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名家题贺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08日 18: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为李纯博君《宁夏颂》题贺:“案头如山积,偶得纯博文。初见惊书美,潇洒亦雄浑。飘逸透灵气,碑帖见苦功。待品诗中味,忽觉心相通。殷殷报国意,源自乡土中。一卷常在手,犹如沐春风。”

——孙家正(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文联主席)
 

      纯博与我从游多年。习文好学,大凡与文艺相关者无不恪意求之……纯博学字既能转益多师又能孤诣专攻,既能以小字入大楷又不坐缩手缩脚之病,既能杂以行书之灵动又不坠浮滑出规之俗媚,于此足见纯博功力与慧思之深邃。

          ——欧阳中石(中央文史馆馆员、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纯博乃旧交。谓之旧,不只相识久;更因以对旧戏,即传统京剧的共同认知而通心。后来知晓,他不仅擅“小四门”之首的“琴”,且更专于“书”。最贵之处,并不是今人所讲的“多才多艺”,而在于他对“小四门”内在关系的通晓:“始终觉得书法是大文化概念下的子项目。想精于此道,必须对其它子项目精熟,至少了解一二。所以坚持涉猎琴、棋、画等,以滋养书法,力争达到“书卷气。”(李纯博语)

       写毛笔字,本是国人之必须。由于时代变迁,科技进步,毛笔字与时俱进地成了一种专长和艺术。恰因此,附庸风雅者或急功近利而勤于“书”,而不通或不遵“法”。字还是毛笔写的,但无筋、无骨,于表的“飘逸”掩盖于里的“虚功”,还自称为“格”,无非是惑行外之众。

       纯博写字如其名。“纯”是追求毛笔字的旧讲究,绝不出“法”之规则。他言道:“前辈座座是高峰,能继承一二已很不错了。不大赞同于传统领域过分讲求创新。似与浮躁时风相悖”。“博”是悉心学师又采众长,且以“琴、棋、画滋养”,讲求丹田内功。所以,看到有筋、有骨的纯博之字,实为“内炼”的自然流露。这才叫大笔写大字。

     ——翟惠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

       书法、京剧、诗词是纯博的三种雅好,虽非专业却也胜于专业,皆可谓成名成家。特别是纯博书法格调高逸、儒雅隽永、刚柔相济、如诗如画,颇具古名家之风。我认为,其书法造诣,不仅源于笔力,更成于“功夫在诗外”。纯博古文功底深厚,才思敏捷,提笔成章,观其书法大多为自撰之作,鲜有抄写古人作品者,其《宁夏颂》堪称古调新声之佳作。纯博是京剧名琴票,精通韵律,深谙抑扬。正是纯博兼收并蓄、博采众长、相互涵养、相辅相成之道成就其各种雅好齐头并进之功。

               ——潘云鹤院士(中国工程院党组副书记、常务副院长)
  

       纯博兄即出新著《清风怡然》,集书、诗、画、印于一辑,付梓之前,命余撰语。嗟叹其才艺勃发,眩目其飞毫凌纵;故思如川水之流泻,句随弦音而铺陈,立就五古十二韵,以壮少年得志之风采,并贺人书俱老之佳境。
 

仿佛入竹林,龙吟已渺渺。
竹林列七贤,王戎最年少。
今论少年行,雏凤追前蹈。
翩翩若纯博,总角即鹊噪。
相交过廿年,才艺方惊晓。
曾视一书家,焉知藏玄奥。
筋骨叹淳纯,诸体博而老。
转益曾多师,孤旨专攻妙。
潇洒如其书,飘逸如其表。
简笔若沉思,银钩浮波淼。
氍毹绕梁听,弦柱几缥缈。
雅哉四言诗,时时出华藻。
骨气冲鹤鸿,诗思鸣鹪鹩。
江山孕才人,才人凭化造。
王戎何所持?王戎何所傲?
少年已往矣,来者今更矫。
少年曾飞扬,人书烂烂瞭。
恣肆纵凌云,浩然开襟抱。
书名爽一时,满纸清风啸。
吹向月明明,怡然化皎皎。
          

 ——朱小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

       壬辰新春,偶然在报上得览纯博君书写的龙年寄语“山河新气象  诗礼旧家声”,印象殊深,原从不妄议书法,却不禁想起书家称道的“恬憺雍容,内涵筋骨”,于清静自然、从容大方中蕴含着筋力与骨气。

       传统书画讲究要有静气,“骨法显露则不静,笔意躁动则不静”。纯博君的书法是有静气的,不“露”,不“躁”,如“一种融合之气浮动于丘壑之间”。延及京剧、古典诗文等,一以贯之,便有潜心精研,专与博兼得。

       静气是一种境界,一种追求。纯博君曾作“以简行道”、“兼山知止”句抒怀,取简于繁,知止而后动,静、动相宜,静气使然,自然“道明”而致远。
    

 ——刘连群(天津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天津戏曲研究所名誉所长)

热词:

  • 名家题贺
  • 艺术家
  • 书法
  • 李纯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