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美术市场 >

行有行规:当永久馆藏无法永久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15日 15:4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国际在线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1月27日在纽约的苏富比拍卖会上,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馆藏的32件年代久远的大师级油画成了拍卖品,保罗·盖蒂博物馆也有15件藏品拍卖。

    与此同时伦敦佳士得举办的拍卖会上,宾夕法尼亚美术博物馆和卡内基艺术博物馆各自的5件藏品,芝加哥艺术学院的两幅毕加索、一幅马蒂斯(法国野兽派画家)、一幅布拉克(法国立体派画家)成了拍品。而之前新泽西历史协会也在纽约的佳士得拍卖会上售出了17件藏品,其中有美国第八任总统马丁·范布伦用过的一套餐具,共120件,最终成交价是17,000美元。

    往年,此类的拍卖可能不会引人注意,而现在,“出售馆藏”已经成了贬义词。甚至一些文化机构,例如美国国家学院博物馆和布兰迪斯大学的罗斯艺术博物馆,因为出售、或是考虑出售藏品来补贴运营经费而广受抨击,这一行为在艺术博物馆管理者协会看来是“触犯行规”的。即使拍卖所得都用来购置新的藏品,这些博物馆仍然饱受业内批评。

    “博物馆的正常运作包括考察藏品。”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主管大卫·富兰克林说:“我们的馆藏应该不断地精炼和更新。我已向所有馆长们传达了这条看法:我将‘出售馆藏’视作正常途径。我也鼓励他们经常地重新评估自家的馆藏。”

    有些馆长担心这种受人怀疑的做法已成为常规性地违背博物馆自身使命的拣选行为。其他的反对声则称业内普遍如此、不过是程度之差,需要通过出售藏品来维持运营的博物馆通常是小一些的机构,在当下艰难的经济气候之下勉强维持开支。

    部分争议聚焦于“博物馆出售藏品的情况是否需要公开”。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在官网上列举了每项要出售的物件,并公开了出售原因、估价或是售价。网站上还形成了新购入的艺术品和换来相应经费的已售出的藏品之间的链接。“如果博物馆不这样做的话,就会招致嘲讽、冒不必要的风险。”该博物馆的馆长说,“而实际上,他们也并无任何不正当的行为,只不过没有通过公开的说明和解释来告知公众而已。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被要求在年度报告中列出每年出售艺术品的总收入,并逐条列出估价超过五万美金的出售的藏品。这些藏品必须在公开拍卖中出售;并且在十年之内陈列过的藏品若要出售需提前公开出售信息。1972年该博物馆为购入西班牙画家贝拉斯克斯的肖像画Juan de Pareja而售出几件现代艺术藏品,纽约州检察长调查这此事后做出了以上规定。

    在过去三个财政年以内,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售出的馆藏品总价大约三千七百万美元,其中包括古埃及战争女神塞赫迈特的雕塑、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建筑十书》的首版,以及美国画家阿尔伯特·比兹塔特的风景画《落基山脉上的羊》。博物馆通过战争女神雕塑的收益购入了其他古埃及藏品:一个礼葬瓷罐、一座国王头像;和维特鲁威的首版一起出售的还另有26件藏品,换来了19件艺术品的新近加盟,而其中8件新藏品正是《建筑十书》未初版的意大利版手写本。比兹塔特油画的收益尚未使用。

    “有时媒体对此的描述好像我们在做房地产生意似的,买进再卖出,”大都会的馆长托马斯·P·坎贝尔说,“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像园丁隔一段时期会修剪一次树枝那样,‘出售馆藏’是任何博物馆运营都会有的健康的程序。这并不是投机行为。”

    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格列·洛利也说:“我们馆藏的很多作品都是出售藏品的收益带来的结果。”他举出的例子有,德国当代艺术家格哈特·里希特的“巴德尔-迈因霍夫”系列(15幅照相写实主义风格的灰泥浮雕画)、安迪·沃霍尔的坎贝尔汤罐头版画、梵高的《邮差约瑟夫·鲁林》肖像,以及毕加索的《亚维农的少女》,这些都是通过出售其他藏品而集资购入的精品。

    大多数博物馆在出售藏品之前都会经过严格的估价过程,先得通过馆长的同意,最后还得在董事会取得全票通过。促成这些出售的原因通常有新画廊的建立或建馆费用的增加。例如,1月27日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的这次出售跟装修后重新安置藏品的支出有关。“如果你认定了一件艺术品不是那么重要,或是维护状况不佳,或是它从未陈列展出过,它就显得多余了,对它的储存支出也成了我们难以维持的奢侈。”馆长大卫·富兰克林说,“出售藏品很像是‘人道促进会’的所作所为,也许我们出售的藏品会得到买家的喜爱和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