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张宁阁:在雪中雕出中国人的骄傲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4日 15:0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每到冬季,全国旅游热便凝聚在两个“岛”上:一是哈尔滨太阳岛,一是海南岛。

雪雕师张宁阁(右二)与团队成员研讨制作方案

雪雕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制作时要特别谨慎

    融入零下20多度的严寒,是别样的感受,作为世界四大冰雪节之一,一年一度的太阳岛国际雪雕艺术博览会展示着北国风光之美。更重要的是,只有在这里你才能看到真正的雪雕,那是你永远想象不出来的艺术,只有面对它时,你才会被震撼、被征服,它永远比你想象中的更美丽。

    很少有人知道,美丽的雪雕中,凝聚着中国人的骄傲,在大型雪雕制作方面,我们远远领先于世界,在国际大赛中,我们多次捧回一等奖。

    雪雕是残酷的艺术,付出如此巨大,却只能保留100天左右,随着春暖花开,它的美丽、它的遗憾、它的故事、它的辛酸,一切都将付诸东流。这,仿佛是一次人生的隐喻。用张宁阁的话说,“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因为错过了这个冬天,你就永远也看不到它了,在你一生中,你只能见到它一次,但它的美将长存于记忆之中。”

    今年48岁的张宁阁,已做了20多年的雪雕,他的手因此患上了严重的风湿。像他这样专业的雪雕师,在哈尔滨市不足200人。

    已经记不清,究竟有多少届太阳岛雪博会的主塑出自他之手,而他的作品,又是怎样赢得了国外同行们的交口称赞。他至今保有着世界最大雪雕的吉尼斯纪录,而他设计的《悠悠牧羊曲》被认为是太阳岛的代表作品,翻刻成石雕,被永久保存。

    然而,谁又能想到,像张宁阁这样蜚声国际的雪雕大师,他的奇迹竟然是从仓库管理员起步的。

    现实打不碎的美术梦

    我是哈尔滨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里也没搞艺术的。

    我从小喜欢画画,完全靠自学,看什么就画什么,画得像,大家夸,所以我就越来越喜欢画。18岁时,我报考了美术院校,但没考上。一是父亲当时正患病,家里经济条件差,咱们又不认识谁;二是我专业成绩也不算太好。过去都是自己闯的野路子,高中时才跟着老师认真学,但只是利用课余时间,自然和有条件的孩子没法比。

    没考上大学,对我的打击很大,我是个好强的人,那段时间感觉抬不起头来。后来顶替父亲到工厂上班,当仓库保管员。刚开始带我的师傅很奇怪,怎么我刚来就这么散漫,经常下午四点多就早退?其实不是我散漫,而是我在青年宫报了绘画班,从单位骑到那里要1个多小时。

    每天我晚上画到9点,回家就10点多了,第二天上班还要好好干,当库管关键在用心,我师傅很有经验,看一眼库里的钢管,随口就能说出其型号、内径、用途等,对于他说的,我都努力记下,师傅看我用功,就常帮我盯班,鼓励我学画。

    我们那是1万多人的大厂,工会常下来检查板报,一看我画得好,就把我借到工会去画电影海报,这一画就是三年。这三年中,我又报了夜大美术专业,不断充实自己。

    第一次接触雪雕

    接触雪雕源于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那时太阳岛刚开始办国际雪雕艺术博览会,请普通市民组队参赛,那时我们几个朋友总在一起画画,看到报纸上登的消息,就想试试,于是3个朋友组成了一个队。

    那时我们根本不知道雪雕的特性是什么,捏了一个泥样就上岛了,雪雕比赛是三天半,为了节约时间,我天没亮就从家出发,哈尔滨冬夜的冷,是别的地方人难以想象的。穿越松花江冰面时,风一吹,脸跟刀割一样痛。

    真做一回才知道,雪雕竟有这么多门道,当时我们不知道雪还能接上去,看别的选手做出来,大开眼界。那时只能用天然雪,很脏,南风一吹,里面草叶、泥土都露出来了。而且保存时间短,也就20多天,上面便布满了蜂窝。

    第一次参赛,我们连优秀奖都没拿到,可一下就把兴趣激发出来了,雪博会一结束,我们就开始设计下一年的小样,第二年,我们果然得了二等奖,以后又拿了一等奖。就这么沉进去了,不知不觉干了20多年。

    雪雕是个辛苦活

    做雪雕是个特辛苦的活。

    首先,风险大。一旦塌方,可能危及生命安全,因为雪雕的雪块很硬,接近于冰。

    第二,制作苦。都是在零下20多度的条件下工作,一干就是8、9个小时,干别的可以偷懒、休息,我们不行,因为必须不断运动,否则会被冻坏的,一天工作下来,里边的衣服全被汗浸透了。我们要准备3双手套,3双鞋垫,因为做的过程中雪会融化,这些地方特别容易沾湿,将人冻伤。我当年做雪雕没这个条件,只用一双手套,结果落下风湿病,每逢阴天下雨就痛。

    第三,一旦失败,难以补救。比如有一年太阳岛的雪博会,加拿大参赛选手做的“激流勇进”,是半悬空的作品,非常精彩,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已经做到第四天了,就是收一下尾的事,结果突然塌了,费了那么大工夫,留下的却是一片叹息。

    做雪雕无法盈利,只能是爱好,现在年轻人吃不了这个苦,许多有天分的设计者玩个1至2年,也就撤了。干这个,只能靠感情来维护大家,只有觉得参与其中高兴、好玩了,才能坚持下来。如今我们这个团队平均年龄是47至48岁,目前还没什么问题,至于将来会不会出现传承危机,我也说不好。

    雪雕是真正的艺术

    很多人不理解,做雪雕这么费力,保存不了多久,值得吗?还有不少逛雪博会的外地人不明白雪雕好在哪里,之前都只是见过冰雕。

    首先,在我看来,雪雕是真正的艺术,因为都是艺术院校在做这个,冰雕则更接近工艺美术。雪雕对造型准确性要求很高,必须有扎实的美术功底,而冰雕就相对简单,要求没那么严格。

    第二,雪雕非常壮观,不到现场你体会不出来,好作品从不同角度看都很漂亮。

    雪雕最重要的是动感和韵律感,在目前全世界范围中,俄罗斯雪雕比较领先,有不少高手,我们也是世界领先的国家之一,在大型雪雕方面,没人可以和我们比,我们做得最大的一座雪雕高达30米,吉尼斯世界纪录总部来测量时,因为晚了几天,只剩下28米,但那也是遥遥领先。

    中国雪雕的特点是细腻、线条比较多、形体复杂,民族性比较强,国外雪雕抽象作品更多,形体简单、韵律感强。中国雪雕在世界上享有盛誉,在国外多次获大奖。

    300斤的雪块也能接上去

    今天雪雕都用人工造雪做,人工雪比较硬,是小冰粒,白度特别高,好作品就像白玉雕出来的一样。

    刚从加拿大引入人工制雪机时,由于造雪能力差,只有10%的队伍能用上,比赛前大家要抽签决定谁用人造雪,因为谁用谁获奖的几率就会增加。当然,现在已经鸟枪换炮了,不过,人工造雪也束缚了雪雕的发展空间,它很难商业化。

    雪造出来后,过去我们都是装箱压实后,再拿出来,把这样一个个大雪坯像码砖头那样堆成大型雪雕,但南风一吹,接缝很容易露出来,特别难看。后来我们参加加拿大的冰雪节,才发现人家是一次成型,这样我们也改变了工艺,直接做成一个大雪坯。

    大雪坯做好后,就可以雕刻了,我们用的都是专业的雕刻刀,因为雪很硬,刀每天都得磨,否则第二天就不能用。在做大型雪雕之前,我们都会制订方案,按图纸作业,但“雪博会”经常是急活,有时连泥稿都来不及做,大家只能看着来,这样后期经常要修补,比如“接雪块”,300多斤重的照样能接上去,先在表面做出榫卯结构,然后猛地推进去,再将接缝处理柔和,这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

    做雪雕永远会有遗憾

    做雪雕最后一个环境,就是造型基本完成后的打磨细节,我们的打磨工具有点像日常擦土豆丝的工具,用它一蹭,雪雕的表面就光滑了。

    做雪雕都是急活,比如今年雪博会的主雪雕,高24米,长120米,最宽处19米,100多人干了10天就完成了,回想起来,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做得急,自然会有遗憾,但没办法,雪雕就是遗憾的艺术,它不可能等你慢慢设计、精雕细琢。

    人工雪做成的雪雕能坚持100天左右,但一旦吹南风,表面就会出现蜂窝,需人工不断修补。到春暖花开,为防止雪雕坍塌伤人,要用推土机将其推倒,一件呕心沥血的作品,将长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太阳岛雪博会在国际上的影响非常大,日本、法国、加拿大、意大利和我们都合作过,其中和日本那次合作最成功,他们派了专业人员来指导和制作。雪雕是一门高雅的艺术,中国设计师的作品在世界各冰雪国家都受到了高度重视,相比之下,我们自己对此反而了解和关注不多,这比较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