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赏析 >

中国木版年画的终极呈现(图)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5日 14:4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农家过年时贴的门神画,到夏季依然斑斓

朱仙镇木版年画·风筝

  冯骥才先生曾说,春节是中国人民一项伟大的创造。年,被视为步入一个充满希望的新生活的起点,每逢辞旧迎新,心中油然生发的是对幸福的企盼以及对灾难与不幸的回避与拒绝。桃符、爆竹是辟邪,春联、年画是祈福。画满心中向往图景的年画,和吉瑞的福字、喜庆的楹联一起,将岁时营造成一个极特殊、美好、虚拟却又可以触摸的时间和空间。

  4月16日,中国文联、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发布《中国木版年画集成》成果,装帧精美的《杨家埠卷》、《杨柳青卷》、《朱仙镇卷》、《俄罗斯藏品卷》、《日本藏品卷》……煌煌22卷本,300万字,1万幅图片,1000多分钟的动态影像DVD光盘,首次全景式呈现中国的木版年画。

  年画自成一个丰富的小世界

  最早的年画如宋代刘松年的《新年接喜》和李嵩的《岁朝图》,是传统的中国画,岁时装点节日、美化家居,但局限于富贵人家和文人雅士。真正能满足大众需求的年画是用木版印刷的年画,宋代初现端倪,明末清初开始在民间盛行。数百年来,年画覆盖九州,每逢岁时,贴遍千万户农家朴素的木门。 

  年画成了农户中最具形象和色彩的装饰,是年文化的主角。几乎不留空白的构图、鲜艳的色彩、笑容满面的人物,使木版年画充满喜乐。南方年画如桃花坞与佛山的,柔媚细腻。北方年画粗犷豪放,却又有别,山东杨家埠、高密和河北武强地处乡野草莽,乡土气息和农民气质最为醇厚;开封朱仙镇占据七朝古都,继承了汉唐风骨,充满中古时期的雍容大气;天津杨柳青置身京畿,为顺应都市人家的审美,温婉古雅;湖南滩头的门神秦琼笑眼圆睁,天真烂漫。河北内丘的纸马讲究“万物有灵”,家中养牛要揭一张“牛王”,梯子摔过人,就揭一张上下平安的“梯神”;云南的甲马,却印着“本主”(保佑本村的神灵),它可以是猎神、龙王,也可以是太阳和山、古树,甚至可以是为百姓做了好事的村长。

  年画还涉及许多微妙的心理。看一出才子佳人的戏,深深迷醉于那故事,就买一张画着那戏的年画,不时重温那份感动。杨家埠人家水缸旁的墙壁上,贴着“缸鱼”,每每打开缸盖,大红大绿的鱼影即倒映水面,穿游其间,日子似乎就好过了很多。

  木版年画首先是非物质遗产

  木版年画向来是作为民间美术被关注的。其实,它非遗的成分很重,大脑记忆、手工技艺两部分都是无形的、易逝的,可谓有传承人在,某类年画就活着;没有传承人,这类年画就消亡了。

  就拿开封年画传承人郭泰运来说,他13岁到“云记”门神店当学徒,19岁单干,自立“泰盛画店”,是印画的一把好手。年画在旧社会很值钱,他干两个月就能买下全家一年的口粮。那时,农家再穷过年也得贴门神。年成好,家里有十合门(10对双扇门),就买十对门神。大门上贴《秦琼敬德》、《岐山脚》,正房门上贴《五子登科》,《马上鞭》一般是下房贴。有的穷人家,腊月廿七八早早贴上门神,债主看人家过年了,就不进屋要账了。

  年画的制作,首先是制版,用老梨木阴干,经很多工序后刻版,心情好、精神好的时候才刻脸。印画时要先调色,第一道印黑,二道黄,三道红,四道印绿……印时动作必须又协调又快。然后还要晾画、码垛,每道工序都有窍门,不是聪明人、没认真琢磨过就没法做好。新中国成立后,公私合营,画店成了生产合作社。“文革”的时候,在书店街路摞得跟小山似的年画老版,一下全烧完了。

  2002年中国民协进行全面普查时,发现年画产地急剧萎缩,有的产地已没有活态的存在,大多没有后继之人。许多年画中的含义无人能解,民间记忆严重中断。古年画和古版遗存也寥若晨星,桃花坞的古版几乎片甲不留。城市化、现代化也对年画形成巨大冲击。朱仙镇“天成老店”传人尹国全老人是刻版高手,“文革”中用纸刻印出来的粗糙灶王依然有人买,然而近年来祭灶风俗衰微,年画市场萎缩了。杨柳青年过八旬的杨立仁老人,每逢祭灶日前,挽起袖子挥刷使墨,每种印100张,不为卖,只是过过手瘾送送人,其中寂寞,可想而知。

  文武门神、世俗生活画、戏剧故事画、灶神财神等神马画……形形色色的木版年画,带着不同地域和时代的气质,蕴涵着鲜活的人文气息,携带着我们民族精神的密码,就这样变成了亟待抢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谁也没想到,抢救工程竟然一做就是9年。素有名望的20个年画重要产地,形成19个卷本。遗存不多、几近衰亡的20个小产地的代表作(包括台湾、澳门地区),收录于《拾零卷》中。在《上海小校场卷》中加入了石印“月份牌年画”,表现了木版年画被外来石印技术终结的历史。

  今天,经过多年泥泞跋涉的田野调查和翔实科学的梳理记录(文字、摄影、录音、录像四合一),中国木版年画有血有肉、立体地呈现在我们眼前,农耕时代中国木版年画的文化遗存终于被“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