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我与书法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5日 13:0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书法与我本来不是主业,自然也不在乎有无市场,所以放笔写来,随它去了。当今书坛异彩纷呈,洋相百出,听说某书协领导换届以后,在任期间已收了藏家订金数万,卸任后字仍未还完,后来人家干脆不要字了(此时领导的字已经成为废纸),钱也还不起,藏家只有堵着门骂娘。

      遭遇此窘境,对我们写字的都是一个警醒。不要张口闭口说自己是搞书法的,须知写大字尚离书法还差着行市呢。当然也要给某些藏家提个醒,一听说谁写字画画的冠以什么主席、理事就不分清红皂白地买回来一大抱,将来待他们换届了保准让你欲哭无泪。当年,白石老人一介布衣,梵高困顿得连饭都吃不上,徐青藤晚年饿死在草垛上。但他们身后享有大名,可谓高山仰止啊。画价何止千万。

      大师已去,唯艺常新。我眼中什么最重要?纯粹的艺术,美轮美奂的山水美景,赏心悦目的书法名画。有人问:“你的字、印好在哪里?怎样来欣赏?”我一时愕然,竟不知从哪儿答起。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我开始临书,《张迁碑》、《黄庭坚诸上座帖》等轮换着临。一日,在小学老师家见到上海出版社的《书法》杂志,内有徐生翁的专题,字写得歪歪斜斜,当时颇不以为然,心想一个老人字写得如此笨拙还去发表,也不觉得脸红么?不曾想二十年后重临徐生翁的字而爱入骨髓,而对刘正成等人未把徐评为二十世纪十大书法家甚是不解。也在此看到周慧珺书鲁迅诗册,佩服至极。当然现在周字我已不屑。读懂一张好的书作或一方好印章,非数十年修为、读书、读印、读帖,而不能解其中玄奥,步入艺术的殿堂非易事也。

      上周我回安徽老家办出国护照,不期而遇,在友人处忽然见到十八年前我所绘《芦花双鹭图》,当时血气方刚如出生牛犊不怕虎,拿笔就干,挥墨运笔自然也有几分天趣,而题款已深恶之。欲撕毁,友忙阻拦,并发话用现今五张画也换不去也。

      我的字大抵可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八十年代不成熟的章草,九十年代苏轼的行书及至如今的民间书风,跨度很大,令人感慨地是什么环境下书写什么样的意境,北方水土养育了我,使我感恩,给了我奔放豪迈的情怀,才使得笔底、刀下流淌着大气、凝重、拙朴、天真。
                                                              
      2007年4月19日于问梅堂

      作者:程风子

责任编辑:邓莫南

热词:

  • 我与书法
  • 程风子
  • 艺术
  • 搜索更多我与书法 程风子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