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父亲张大千是“最富的穷人”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08日 10:1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解放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她的父亲是张大千,享誉画坛,被徐悲鸿称为“五百年来一大千”。

    不久前,她父亲所作的国画《爱痕湖》以过亿天价,创下了中国现代书画的拍卖奇迹。

    而作为一代名家的后代,张心庆手中并没有一幅父亲的遗作。她的晚年,选择在上海南汇一家养老院,简单朴素地生活。

    张心庆说:“虽然父亲没有给我留下什么遗产,但他留给我更多的是精神上的财富,这才是真正让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遗产。 ”

    浦东南汇乡间,一座正在修葺的不起眼的养老院。步行穿过曲折的楼道,我们辗转来到张心庆女士的房门前。

    开门的是一位瘦小但精神矍铄的老人。从事了一辈子的音乐教育工作,今年80高龄的张心庆依然透出一股爽朗活泼的天性,一见面便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屋。

    不足20平方米的房间,简朴整洁:一个五斗橱,一张书桌,一张单人床,一个床头柜,最值钱的物品是那架静静摆放在角落的钢琴,那是张心庆的侄子送给她的。最显眼的是墙上一张巨幅黑白照,女儿小咪正调皮地揪住外公张大千的髯须。

    就在这方斗室,张心庆完成了回忆录 《我的父亲张大千》一书。通过质朴的文字,她记录下了父女深情,记录下了父亲的无私大爱与家国情怀,让人们从素纸墨香中回首瞻仰一代国画巨擘的艺术风采与人格风骨。

    张心庆说:“我要让世人知道,在那一张张绚烂的画作背后,有着一颗怎样的心灵。 ”

    “父亲的妙手托着我,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

    张心庆出生在四川一个大家族。父亲张大千先后娶了四房太太,生育了十多个孩子,加上父亲兄弟们的孩子也不少,算下来张心庆在她那一辈中排行第十一,全家人都叫她“十一”。

    张心庆的母亲曾正蓉是张大千的第一任妻子,虽然是祖母包办的婚姻,但在张心庆记忆中,父母相敬如宾,父亲非常尊重母亲。

    母亲宽容大度,从小就教育心庆:“父亲喜欢的人,我们要学着爱她们;他的儿女,理所当然也是我的儿女,你的兄弟姐妹。 ”因此,张心庆爱她的四位妈妈,也爱爸爸的其他孩子。

    张心庆的童年是在父亲身边度过的。后来张大千漂泊到世界各地,父女俩长期分离。童年这段金子般的岁月,成了耄耋之年的张心庆最珍贵的回忆。

    在张心庆的心目中,父亲不仅是一位笔耕不辍的大艺术家,还是他们那个大家族的顶梁柱。 “父亲没有一天不在桌前画画,他的画是这个家的唯一收入,全家人要吃、要穿、要用,都靠父亲手中的画笔。 ”

    记得9岁那年,有一天父亲作完画正在休息,调皮的心庆掰开他的手指一个一个数着玩。当心庆触摸到父亲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时,突然发现父亲的手指像穿草鞋的脚趾一样,布满了老茧。瞬间,心庆的心只感到一阵痉挛:“爸爸,你手指疼吗?我用嘴给你轻轻吹一下,行吗? ”

    张大千望着年幼的女儿笑着说:“心庆,我手指不疼,多年来都是这样。傻女儿,你长大了,知道心疼老子了。只要你给我吹一吹,为父就不疼了。 ”

    “那时,泪水充满了我的眼眶,疼痛冲击着我的心底,现在我才明白,手上的硬茧是爸爸对艺术的奉献,也是他对我们这个家的爱的记录。 ”说起这些,张心庆依旧激动不已。

    抗战爆发后,为了躲避战乱,全家人辗转搬进了苏州的网师园,在这个“人间天堂”一住便是5年。园中不仅有那看不厌的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父亲还饲养了用来写生的藏獒、仙鹤等动物,心庆和兄弟姐妹们终日在院子里无忧无虑地嬉戏玩耍。

    后来,全家人又从苏州迁往四川青城山。山上奇峰异石,大树参天,耳畔能听见清脆动人的鸟鸣和那潺潺流淌的泉声,躲开了纷飞的战火,宛若身在世外桃源。

    “父亲在那里作画,也让我们从小亲近大自然,在那样的环境中我感受到了大自然赋予人类的美好和灵感。 ”

    记得在青城山居住时,有一年中秋节,母亲给全家人酿了可口的桂花米酒。小心庆趁母亲上街赶集时,悄悄地喝起了米酒。当时只觉得好喝极了,就是没想到酒喝多了会醉。那时恰巧她的手臂被蚊虫螫了一个大包,长了一个硬疖子,喝了桂花酒后,不到两天疖子就溃烂化脓,疼得她夜不能寐。适逢张大千下山探望心庆母女,刚进门便听到了女儿的哭闹声。看见心庆手臂上缠着纱布,才得知是喝多了桂花酒生了脓疮。当晚,张大千把心庆背在背上,在堂屋里来回走着哄着,整夜都没合过眼,就这样一直背到黎明。

    “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那晚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孩。这之后有多少次我都希望自己的手能再疼一回,这样爸爸就又能把我背在身上陪着我了。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让他那双妙手整日托着我这不懂事的傻女儿,实在有些对不起他。 ”说到这里,耄耋之年的张心庆不好意思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