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谁在控制艺术市场的定价权?一场“金钱游戏”?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7日 11:4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光明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黄庭坚 砥柱铭 RMB436,800,000 北京保利

2010年艺术品拍卖部分高价拍品

  亿元艺术品频频出现,各地收藏家纷纷用“看不懂”、“没法玩”来形容这个火爆的市场。人们纷纷猜测:是什么让艺术品越来越贵,越来越让人“买不起”,又是谁在控制着艺术市场的定价权——

  拍卖会上,来了“新面孔”

  2010年6月3日,北京保利5周年春拍夜场,黄庭坚的《砥柱铭》以8000万元起拍,经过68轮的竞价后,以4.368亿元成交,创中国艺术品成交新世界纪录。此外,北京保利拍出的元代王蒙《秋山萧寺图》以1.3664亿元成交,清代钱维城手卷代表作《雁荡图》以1.2992亿元成交,中国嘉德拍出的张大千绢画《爱痕湖》以1.008亿元成交。短短两年内,中国艺术品市场就完成了由低迷向复苏再狂飙突进的过程, 中国艺术品市场迅速挺进“亿元时代”。人们议论:艺术品为何突然变得这么贵?

  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认为,这一方面说明艺术品的定价权正回到中国,但另一方面,“今后谁的画值钱恐怕要由资本说了算”。据了解,在2010年“春拍”和“秋拍”的拍场上,许多著名企业的董事长、总裁都到现场参“战”,所有拍品几乎被他们席卷一空。同时,民营企业家逐渐成为收藏主力,尤以江苏、浙江、北京以及东北的企业家为盛,他们是高价位艺术品的主要买主。

  对此,华辰拍卖公司董事长甘学军还清晰地记得:“过去活跃在拍卖会上的多是有家学传承、知识积累的收藏家,近两年的拍卖市场,收藏家、行家不再一统天下,多了很多生面孔。投资者多了,投机者更多了。”

  在苏富比亚洲区行政总裁程寿康的描绘中,“这群藏家,年纪在40—50岁左右,分散于各行各业,但以生意人居多,主要从事金融、房地产、矿产、能源等行业,其中有不少是上市公司老板。他们在拍卖场上气吞山河,出手豪爽,在拍卖会上最青睐其中的精品、极品,而且一口价成交额最大”。

  一位业内人士说:“2010年,这些新买家占买家总数量的30%左右,他们中还有一些财富‘新贵’,受过海外教育,从事金融、地产、高科技行业。”

  对于这一波行情,也有业内人士指出,是一向行动迅速的浙商资金和财大气粗的山西煤老板所助推。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诸如山西煤老板、温州炒房团已开始大举进入艺术品投资领域。业内人士介绍说,浙江排名在前的民营企业大多有巨额收藏,数量质量甚至超过了博物馆馆藏。目前,仍有大批浙商云游在海外搜宝,一旦有合适目标,很快就会大手笔扫货。近两年来,国内几大拍卖公司还在全国仅有的三四场巡展目的地中,加上了山西太原。

  “热钱出没”,请注意

  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副秘书长吕立新表示,艺术品市场表现出的强劲势头,跟各路资本大量涌入不无关系,“就是通常所说的热钱”。对此,拍卖界人士袁慧敏认为:“与其说是游资,不如说‘三栖资金’更准确。因为有许多买家本身的资金就是在房产、股市和艺术品市场之间不断逐利栖息。”

  业内人士表示,通过长期关注,可以发现国内艺术品市场许多拍品都是5年内反复出现,而且有的还是短期内不止一次易手。而在国外,世界不少顶极艺术品都是时隔几十年方在拍卖市场重新现身。这种现象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热钱的存在。

  “投资家们缺乏对艺术品市场清醒的把握,只是简单照搬了股市资本运作手法。”甘学军认为,热钱会发挥其惯有的资本市场属性,在曲线震荡中获利,于是艺术品市场会出现频繁交易、频繁易手的现象,也会出现与股市类似的坐庄、跟进、散户等现象。一段时间内,这对投资来说也许有利可图,而一旦泡沫出现,可能会血本无归。

  与此同时,北京匡时拍卖公司董事长董国强证实,目前银行、保险、基金公司等一些国内金融机构、银行机构和国外的艺术品投资基金也开始进入艺术品市场。

  据报道,现在很多机构已经将艺术品投资作为风险投资的一个项目,“在未来,以企业团体为主的投资者将在艺术品投资市场的高端领域占主流趋势。”甘学军说。除此之外,近年中国艺术品市场还兴起了以信托模式交易为中心的艺术品信托或以艺术品资产产权合约份额化为中心的艺术品产权类证券化交易,艺术品正从艺术资产变为金融资产。

  甘学军认为,今年艺术品市场资金流量增大主要来源于股票和房地产市场的变化,企业和机构投资者是这部分热钱的主要提供者。财团和企业的进入使风险增大,将导致泡沫。

  啤酒,总会有“泡沫”

  一些藏家对中国艺术品市场进入亿元时代感觉突然——相比之下,西方艺术品拍到亿元通过几十年才得以完成。有人开始质疑,保利、嘉德等的高成交额是否真实?

  吕立新发现,“前几年很多公司没有夜场拍卖,现在一直拍到了后半夜,一件拍品第一次没有成交,然后就赶紧补拍匆匆做个数额和成交量。”他认为,一些公司开始盲目追求拍品数量,这中间的确有水分。

  此外,有业内人士称,随着艺术品市场行情逐渐走高,很多不具备收藏知识的新买家涌入,为了钻空子,大的拍卖场今年出现的假货增多,“底价上千万的大宗拍品假的越来越多,但就有人花几百万当真品买走。”

  在天价的“诱惑”下,炒作之风盛行。目前,一些画廊会雇用一些“星探”去美术学院等机构挖掘新人,低价收购其作品,或签订固定期合同,然后利用组织画展、参与拍卖等方式将价格炒上去。很多本来不名一文的新人经过“包装”,作品价格一年涨几十倍已见怪不怪。

  刘尚勇表示:“前几年,外资打造的当代艺术板块就是这样,现在国内的一些资本正在打造宫廷艺术或皇家收藏板块也是这样。这不是爱好者或普通藏家能够做到的,只有产业资本或金融资本才有这样的实力。”只要是进入这些板块的艺术品,其价格就非常高,而被产业资本甩掉的艺术品则在很长时间内无法实现其价值。

  艺术市场评论人牟建平认为,目前古代和近现代书画市场行情涨得过快,把上涨空间一下子填满了。“尽管收藏中国书画有文化价值观的认同,但近现代书画是否有后劲儿还有待观察。一旦资金跟不上,假画严重时,就会出现泡沫。”

  牟建平注意到,去年秋拍中,价格上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的近现代中国书画作品就有一定比例的赝品,且已不是个别现象。正因为纯投机型新手的进入,为高价赝品找到了土壤,也助长了泡沫的出现。

  中国拍卖协会副秘书长王凤海认为,在艺术品市场“操盘手”大量出现的当下,投资行为风险加大,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