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韩浪的信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10日 11:3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邹本虹个人主页  

  本虹兄:

  今天看了一本画展的集子,里边有你的作品。

  我先是随手翻过,但翻完了整本集子,倒是你的画把我卡住了,翻来翻去的就是不愿翻过去,就像磁铁吸住了铁钉。其中的滋味就像是吃了山里挺苦的茶酒而味道的甘慢慢渗来。忍不住,几回回重新翻过来,又几回回重新翻过去。直到印有你作品的几张雪白的哑光纸开始显脏,边上印满了汗色的指印。

  讲真的,这批作品比起从前我读你的画时,上了好几个层次,但又保住了那种与生俱来的真诚与生拙。而理性和控制能力的提高,又使你的感性成就了满纸的沉郁凝重,苍凉拙朴的境界。见上大道的端倪。

  古往今来能上大道的人是很少的。因为每个人修来的缘分和福分各有各的深浅。为此,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本虹,我为你祝福。

  看你的山水画气象深严,既有宋画的气度,又有清代石溪道人的笔墨,一派青苍浑然。既有清代龚柴丈的深厚,还略有元代王叔明线痕墨迹,而且这一切都是自然流露,毫无生硬之迹。无论树木的穿插,云烟的出没,巨石悬崖,无不是随手安放,但又暗合法度。还有最令我感叹的是,你当初苦练书法而修炼出来的笔道线条,现在更显出你画中国画山水优势。

  由于受到你的启发,我这些日子也在发狠的练字。上天对我不薄,硬生生地天南地北的让我多了一个督促我上进的学弟,为此,我暗暗窃喜地一个人偷偷喝了好几回很甜的糖水。

  昨晚,准备睡了,一闭上眼睛,又无端想起你的画。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翻来覆去地假寐,朦胧中我仿佛回到大山里去了。没头没脸的灌木,重重叠叠苔衣的岩石,雪白如练的溪流,莽莽苍苍浑厚华滋的丘壑,无不笼罩在一片薄薄的岚气之中。而这片岚气是由一笔一墨、一勾一勒、一皴一擦中共同发生出来的感觉。为此我常常叹息,又长长叹息,这一切都是我等魂所昄衣的家园啊。想到这,我索性坐起来拧亮台灯,再读你的画。读着读着又感到很多话语要跟你说。手已伸到电话机旁,就又硬生生的收回来了。因为一看表已经深夜两点了。

  此刻从刘公岛那边漫过来的海风摇晃着你的窗帘,略带着咸腥味月光把你画案上的老石砚和砚边上的半截老墨,还有老墨旁边的几管旧笔,还有旧笔旁边画到三分之二的半纸河山染成一片银白。画室的靠墙有一个小供桌,供桌上有一座小铜佛闪着淡淡的光泽,一缕檀香在不紧不慢地萦绕着,而那个叫邹本虹的人却坦着肚皮在酣睡,嘴角很可能还有口水蜿蜒而下,像堕固山上清澈的小溪,这种时刻我能让电话铃吵醒你吗?于是就动了给你写信的念头。

  这年头已经很少写信了。所以一动这念头就有点心跳。很想重新体会那种内心独白的感觉。

  本虹,我们从相识到相交到相知,已经有四个年头了。我觉得我们每每在一起,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你那种先天的质朴。而你又把这种质朴带到你的山水画中去,而且是那么的自然而然。记得很多次你跟我谈到堕固山下的老屋,老屋中的老炕,老炕上的老桌,老桌上的茶碗和老茶碗边上坐着抽着烟的老爹,总是一往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