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靳尚谊:纯粹艺术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1日 10: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中国证券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油画家靳尚谊

      年逾七旬的靳尚谊,瘦削、温和的脸上架副眼镜,安静而深沉,时不时露出的笑容谦逊憨厚,令人想到久远时代的匠人。他的身上有一丝不苟的严谨,也有包容万事的通达,这两种气质融合在一起,成为一种独特的风格:内敛自省,却又充满好奇心和探索的热情。这是一个纯粹艺术家所散发出的气质,没有沾染功名利禄,因为单纯,所以那么具有力量。

      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油画家,一个中国油画界的标杆,他从“红色”画中走来。从1959年接受中国博物馆历史画作任务《送别》开始,靳尚谊参与大量“红色”油画的创作,这包括临摹修改老师董希文的《开国大典》和担任“改画组”组长。

      在1974年前后,靳尚谊的眼睛逐渐对红色失去了辨别能力,直到1979年,才完全恢复。

      “文革”后,中国油画开始复苏。以靳尚谊、詹建俊、侯一名、全山石、朱乃正为代表的第三代油画家重新觉醒,新生代画家开始依次登上前台。甚至如林风眠、刘海粟、吴大羽、卫天霖、吴冠中这些老画家,也在此时期创作出一批极具艺术特色的作品。中国油画在这个阶段最终实现了从古典形态向现代形态的转化。

      而靳尚谊这时把主要创作方向转向了肖像画领域,尤其从1979年前往前联邦德国考察后,画风发生了改变。1983年创作完成的《塔吉克新娘》,尤为其“新古典主义”画风的代表之作。而与此同时,国内各种形式的画风相继涌现,不同思想观念引发了艺术题材的多样性,形式日益丰富;而同样成长于“文革”期间的陈逸飞、陈丹青等画家开始在世界油画市场崭露头角,为迎合油画市场而投身于油画创作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中国的油画此时已进入一个热闹的新时代。

   
      坚守中国画

      作为中国油画发展历程中不可忽略的亲历者和旁观者,靳尚谊对中国油画发展过程的观察与感受,在如今日渐喧闹的中国油画市场显得有些寥落却意味深长。“中国画现在极其重要,以后会越来越重要”。

      15岁时,靳尚谊考入北平国立艺术专科学校,从此开始了他漫长的油画之路。至今,他手中仍握着画笔。他说,画不动大画,也要画小画。

      “油画艺术创作对于年纪很大的人来说是非常吃力的。欧洲的油画家们最辉煌的时期都是在30、40岁,到了50岁就勉强了,60岁以后出现精品就不大可能了,也可以说基本就没有了,这是这个画种的特点所决定的。”当他迎来自己的创作高峰时,已经快50岁了。2000年之后的一批创作,又让人们看到他肖像画作中的清新之处。

      古稀之年的他,清瘦但却很有精神。“太瘦了,没负担。”靳老坐在沙发上,风趣地说。他是画家,习惯用他的画作说话。这,并不表明他不善言辞。

      画画于他,似乎是一种天生的爱好。

      儿时的眼睛是好奇的。到过北平,看到汽车、新鲜的东西,便把它默画下来。那时的感觉,是画得像。

      学生时代的眼睛是带有疑问的。什么是体积感、空间感、质感……他不甚清楚,但仍努力地画着。

      做老师时的眼睛是用来思考的。《自然之歌》、《塔吉克新娘》、《彭丽媛肖像》、《果实》、《蓝衣少女》、《孙中山》、《医生》、《晚年黄宾虹》、《老桥东望》……执著地具有中国风格的油画。他认为,中国油画应根植于中国传统的民族文化,中国的油画艺术必须在掌握西方的油画技术和基础之后,再把中国水墨的写意性和油画结合起来,创造中国的画风,从而使油画具有中国风格。

      谦逊向大师致敬

      一路下来,他就围绕着画画做事,不断提高自己的眼力。辨别出什么是好画,什么路是要走下去的。

      6月30日,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展览在中央美院闭幕。展览期间,6月23日晚,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靳尚谊《向维米尔致意》网友之夜”拉开帷幕。当靳尚谊先生徐步走上红毯那一刻,坐在红地毯两侧的来宾全体起立鼓掌,肃立中对靳尚谊先生的诚挚敬意令人感动。而屋外的瓢泼大雨正酣。

      此次画展的规模很小,只有三幅作品,与这位老画家显赫的身份形成巨大反差。这是77岁的靳尚谊苦心临摹的3幅欧洲经典画作——荷兰17世纪绘画大师维米尔的三幅作品《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新戴尔夫特风景》和《戴尔夫特老街》。

      “最严谨的训练与最活跃的思想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魅力所在”。学术主持人徐冰在手记中写道。这个小型的学术展览,凝聚了各种文化精华的力量,目的只有一个:让我们的学生能看到、理解到:创新;延续传统之价值所在。

      “他的这次画展体现了中国艺术家对西方经典的尊重,用非常真诚的态度对待经典艺术,是现在许多艺术家所缺乏的。现在不少艺术家是在消解经典,甚至亵渎经典,对经典艺术缺乏敬畏之心。而靳尚谊的做法,则体现了中国艺术家对经典的理性态度。”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如是说。

      “老师的画作非常让我震撼,到了这个年纪,他还能以这种纯粹学术研究的心态来作画。在我看来,其实他是以这种特殊的形式,来反讽现实。对如今画坛的浮躁心态,对许多艺术家不屑于传统,他都有深深的惶恐和不安。”中国艺研院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这样谈他的观后感受。

      “我是越画越觉得自己不熟悉,越画越觉得自己还差得远。”身为中国最优秀的油画大家之一,徜徉在自己画作面前,靳尚谊谦虚的言辞间流露出对大师的敬畏,毫不掩饰自己的不足。他是在用毕生的才华向大师致意。

      维米尔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在宁静中的回眸一瞥,带着纯真,闪烁着古典的自然美。而在靳尚谊的新作摹本中,少女眼睛睁得更大,眼神中似乎透着惶恐,一只不知所措的手放在胸前。

      “这个戴珍珠耳环的17世纪的少女,活到现在会是什么心态?她一定对社会的飞速发展感到惊讶,不适应。”在向观众解释自己改变原作的动机时,靳尚谊这样说。

      “我自己看到时代的变化就是这种心态。我想通过画一个古代的西方人表现我的内心感受。”在他看来,这种内心的不安,源于快节奏的现代生活,“我不会上网,不会发短信,只会看短信,高速的生活让我感到了惶恐。”但他又说,聚精会神干一件事儿,就会让他内心安宁,比如临摹维米尔的原作。

责任编辑:邓莫南

热词:

  • 靳尚谊
  • 纯粹艺术
  • 油画家
  • 留言评论

    搜索更多靳尚谊 纯粹艺术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