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故事 >

徐悲鸿为傅增湘画像始末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15日 16:4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中国教育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傅增湘(1872—1949),字沅叔,别署双鉴楼主人、藏园居士、藏园老人、清泉逸叟、长春室主人等。四川江安县人。光绪二十四年(1898)进士,选入翰林院为庶吉士。1917年任民国教育总长,在五四运动中,因抵制北京政府罢免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而被免职,与北京大学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傅增湘先生毕生搜访中国古籍,藏书达20余万卷,是中国近代大藏书家之一。1947年后陆续将所藏古籍全部捐献给故宫博物院、北京图书馆和故乡四川。傅增湘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古籍的版本目录研究,造诣深厚,是享誉海内的版本目录学家。无论是在藏书、校书方面,还是目录学、版本学方面,他都堪称大师。

      在徐悲鸿一生的历程中,对帮助提携过自己的人,他抱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思想去实践着。对自己的恩人,他的报恩方式就是画肖像存念了。

      在徐悲鸿一生的历程中,对帮助提携过自己的人,他抱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思想去实践着。这是他一贯的品质,因为他深知一个人从获恩到报恩之间的关系,是衡量人性、德行的重要关键。他一生对国家民族的贡献,也正是他当年在法国官费留学时常惦念的:国家贫困,供我求学,我必以生命图报之。

      作为一个画家,徐悲鸿所能报国的方式,就是在抗战时期办画展,将义卖的款项全部捐献国家以及最后将自己全部作品和收藏无偿地捐给国家,同时他忘我地在教育阵地上为国育人。

      对自己的恩人,他的报恩方式就是画肖像存念了。他曾画黄警顽、黄震之、黄曼士兄弟,画赵贻涛(松南)夫妇、陈散原(三立)老人,画康有为,画傅增湘等。

      徐悲鸿为这些帮助过自己的恩人所画的肖像,有的我们见过,有的就未曾见过。比如康有为油画像,是廿年前在上海偶然被人发现的。而赵贻涛夫人油画像,是1983年我第一次访问美国时,在费城赵贻涛后人家中发现的,至今此画原作未被公开展示。我当时只拍了一张幻灯片带回国,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美术》杂志上,也未引起重视。

      而陈散原老人油画像,是1953年徐悲鸿去世不久,一个寒冷的天气,有一男子带了它来见廖静文,要价200元人民币。廖静文馆长后来对我说:“悲鸿生前常说他画的散原老人肖像自己很满意,而且散原老人在抗战时拒绝投降派的诱劝出任,绝食一周而逝,精神感人至深。我当时工资不到百元。我未还价买了下来,捐给纪念馆。现在每看到这幅作品就想流泪……”

      1999年,我在美国开始写《徐悲鸿》,写到徐悲鸿1918年接到蔡元培由北京来信,聘他任北大画法研究会导师。徐携蒋碧薇北上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想取得出国留法名额。在北京不只有康有为大弟子罗瘿公迎接,还有陈散原大公子——大画家陈师曾的协助与合作,更有蔡元培向当时任教育总长的傅增湘的沟通。傅答应等有留法名额可给徐悲鸿。

      可是当时正处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出国留学名额暂停。后来有了两个名额,傅增湘给了朱家骅和刘半农二人。徐悲鸿着急了,就给傅增湘总长写信指责其言而无信。这弄恼了傅增湘。后来还是蔡元培、罗瘿公、陈师曾以及郑锦等友人说情,终于于1918年底,徐悲鸿获得了出国留学资格。他即刻回上海准备启程。

      1927年,徐悲鸿学成回国,每次北上,必拜访傅老先生。1946年抗战胜利后,徐悲鸿接北平国立艺专校长之职,每年春节,必携廖静文去傅家贺节,一次买了鸭子前往,傅老先生高兴地说正想吃鸭子了。而傅夫人则对廖静文说:“傅先生不知送出国去多少人,只有悲鸿不忘先生之情。”

      是的,徐悲鸿是位知恩报恩之人,可是徐悲鸿为傅老画的肖像在哪里呢?

      一次,我再回北京探访师长和同学,廖静文馆长告诉我说,悲鸿画傅先生的油画像在北京图书馆,她自己也未见到此画。

为此,我写《徐悲鸿》时,只好估计1936年徐悲鸿来北平小住时,为傅先生画像了。

      今年年初,我与傅增湘老先生的小孙子傅延年先生取得联系。他正在整理他爷爷残存的日记,凑巧有1935年初徐悲鸿为傅老先生画像的详细记载,并将有关日记复印给我,使我喜出望外。他并且还送我一张他到北京图书馆征得同意翻拍的《傅增湘油画像》,虽然图像有些反光不够清晰,但这些珍贵的资料已很令人满意了。

      傅增湘老先生有关徐悲鸿为他画像的日记,是甲戌和乙亥年之交的日子,具体是春节前后6天间的事,现节录于下:

      二十九日,下午徐悲鸿来谈至5点乃去,此人新周历法、德、意、俄诸国开画展,颇轰动。

欲为余写小像,约定新正初二、三、四日下午来。

除夕,2点后徐悲鸿来为写炭笔小像,薄暮乃成,神采极似,因作诗一首赠之。

初二,午后徐悲鸿来画像,薄暮乃去。

初三,下午悲鸿来对写,近暮乃罢。夜宴徐君于园中,约(蒋)梦麟、(胡)适之同饮10时乃散。

初四,悲鸿来画像,暮乃去。

初五,徐悲鸿来画像,一时许,脱稿。

      确定无疑,徐悲鸿为傅增湘先生画肖像是在1935年2月即春节期间,当时徐悲鸿结束苏联最后一站的画展归国,途经西伯利亚,再穿过我东北三省抵北平。他自己留下为傅老先生作像,蒋碧薇自己直达南京回府。因为在她著的回忆录中,只字未提徐悲鸿为傅老先生画像的事情。

      徐悲鸿1933年赴欧洲举办中国现代绘画巡回大展,前后经历一年多时间,作为一个勤奋的画家,他随身携带着作画工具,一路不放弃作画学习的机会。他不知疲劳地回到北平,就抓紧时间为自己的恩人傅老先生作像,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思,其精神十分感人。这就是徐悲鸿。

      今年是徐悲鸿115周年诞辰,我写的《徐悲鸿》一书由齐鲁书社出版之际,我为能将徐悲鸿为傅增湘作肖像的时间更正为1935年初,并获得傅老先生日记、画像等宝贵资料而深感欣慰。

为此,以这篇短文,作为对徐悲鸿老院长的一个纪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