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理性精神与唯美情怀——走进梁连生的艺术世界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03日 11:1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梁连生个人主页

    山东,虽然有悠久的齐鲁文化作为根基,但是近几十年来能叱咤于中国画坛者可谓寥若晨星,从梁先生的画作中,笔者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梁连生,作为一位天才型的画家,偏偏又那么勤奋好学,我想没有理由不会成功的。

《背草的老人》水彩

    其实早在一年前,我就被梁先生的画作所吸引,那是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山东省预选作品展中。他的作品尺幅不甚巨大,也不以猎奇的目光捕捉足以吸引观赏者眼球的故事,反而仅仅是一副写生的风景之作——《神农架原始生态系列峡谷秋色》。我发现几乎所有的观赏者都会在这幅画前驻足、神思,这情景犹如在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油画展在武汉展出时人群对冷军油画写实的那种匪夷所思而引发的骚动。引起人们驻足、讨论的难道仅仅是他绘画技艺的高超吗?我想不是,深深打动观赏者的却是在看似非常写实的景色背后所隐喻的一种自然化的人文情怀和唯美的情结。它无声无息,好似春雨,随风潜入到观赏者的心灵,让我们现实世界的躁动不安的心情获得片刻的宁静。古希腊大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在谈到悲剧的功能时强调悲剧可以净化人的灵魂,那么我说读梁先生的风景作品则更能洗涤人的心灵。

    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把梁先生看作是一位纯正的水彩画家,而且是一位技法上炉火纯青的艺术家。因为他还曾经出版过几本关于专业方面的书籍,如《怎样画色彩静物》、《怎样画风景画》、《梁连生水粉画集》、《梁连生水彩画》等,在水彩、水粉这样的媒介中,梁先生可谓是及理论与实践于一身的集大成者。这在他另一幅水彩画中也有所体现。《青岛文学》2008年第七期曾经刊登了梁先生两幅水彩画作,我对那幅《背草老人》记忆尤甚。画面持续灌注了画家唯美的忧伤,看到这幅作品,很容易使人联想起法国批判现实主义画家米勒的系列作品——《拾穗者》、《扶锄者》等,但从内容和构图来看更像是库尔贝的《石工》。画家在《背草老人》这幅作品里用非常精致的笔触雕琢出看似唯美的画面:光影斑驳中一位年约花甲的老人略微佝偻着身子,背后则是一筐嫩绿的青草。批判的精神早已消弱许多,但依然是一幅现实主义力作。读梁先生的作品,我们似乎总是被他画外的东西所牵引,这种游离于画内外的隐隐约约、若即若离的忧伤成为读者心灵能够彼此沟通的纽带。

    在所有的艺术风格中,我是特别喜欢和关注现实主义风格,当然并非是“中国式的现实主义”。现实主义所具有的批判性和观念性构成了中国当代艺术的精髓。对于当代艺术这一命题,学界目前没有统一的定论,它的定义、价值观、理论等都处于一个基础的正在构建的过程中。然而,对于怎样的艺术才算是当代艺术这一问题,虽然也没有标准的答案,但是大家潜意识里都比较认可的一个标准就是观念的、问题意识或者说是批判意识。正如美国著名艺术史家阿瑟?6?1丹托在他发表的新著《美的滥用》(The Abuse of Beauty)中所指出的那样:,“今天审美已经不再是艺术家的核心关注点,因为今天的艺术并不是仅仅以审美的方式向我们呈现,在某种程度上艺术中的“真”可能比“美”更为重要。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社会文化意义的重要。”这里的“真”,其实就是指问题意识、观念性。我想尤其在当下,作为艺术家仅仅追逐功利是很肤浅的,要有进入艺术史的大志,而在大师名号“满天飞”的画坛背景中要想在艺术史上留下恢弘一笔,就必须保持洞见的眼光和一颗充满问题意识的“心”,从《背草老人》里,我们看到艺术家是非常明智的,也一直保持清醒的状态,我们将拭目看着他走进艺术史。

    前面谈到我一直把梁先生看作是一位纯粹的西画画家,这其实是一个误读,也是一个铺垫。因为我相信,一个成就卓越的画家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这在艺术史上几乎成为一条定律。譬如中国绘画史上“黄家富贵”风格的开创者黄筌,世人皆知他的花鸟画艳丽精致,皇家气象,其实他画的水墨花鸟,也颇为“野逸”,而徐熙这位“野逸”风格的创始者也擅长工笔细腻的花鸟画。伟大的艺术家往往具有多元化的艺术面貌,梁先生也是。

    我发现,凡是具备成为杰出艺术家的条件在梁先生的作品里都能对应,而这位画坛上的多面手,其水墨作品也同样引人瞩目。我想这与他的从艺经历和生活经验是密不可分的。从他的简历中我们知 道,梁先生曾经讲授过中外美术史、艺术概论等理论性颇浓的课程,这对于一位艺术家而言是很难做到的,尤其是在当下。这些宝贵的人生经验犹如泼在生宣上的水墨,虽缓缓地渗入,但却力透纸背,同样也赋予了他的水墨画以极具个性的绘画语言和风格。下面让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他的这幅作品《大师齐白石》。齐白石老先生是我国现代画史上的泰斗,也是绝佳的入画题材。在众多描绘白石老人的画作中,尤以吴作人先生的白石老人画像著名。而梁先生的这幅作品《大师齐白石》可以说与吴老的名作有异曲同工之妙。浓淡不一、干湿融合的笔墨塑造出一个无形的坚实身躯,而以工笔的画法雕琢出的白石老人栩栩如生。画家是极为注重细节描摹的,笔下的老人形象既有大师原本的气质与灵魂,同时又把老人晚年的那种可爱憨厚、似“老顽童”的味道挥洒的淋漓尽致,真可谓是气韵生动,传神之作。熟悉梁先生的画家朋友们都知道他的荷花系列、田园系列以及神农架原生态系列等花鸟、风光题材,而他的人物画则不多见,但这一幅作品就足以见画家功夫之深。在当下鱼龙混杂、江湖林立的中国画坛,拥有这样一份功力和睿智的眼光是很不容易的,也是保证先生迈向更加成功的资本。

    作为一名艺术家,梁先生特别注重写生,正所谓“搜尽奇峰打草稿”,而他又是一位勤奋型的画家,所以每每写生,先生必定满载作品归来,举办展览,与画界朋友,共享艺术盛举。去年3月份的《青岛晚报》上用一整幅版面介绍画家游历新作,其中比较著名的如《基诺少女》、《打水姑娘》等,画面上持续贯注了艺术家不懈的唯美情致,获得了一致的好评。我更为老乡的进步感到欣慰,好比看到一颗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其耀眼的光辉不断闪烁,时时让我们感到生活之美,美的生活。

    作者:曹新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