞薰琹才恢复中央工艺美院副院长职务。但在常熟庞薰琹仍意气风发地指出工艺美术在人民生活中的重要性,提出设计要美化、时代化、民族化,要提前考虑设计,要表现出中国的风格。他还饶有兴致地看了常熟花边厂、木器厂、工艺美术厂和金属工艺厂等生产单位,提出指导意见,并勉励设计人员“希望你们将来都成为总设计师”!

       他身在京城,心系常熟,一手扶植家乡的工艺美术教育事业,他建议常熟工艺美术职工大学“考虑逐步发展为省立的学校”。他在通信中指导教学工作,派中央工艺美院教师李永平到常熟担任图案教学,向学校赠画赠书,为学生的毕业论文题词,并安排留校的毕业生到中央工艺美院进修。

       1982年庞薰琹给傅庆徐写信:“希望这个学校在工艺美术事业方面作出贡献,工艺美术事业毫无疑问将会有很大发展,因为它和人民的生活有着密切的关系,我时常在想,是不是能把常熟建设成为一个工艺美术的城市,特别是把农民手工业与发展旅游事业结合起来。”庞薰琹在信中建议将“手工织制装饰布”作为一个研究课题,他认为装饰布不是搞一些“壁挂”,而是如沙发布、汽车坐椅布、窗帘布一般实用才对。

       1983年他为常熟工艺美术职工大学书写校牌和校徽时,希望学校办实习工场,用常熟土布机织装饰布。“我法国回来后做的窗帘,就是用常熟这种土布,可惜当时的土布褪色。现在用粗纱或棉线和麻线结合起来,或用人工纤维混合起来,就是横条和竖条的经纬线,色彩要现代化一些,先小批量,有一定技术后再扩大为沙发布、宾馆的装饰布。”庞薰琹对傅庆徐同时说道,“我正在写回忆录,很想在秋天到常熟来租个房子写回忆录。”可惜两年后他在北京病逝。

       庞薰琹生前不开展览会卖钱,也不出国展览卖钱,美国《生活》杂志负责人想把他的画全买去时,他手头正紧,却坚持不卖他国。庞薰琹一生留下的绝大部分作品都献给了家乡常熟。

       从发起“决澜社”到迎接上海解放

       庞薰琹在巴黎时,巴黎还是世界艺术中心,艺术市场空前活跃。年轻的庞薰琹在异国已有名气,不少人求他作画。他1929年去德国考察现代设计学校包豪斯时,两家报纸报道这位23岁的中国画家,并刊载德国画家为他画的漫画像。

       巴黎一位子爵想和他合作,每月两千法郎,暑假还可去海滨住两个月,路费、吃住全包,但庞薰琹拒绝了。“很多人都劝他,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地方比巴黎更适合画家的了,你会后悔的,但他还是说要回中国。”庞涛说。

       1930年庞薰琹回到故乡常熟,在故居铜鼓轩一头钻进中国画论、画史中,并对照西欧美学思想,写成颇具影响的学术著作《薰琹随笔》。那时,温肇桐等常熟美术青年想在常熟掀起新美术运动,扭转“四王”模古颓风统治着的常熟画坛。几次交往,庞薰琹欣然同意作为旭光画会的发起人之一加入他们。温肇桐说因为庞薰琹和大家一样认为:学了画,不应该“聊以自娱”,应该面向社会;不仅要改变常熟画坛,还应该尽力来改变中国画坛。

热词:

  • 庞薰琹
  • 家族
  • 三代
  • 画家
  • 搜索更多庞薰琹 家族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