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哈孜·艾买提的天运画道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3日 17:2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他是中国画坛上的一棵苍劲葱绿的大树,他是西部画坛上的一只雄鹰。在苍凉瘦脊的土地上营造了一方肥田沃土,让桃李繁衍,雄傲天下,他就是全国享有盛名的维吾尔族画家哈孜·艾买提。

       知晓哈孜·艾买提所任职务的人并不多,而他的画作,无论是油画还是中国画犹如一部史诗沉重地熨烙在人民的心里,铭刻在时代的断层。谁都不会忘记,在60年代他的一幅《罪恶的审判》似从九天飞掷的陨石在中国绘画的江海里腾起了冲天浪花,余波荡漾了半个世纪。这位中国神山圣土孕育出的传奇人物,今天已是年逾花甲而肩负重任的老人。作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新疆文联主席的哈孜·艾买提现在仍然笔耕不辍。

       在笔者与他晤面的第二天,这位老人就要飞抵北京,将疚人民大会堂新疆厅的绘画和装饰作再一次细察和修葺。这是北京的召唤,这是新疆一千七百万各族儿女的重托。三十多年前,还是英姿焕发的哈孜·艾买提就以他雄浑的思想洞察力和精湛的艺术大手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展示艺术的魅力和西部山水的神韵,风物人情的风采。弹指一挥间,山河依旧,时代翻新,祖国强大了,人民成熟了。哈孜·艾买提的绘画艺术随着岁月增长而勃发出了青春。当我们重温他的各个不同时期的绘画作品时,渗透出来的无不是画家的责任感和与大众息息相通的感情世界。哈孜·艾买提就是这样一个把"手脚还给森林,骨骼还给泥土。千毛发还给草木,脂肪还给火焰,血水还给河川,眼睛还给天空"的中华民族骄子,他吸吮着大地母亲的营养,反哺于民,一种传统的孝感和肩负时代使命的赤子之情从他的作品中深刻地流露出来。

       哈孜·艾买提的作品既是现实社会的晴雨表,同时亦是中华民族中各个民族在祖国大家庭中民族精神、民族文化、历史渊源的回顾与追溯。他从不同的侧面去剖析和研究东方民族在各个时期的演绎和发展。无论是《驼铃》、《刀郎魂》、《唱不尽的心声》、《罪恶的审判》等鸿篇巨制或是即兴之作,全都是历史的音符和时代的标点,它不仅仅是哈孜·艾买提绘画艺术成熟的体现,更重要的是他从政治的、历史的、现实的、浪漫的高度从东、西方绘画历史中单纯欣赏价值的窠臼中脱颖而出,让绘画艺术服务于人民和社会。“川渊深而鱼鳌归之,山藏而禽兽归之,型政平而百姓归之,礼仪备而君子归之。故礼及身而行修,义及国而政明。”哈孜出生在共和国诞生的前夜,从小就沐浴在高层宗教人士家庭的知识氛围中,同时又目睹了旧中国少数民族备受政教合一和国民党反动政权的双层压迫的各种惨景。这种特殊的背景和生活无疑给哈孜·艾买提绘画艺术的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一开始他就清醒地体感到了人是主宰和导演万物的轴心。江山多娇,大地风物,春华秋实无不与人的喜、怒、哀、乐密切相关。因而在哈孜的笔下更多的是人物,叱咤风云的、美丽高贵的、勤劳勇敢的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被他描绘得栩栩如生,跃然纸上,艺术地再现了时代的风貌和历史的端倪。哈孜·艾买提绘画艺术的民族风格大多是以他独特人物造型辅之以场景、山水风貌、自然景观和西部土地上的特殊氛围而完成的。他的每一幅作品都让人读后掩卷长思。作品的生命力和感染力并不在于画家知名度本身,而在于深邃的时代主旋律和取材平凡又包容重大的主题思想所产生的冲击波。

       他的作品主要是人物,是长期生活在古丝绸之路上西部的维吾尔民族。他调动艺术家的想像和构思将西部人与大自然相伴为生的宏伟场面和生活情景提炼成精彩的画面奉献给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这种从感性上升到理性化的作品给人以享受和感奋,给人以沉思和反省。他的油画《驼铃》采用冷色调的笔触,将西部的雄伟与壮观、深厚与悠远、苍凉和古朴融为一体。远山、落日、清真寺和白杨无不为主人公骆驼客层层铺垫,使之在现代气看书中蕴藏着丝绸路上的古韵,给人以雄关似铁、生活如夏的启迪。画家笔下的骆驼,既不昂首跃蹄,也不独行徘徊,而是稳健豪迈的雄姿。每一峰骆驼都显得踌躇满志。这种拟人的点染无不让读者油然产生强列的生和责任感和锲而不舍地对生活和理想的追求精神。

       谈及哈孜的绘画作品,人们自然会对他的《罪恶的审判》津津乐道。在评论家的眼里,《罪恶的审判》似乎成了哈孜·艾买提的登峰之作,其实哈孜·艾买提的作品更多的是歌颂生活,弘扬民族精神,传递时代信息的世纪录相,这在他的作品中占有相当的比重,由此而幻化出时代的闪光点和民族之魂的上乘之作实际上是哈孜·艾买提为追求的境界和初衷。至于他的具有深刻揭露和批判的作品,只是画家从那个时代走进新时代对旧制度和对宗教法庭发起的射击,其目的在于洞穿罪恶,创造新生。当然笔者对《罪恶的审判》这部作品免不了再作述评。在这里我要说及的是哈孜·艾买提的祖国情怀,西部情思。

       啄破沉重的夜壳,你是启明星,无意与璀璨的星空争辉,你只把生命的燃烧,献给苦行的旅人让短暂的次烁,启迪一个辉煌的破晓。

       这难道不是哈孜·艾买提?就是他,一个从大漠走出来的民族的儿子,一个驼着千佛洞的佛光神韵而走出的现代"马良"。

       一生转战三千里 一剑曾当百万师

       哈孜·艾买提的哲学思想和文化底蕴是造就他成为艺术家的摇篮和基础。只有思想的成熟才能达到艺术的练达。艺术家和画匠的区别就是思想和文化的差异与区别。哈孜·艾买提的父亲不但是一位具有深厚爱国主义思想感情的宗教人士,而且在对子女的教育与熏陶方面又是一位离经叛道者,他认为伊斯兰教的信仰与其他民族一样均属于各自信仰而已,它并不能替代中华民族悠久的灿烂文化。对古代文化和各民族文化包融兼收为其所用才是民族振兴、国强家富的可行之途。当绘画天赋的细胞在哈孜.艾买提的孩提时就展露时,当年在当地就属于知名人士的人们不得不对哈孜在庭院空处所作的绘画提出非议。按照伊斯兰教的教规在教堂和宗教人士的家中是不允许进行人物绘画的。如果按照这教义的沿革,从哈孜·艾买提的身上崭露出来的艺术幼芽就必须扼杀,然而哈孜·艾买提的父亲毕竟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父亲。在他看来,如果有天才的存在就在于孩子在发蒙时所产生的正确的爱好和渴求的萌芽。他的父亲力排众议满足了孩子的要求。哈孜·艾买提在艺术上的成功有一半应归功于他的父亲。因为他的父亲藏有三百多本珍贵的各种手抄本,这是哈孜·艾买提求之不得的精神食粮它是加盐的奶茶,是加碘的食盐。众多的手抄本无疑给哈孜·艾买提这位少年最终能成为当代艺术大师和艺术界举足轻重的领导人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如果说哈孜·艾买提在艺术上的成就令世人瞩目的话,倒不如说他从自身的成长而看到了教育事业的重要性。他将一生中绝大部分的时间和心血全用于教育事业上。早年,在新疆这块穷乡僻壤还没有一所艺术学院,在自治区党委和政府的关怀下,开始筹建新疆艺术学院。此时的哈孜·艾买提是学院筹备组的副组长。学院落成后,他担任艺术学院的院长,一当就是10年。在10年间,他在三尺讲坛上诲人不倦,栽培一棵棵桃李,培养出一批批艺术人才。教育无穷期,笔耕无止境,人才从学院走出去,作品从他的笔端涌出来。教育事业和作品创作的双丰收就是哈孜·艾买提的最大追求和满足。哈孜曾诙谐地解释说:“哈孜是生命的意思。我最深的体会是:教育是国家强盛、民族兴旺的生命之根,幸福之源,成功之本。”一个好的学样,一个好的导师必然带出一群人才,一大批德才兼备的艺术精英,一大批在中国和西部画坛上硕果累累的艺术家。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平生执教,有三千弟子,七十二圣贤。哈孜·艾买提在艺术学院10年的教育生涯中,培养出了像买买提·艾依提、吐尔迪、依明、万世清、崔谷平、巴光明、胡继杰、杨树生、王金安、王国林、毛玉龙、玉素甫江、艾不都提、依明阿斯勒、热孜曼吐尔地、依明江等一批独有建树,享誉西部及至全国的艺术人才。这是哈孜·艾买提最为欣慰的事,这也许是他的最高追求。

       “圣人知心术之患,见蔽塞之祸,故无欲,无恶,无终,无远,无博,无浅,无古,无今,兼陈万物而中具衡焉,是故众异不得相蔽以乱其伦也。”用荀子的这段话来比喻哈孜的教学思想虽然不是那么贴切。但无论如何我们都从他的教学活动中窥探到了他的胸怀和高风亮节的情操。

       自古以来,弟子以其好的导师而自豪,导师以其成才的弟子而安慰。这种教育思想的承传美德,往往是无独有偶。十年前,哈孜·艾买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新疆厅以他高超的技艺和画风设计绘制的《天山颂》巨幅壁画不仅说明了他艺术造诣的炉火纯青,同时,也是对新疆儿女在新时期突飞猛进的注释。

       哈孜·艾买提的弟子胡继杰在新疆人民大会堂巴州厅创作的大型壁画《东归》,又再度展示了吐尔扈特人在18世纪中叶万里回归祖国的壮举。从这似乎偶然又势在必然的师徒之间各自的创作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教育的承传作用是不言而喻的。

       哈孜·艾买提对其父亲思想的承传,对伊朗细密画,对千佛洞石窟、壁画的承传和借鉴。他的弟子们对哈孜·艾买提教育思想和艺术的承传无不一脉相承。他们的成功无不饱含着一种看似清平清高的富有财富。“祷檀香净好移居,家具何曾满一车?留得累人身外物,半肩行李半肩书”。用清代张问陶的这首诗来形容和比喻哈孜·艾买提和他的弟子们在追求知识和艺术上的取舍是再恰当不过的了。

       在哈孜·艾买提的身上有的只是共产党人的责任和艺术家的清贫。他所创作的价值连城的作品不为自己所富而为人民所需。这就是清贫和富有的辨证法,这就是职务和责任的价值观。

       哈孜·艾买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个人的画室,他有调拨资金的权力,他有致富生财的资本,但一个共产党人的职责使他行使手中神圣的权力时,不以谋私为荣,身为自治区文联主席、全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的他按正常程序为自己建一座画室又何尝不可?可他的天性就是宁可贫我一个,多肥天下人才是他的初衷。他的任何一幅画至少也值十万八万,难道真的是懂艺术的人就不懂金钱?非也,而是人民的艺术家更懂的是将艺术奉献给人民。于是,哈孜·艾买提的画室至今还是他心中的夙愿。他的更高境界是“一身转战三千里,一剑曾当百万师”。在名利面前,哈孜·艾买提则是“长城万里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热词:

  • 哈孜·艾买提
  • 艺术家
  • 艺术
  • 油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