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借我秃笔写感慨——品读蒋兆和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05日 13:4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明末清初,随着时代的变革,亦是中国文人画家艺术创作思想空前活跃和个性彰显的时期。诸如八大山人、石涛、髡残、渐江、梅清、查士标等等晩明遗民,其作品都有着共同的情感指向,即反映亡国丧家之痛。且不管采用何种表现形式,山水、花鸟,抑或人物,都离不了这样的情感范畴,无疑,这是时代使然。石涛语:笔墨当随时代。不单是指表现技法不应因循守旧,要顺应时代,有所创新和发展。更主要的是,在创作思维上,要忠实于自己的情感,即自己对所处现世的切身感受,真实地反映时代。

       如你所知,艺术创作是作为创作主体的艺术家个人情感的真实表达,在观察、思考、认知水平、表现角度等方面,无不带有作者强烈的独立性,尤其是绘画。在画人中,流行着这样通俗的一句话:“画自已”,即是此理。无疑,如果在艺术作品中,没有注入作者的真实情感,连自己也感动不了,那又怎能感动别人?自上世纪中以来,在艺术创作中,盛行着为人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创作手法,忽略个体感受,屈就于大众的浅表情感,或者被大众浅表情感所误导,了无自我。实际上是被意识形态和教化所左右和时代所绑架,与真正的艺术规律相违背。如此,所产生的作品自然是迎合、臆造、好大喜功、荒唐浅薄的混合体,自然说不上“反映时代”,只能说是“跟随时代”罢。

       反映时代与紧随时代是有所区别的。一个是身处时代之中,却保持个体的独立性,超然于外,冷眼旁观,我思,故我在。一个是厕身时代的洪流,随波逐浪,个体臣服于整体,遵命前行,不越雷池半步。回过头来看,上世纪中以来,我国美术界的主流便是“跟随时代”,其恶果便是大师鲜见,经典作品难觅。画人多的是唯唯诺诺,有意无意地沦为颂德拍马的吹鼓手,以及产生数不胜数,听命炮制的假大空作品,即所谓“喜闻乐见”的平庸之作。相比于短短的民国时期的大师辈出,佳作频现,可说是无可道哉!

       在艺术创作中,“反映时代” 和“跟随时代”,究竟那一个是艺术家的行为准则和良心?我们不妨从已故现代国画大师蒋兆和先生不同时期的存世作品中,细细的品读其艺术思想和考究其心路历程,自然不难得出结论。

       蒋兆和,祖籍湖北麻城,1904年生于四川泸州;原名万绥,自幼家境贫寒。1920年至上海谋生,曾画广告,从事服装设计,并自学西画。1927年受聘于南京中央大学,为图案系教员。1930-1932年任上海美专素描教授,1937年任京华美术学院教授、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教师。1947年受聘于国立北平艺专。1950年起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纵观蒋兆和先生一生的绘画创作,我们不妨以时间为分水岭,即以翻天履地的一九四九年作为基准,粗分为前、后两个时期。这两个时期的艺术创作,虽然在笔墨技法上是一脉相承的,且有所发展。但是,在创作思想上,却前后回异,互相对立,毫无共通之处。毫无疑问,蒋先生四九年以前的创作,通过自己独特的情感,揭露社会,展示时代现状,透露出悲天悯人,至善至美的人性。蒋兆和先生出身于社会底层,并未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由画匠而教授,可说是磨难不断,人生坎坷。正是由于先生来自底层,自然对当时的中国社会有着切身和独特的真实感受,这亦是先生这一时期的作品采取现实主义创作方法,且能拨动观赏者心弦的原因。

       如你所知,在绘画艺术上,所谓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便是关注现实,关注生活,关注人生,对社会有着强烈的批判性。我们不妨看看这一时期蒋先生最重的代表作《流民图》,便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该作品1941年至1943年创作完成,高2米、长26米,所表现的是受战争所迫而逃难的贫苦百姓悲惨的生活。画中一百多个流离失所的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形象,与真人比例等同。人物个性刻画鲜明,形象呼之欲出。场面宏大、悲壮,全画被一种摄人魂魄的悲怆无助的氛围弥漫渲染,强烈地表达了作者悲愤莫名的情绪,真实地反映了那个特定的黑暗时代,不失为我国现代美术史上的现实主义巨作。整幅画卷,由右至左依次展开。首先出现的是一位拄着棍子的老人,满睑无奈。其身边还有一位气息奄奄卧地不起的老者,围着他的是二位妇女和一个牵驴人,似乎回天乏术了。再往下,是扶锄的青年农民和他的直面死亡而惊恐的妻女。抱着死去小女儿悲泣的母亲,那远去的哀号,如今似乎还可依稀听到。在空袭中紧捂着耳朵的老人,以及扭抱在一起、仰望着天空,露出无助眼神的妇女、儿童。颓垣断壁、尸身横陈、荒郊野鬼悲泣。再往下看,是乞丐,逃难者,受伤工人,疯女,弃婴,盼望亲人归来的城市妇女,走头无路上吊自杀的父亲和哀求他的女儿,迷惘和痛苦交织的知识分子等。真所谓“残尸漫山野,千里无鸡鸣。霜骨映寒月,视之裂人心!”

       创作于1948年的《一篮春色卖遍人间》,画中人物只有一个卖花女,尺幅并不大。但给人的视觉效果和心灵震撼,并不亚于巨作《流民图》。卖花女的形象由简练得有些随意的线条构成,女孩清瘦的脸上用淡墨渲染,衬以手中的花蓝及鲜花,可谓唯美至极。而画面中透露出如八大山人般的冷逸风格,观之令人心寒。卖花女与鲜花,苦难与希冀,正是此特定的黑暗时代底层社会的真实写照。如果说《流民图》是以宏大的场景和坦陈直露的创作手法,加之于观者强烈的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憾,那么,《一篮春色卖遍人间》便是以其概括的象征性的人物形象,似一首忧伤的小曲,在死寂的夜中悲鸣,使我们触摸到作者情感的跃动,从而领悟那个时代的真实。

       蒋兆和这一时期的作品,除了《流民图》和《一篮春色卖遍人间》外,主要的还有《卖子图》、《流浪的小子》、《卖小吃的老人》、《小子卖苦茶》、《朱门酒肉臭》、《阿Q像》、《乞归》等等。无不是以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为上世纪中以前民国时期的中国社会作了真实的传神写照。蒋先生来自于社会底层,正因为如此,其情感是和劳苦大众共通的,才能如此深刻地反映他们的喜怒哀乐,并不是今天的艺术家们所谓的“深入生活”,以局外人的身份渗透其中所能做得到的。民国时期,在艺术创作上有“为人生而艺术”的提法,而蒋兆和正是这一提法坚定的和成效卓著的践行者,在美术界,可说无出其右者。

热词:

  • 蒋兆和
  • 艺术家
  • 国画家
  • 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