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美术2010大盘点 >

真伪:艺术品市场“亿元时代”的忧思

发布时间:2011年02月01日 11:0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深秋的杭州西湖之畔,三场艺术大展本月轮番上演:“古雅风韵———中国古代书画艺术典藏大展”、“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和“国美之路———林风眠师生联展”。

  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已进入“亿元时代”的当下,这三场大展可谓“价值连城”。但是,参加展览的艺术界人士谈出了自己的隐忧:看似兴旺的艺术品市场沉渣泛起,泡沫膨胀,将影响其健康发展。

  拍卖市场成了无法打假的“死角”

  “今年书画市场上已经卖出了1300张张大千的作品、1900张齐白石的作品———有这么多真迹么?”

  在与“古雅风韵———中国古代书画艺术典藏大展”连动举办的第二届中国(杭州)艺术品收藏与鉴赏高峰论坛上,这个疑问激起了与会人士的共鸣。上海知名收藏家颜明把当下称作是中国历史上第四次书画造假高峰,前三次高峰分别出现在北宋末年、明朝中晚清和清末。

  “文化艺术品拍卖是拍卖业的小头,但是影响最大。”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会长张延华告诉记者,去年全国拍卖业产值是3800多亿元,其中土地拍卖是大头,而只占到5%行业产值的文化艺术品拍卖之所以最能吸引眼球,原因就在于艺术品拍卖市场鱼龙混杂,时常引发真伪之争。

  全国政协委员、著名花鸟画家何水法在2008年参加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上就和12名委员联名提案,要求打击泛滥成灾的伪劣作品,保护著作者知识产权。两年多过去了,作为假画的受害者,他无奈地告诉记者,书画造假已成产业链,造假者有恃无恐,见到画家本人照样气焰嚣张。

  “到商店买到假货,还可以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求退货并索赔,但是《拍卖法》的规定与《消法》有冲突。”著名收藏家刘益谦表示,由于《拍卖法》给予拍卖公司免责条款,这让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了无法打假的“死角”。而颜明更表示,《拍卖法》在上世纪90年代初制定时,几家大拍卖公司的代表参与其中。“目前《拍卖法》规定拍卖不保真就是在保护卖假画!”

  而对于收藏界的指责,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辩解说,书画造假与拍卖无关,拍卖不保真是国际惯例,而正是《拍卖法》保证了这些年拍卖业的持续繁荣。他表示《拍卖法》只能保证交易过程真实,但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实。北京曾经有几家拍卖行打出保真旗号,但是随后纷纷关门。

  是“价格时代”还是“价值时代”

  近期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拍卖可谓高潮迭起。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嘉德秋拍上,41字的王羲之《平安帖》摹本以3.08亿元人民币成交,成为拍价仅次于黄庭坚《砥柱铭》的中国书画作品。后者在今年保利春拍上拍出了4.368亿元的高价。

  而11月12日,在英国伦敦郊外的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拍卖公司举行的小型拍卖会上,一件清乾隆粉彩镂空瓷瓶被一名中国买家拍走,这件拍品以4300万英镑落槌,加上佣金和增值税,瓷瓶身价折合约5.5亿元人民币,创下了中国艺术品的拍卖纪录。

  对于中国艺术品在拍卖市场上屡创天价,刘尚勇表示,艺术品的价值很难说清,在难以确定交易价格但又要交易的情况下,只能采取拍卖的形式。他和刘益谦都认为,像那件“天价瓷瓶”是乾隆官窑的巅峰之作,而明清官窑瓷器的价格已经夯实了。

  而拍卖场上的价格是否代表艺术品的价值,在“东西贯中———吴冠中艺术回顾大展”上,吴冠中长子吴可雨告诉记者,尽管吴冠中的画作在拍卖场上屡创新高,但是他父亲最反感自己的作品被市场炒来炒去,这也是他晚年大量将画作捐赠给公立博物馆、美术馆的动机之一。“我父亲最大希望是自己的心血能被人民理解认同,不要因为‘吴冠中的画贵’去看他的画。”

  在画展上,一幅捐赠给故宫博物院的油画长卷《1974·长江》命运多舛,它是一幅整体从意象立意,局部从具象入手的佳作,但在“文革”中被批成“黑画”,在吴冠中的床底沉睡了30年,直到2004年,吴冠中重新找到捐出,当时这幅画的估价已超1千万元。吴可雨说:“我们社会对于艺术品的评判标准变了,这是社会的进步,但是我父亲还是把他捐献给国家,分文不取。”

  吴冠中的老师林风眠的作品同样是艺术品市场上的宠儿。在中国美院举办的“国美之路———林风眠师生联展”上,有50件林风眠作品与观众见面。院长许江教授说:“这无疑是中国美院举办的‘最贵’的一场展览,但是艺术品的价值不仅是能拍卖价格,而且是能否在观众心中开出艺术之花。”

  多一些藏家 少一些炒家

  针对外界对拍卖业的质疑,张延华告诉记者,由中国拍卖行业协会起草的文物艺术品拍卖规程行业标准今年由商务部正式颁布,它是对《拍卖法》的补充和完善,要求拍卖从征集拍品、广告到最终落槌的全过程都要规范操作。

  而文化部市场司副司长孙秋霞也透露,文化部正在制定和修改《艺术品经营条例》,以求切实改善中国艺术品市场环境,这部法规将对规范市场经营、投资和促进收藏界良性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对于收藏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上海博物馆书画部研究员钟银兰则强调,收藏家一定要有“三力”:财力、精力和眼力,要多看多听,而不是盲目入市炒作。颜明、刘益谦等人则提醒说,收藏家要听专家意见,但是也要防止一些专家为了扬名,故出惊人之语,贬低前人。

  而与单个收藏家相比,艺术品投资基金也有助于艺术品市场正本清源。摩根士丹利私人财富管理部中国团队执行董事廖心澄介绍说,欧洲的许多大型退休基金和家族基金在进行长期投资时,就会选择有投资价值的艺术品,以求保值增值,这是维护市场秩序的重要力量。而杭州工商信托总裁丁建萍告诉记者,他们正在筹划国内首只艺术品信托产品,利用金融工具和专家团队来减少艺术品的投资风险。

  “当前中国艺术品市场确实处于飞速发展的阶段,但是中间有不少混乱的现象。”中国文联副主席冯远表示,这需要书画界、艺术品经营界、艺术鉴定界等各方人士携手行业自律,而政府部门也应该加大管理力度。“既要有诚信的运作机制来维护收藏家和作者的利益,也要让更多的艺术评论家和鉴定家介入,让好的作品能够物有所值。”

  冯远同时表示,中国艺术品还有相当大的空间,特别是优秀的经典作品其价位必然上升,因此中国艺术品市场前景良好,但是艺术品投资者和艺术品经营者都要理性投资。“要多一些藏家,少一些炒家,人为的炒作对发展中的市场会产生蛊惑人心的误导,这样的红火是一时的,只有诚信经营和有眼光的投入才能保证艺术品市场良性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