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纪连彬:心象幻化笔墨间(一)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31日 13:3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中国绘画在当代的最大难题当数人物画,人物画在当代的最大难题当数人在现实世界与笔墨世界中存在状态的统一性。

      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国家画院著名人物画家纪连彬以自身的绘画艺术实践,用孜孜以求的态度去寻找崭新的艺术形式,凭借其独特的绘画语言、精妙的笔墨技巧,创造新的中国画风格,深刻的精神内涵和独立的审美价值而一跃成为当代中国水墨人物画坛的中坚力量。

      眼中的西藏与心中的西藏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黑龙江人,为什么舍近求远跑到万里之外画西藏呢?面对人们的疑惑,只有纪连彬知道,这是一个艺术家在创作道路上所寻求的突变。

      1989年,纪连彬开始第一次和西藏接触。从那时起,他就与这片雪域高原结下了不解之缘。纪连彬说:“雪域高原的人和自然,对我的震撼很大,以前也看到别人的西藏作品但感受并没有这么强烈。我的创作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但我站在高原,身心体验西藏的时候,突然唤起了我身体里埋藏已久的激情,高原上人和自然的关系正是长期以来我所渴望表达的一种感动。”

      1996年,纪连彬正式开始了代表作《祥云》系列的创作,纪连彬说:“祥云就是这块净土。祥云升起,能体现出生命的神圣,笼罩着吉祥,体现生命的朝气,充满生命的祈福。”

      纪连彬笔下的西藏和别人画的都不一样,他不是画风情画,也不画宗教题材,其创作主体是人。在他看来,人是最值得表现和赞颂的。纪连彬说:“很多人画西藏,大多是用旅游者的角度去审视西藏的自然与人文外在的表象,我所关注的是西藏民族对宗教那种割舍不了的虔诚,因为有宗教的神圣和民族精神的纯净性,才使西藏成为自然纯净的灵光之地和神秘的圣土。”

      在纪连彬的一系列西藏作品中,表述的就是这样一种自我内心的真实体验。在创作技法上,也服从于这种感受。比如纪连彬画一个藏民侧身伫立云端,虔诚的祈祷,背景的处理非常单纯,飘忽不定的自然景色与人物情节,构成了想象中的空间,他觉得这样似乎更能贴近西藏高原的神秘内涵。

      纪连彬曾经三次到西藏,圣洁的雪山、蓝天、白云,纯朴的民风,宗教的虔诚,还有藏民坚苦环境中生命乐观,都让他深深感动。在这样的瞬间,纪连彬感到画家的能力如果只局限在墨气、色彩的张扬中是不够的,他把山光、云影、人物、生灵等等幻化成一种理念,一种富有象征意味寓意的精神指向的艺术语言,一种传递情感而不依符客观真实的形象延伸,体现出生命力和自然的和谐,现实与理想家园“天人合一”中国境界。

      纪连彬的幻化语言展示了心象的变幻与博大,他说:“幻化是心灵的自由,幻化的现实与现实的幻化是我内心的感知,想象与意向的综合,是心灵的造境过程,是感情和生命意蕴的表述,是对现实的变化、异化,是量对质的转换。它是产生多变性、多视角冲破空间与物象的局限而达到的一种自由方式,是一种语言、媒体、样式,是理念与非理性的双重置用。它是一种自我表达,自然的声音与我的心灵的回声共振,激发新的创造性的想象。它是空间与空间的对抗到分离,融合到和谐,是物象从局限到心象的无限升华,是心象色彩、多维空间、‘易貌分形’的变化组合。”

      色彩响亮,强烈对比,这已经被大家公认为是纪连彬的创作符号了。纪连彬的画展现的是现代人眼中的西藏。更是他心中圣地。他的作品运用绚烂夺目的色彩来表现西藏,有非常强的视觉冲击力。纪连彬认为“冲击力”是一种视觉审美的满足。他认为用单调的墨色不能完全表现出作品的内涵。色彩中最强烈的是黄色和蓝色,这是一般画家很少使用的颜色,而纪连彬大胆在作品中使用,令他的作品具有了张力。蓝色能联想到西藏天空的透明,黄色是对宗教的理解,他把红黄蓝黑白灰几种色彩表情运用自如,使画面呼吸跳跃。

      有许多人提出中国画不需要这种“冲击力”,中国画应该是安静的。但纪连彬的观点与众不同,他说,不管是中国画还是其他画种,都应该关注现代人的视觉要求。所谓视觉艺术给予人的就是视觉享受和视觉满足。另外,以前的中国画是在案头的把玩,是文人书房的消遣。现在已变成空间展示的艺术,那么就要考虑满足人们的视觉需要。

      诗意的抒情,只需要真实表达自己的感情。我所关注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那就是对灵魂深处的净化,对神秘的未知领域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