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我的父亲张大千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2日 10:5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转载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很多年前,我就想写写爸爸张大千,让世人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在一张张绚烂画作的背后,蕴藏着哪些秘密。我想,这些才是爸爸留给我最宝贵的遗产。 

    今年5月,一些媒体刊登了一条消息:国画大师张大千的一幅画《爱痕湖》,在北京嘉德拍卖公司拍出1.008亿元人民币的天价,这在中国现代绘画史上是空前的。说实话,我心里也很激动。爸爸的画价值连城,能为中国、为东方甚至全世界所认可,是值得庆幸的。 

    此画如此昂贵,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也有人对我说:“张心庆,你是张大千的女儿,肯定有他的画,不说多,两三张总是会有的……”我哭笑不得。我不可能逢人就解释,“文革”期间,这些画早就被抄了……过去的事,老重复说也没有意思。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爸爸曾教育过我:“好女不穿嫁时衣,好儿不吃分家田”,人总得自力更生,独立坚强地生活。这些画是有形资产,损失了不算什么。我心灵的财富,那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珍宝。 

    爸爸是重情谊懂感恩的人 

    1930年,我出生在上海,那时,爸爸31岁。我们家祖籍广东番禺。阿公(祖父)原来是个小盐官,阿婆(祖母)是位大家闺秀,聪明能干,诗、书、画、刺绣都很在行,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绣女。阿婆什么都好,就是爱包办子女婚姻,子女都很孝顺她,也不反抗。我父母的婚姻就是阿婆包办的,以致他们之间没有感情。母亲曾正蓉结婚11年,才生了我这一个女儿,爸爸的事业心特别强,时常在外东奔西走,很少在家,更何况他们两人是包办婚姻呢。 

    我一生有过4位母亲。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爸爸既然组织了这样一个家庭,我也感受到它的温暖,那就接受它吧!我爱我的爸爸,也爱他身边的人,就像我妈妈说的:“我爱我的丈夫,也爱他的父母以及每一位家庭成员。” 

    爸爸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播下的第一颗种子,就是“孝敬老人、关爱老人”。我现在已经是一位81岁的老人了,但5岁时的一个场景,我至今还记得。 

    1935年,我家住在安徽省宣城市郎溪县,阿婆卧病在床,爸爸从北京特意回来看望她。一进门,爸爸就给阿婆磕头,说:“您老人家病了,我没有回家伺候您,是最大的不孝,请您想开些,不要生气……”爸爸急急忙忙去了厨房,端来一大盆热水,他把阿婆抱起来,给她洗脸、洗手、剪指甲,然后把阿婆脚上的袜子脱掉,我一看,惊呆了,阿婆竟有一双被扭曲的小脚。爸爸耐心地将裹脚布一圈一圈地解开,给奶奶轻轻地洗脚,慢慢地按摩。 

    那时候,爸爸在中国已是小有名气的画家,可是回到老家,他竟然还能为阿婆洗脚……我对爸爸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爸爸是一个很重情谊、懂得感恩的人。他不止一次对我们几个孩子说:“我幼年时,家里贫寒,你们的奶奶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常给别人绣花、做嫁妆;家里的事情全靠你们的三伯母照应,她把我拉扯大,我永远忘不了长兄为父、长嫂为母。”因此,爸爸成年后努力画画,把这个家的担子担起来。每当爸爸开了画展回家,总是买最好的东西送给哥哥嫂嫂,然后才是自己的妻子。对我们小一辈的子女也是如此,把好的先给侄儿侄女,最后才是我们。 

    爸爸有兄弟4人,加上下一辈的子女总共有23人,有困难,大家一起想办法,谁有能耐,谁就多担一点。 

    爸爸不但管家里的人,还主动帮助他的学生甚至学生的家属。有一次,一位师兄的妻子生病住院,家里没钱,爸爸便拿出我和妹妹上学的学费,交了住院费。 

    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爸爸的手是画画的手、神秘的手,可以呼风唤雨,改天换地。想什么,画什么,要什么,有什么。爸爸的手是平凡的手、勤劳的手、智慧的手。给奶奶梳头、洗脚、剪指甲,把病中的女儿从深夜背到黎明,给朋友烧菜、做饭、炖鸡汤……”他教给我许多做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