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用书法诠释生活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5日 17:1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采访王家新,是在一个周日下午。他宽敞却陈设简朴的工作室里飘散着淡淡的茶香,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他和朋友们的丹青墨迹。几位好友或闲谈小酌,或题诗作画,隔绝了外界的喧嚣,人的心情也霎时间沉静下来。

       王家新现任财政部教科文司的副司长,又是全国青联委员、书法家和诗人,从不同的角度审视解读王家新,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找到不同的答案。他的谈吐沉稳,不疾不缓,时而凝神沉思,时而娓娓道来,当他的内心世界慢慢展现的时候,如同打开一幅珍藏已久的图卷,低调不张扬,厚重而隽永,让人回味。

       “书法是一种生活状态”

       “书法是从小就开始接触的。从被动到主动,由不喜欢到喜欢,由喜欢到依恋,现在已经割舍不掉了。”王家新微笑着谈起他和书法的缘分。

       虽然研习书法已经30多年,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王家新却并不喜欢把自己定义为“书法家”,也不再热衷于各种各样的展览和奖项。在他看来,书法家不应该是贴在自己身上的一个标签,书法更应该是一种生活状态。

       “我越来越退到或进入到写字状态,而不是在刻意地创作作品了。我在写字,写自己的诗文和自己喜欢的诗文。我想,书法终究不是一种可以模式化批量生产的产品,不是一种技术意义上的熟练工种,书法的真正生命力和魅力,与人本身密不可分。它关乎精神和文化层面,关乎人的际遇和感悟,关乎书写时的心情与环境。”在一篇随笔中,王家新这样写道。

       谈起对书法艺术的理解,王家新认为,书法是最具中国特色的一门艺术。在世界各民族的文化里面,只有中国书法让文字成为一种艺术,这是它的独特性、惟一性。文字本身是抽象的,这使书法跟具象的绘画不同,成为一门非常抽象的艺术,具有变幻莫测,化身千万的特质。

       “书法看似门槛最低的艺术,谁都会写字,好像人人可成书家。历代写字好看的不乏其人,你看那些记账的、开药单的,还有封建时代的状元卷子、文稿手札,小楷和行草写得多好。但大浪淘沙,历史上真正留下的书法家却寥寥可数。书法的伟大之处是要超越技术,达到‘道’的层面。真正成功的大书法家,绝对不只是把字写得漂亮,而是道德人品、学识阅历、禀赋修养的综合体现。艺术终究是人的艺术,研习书法,尤其讲求学养和内心的修为,这种追求是无限的,它的魅力也在这里。所以,书法恰恰又是最玄奥高深的艺术。”

       阅读、临帖和写诗,占据了王家新大部分的业余时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展卷铺纸、一任书写,沉浸在文字架构的意境中,是他工作之余放松自己的方式。他喜欢读线装古籍,在电子邮件满天飞的年代,他仍然坚持用毛笔写信写便条,诗稿和文摘都是用毛笔挥就。中国美协副秘书长、著名书法家张旭光称王家新的书法艺术是“逃离创作”。这种逃离,正是对书法本真意义的回归,张旭光评论王家新的书法有一种“娓娓道来,自然天成”的味道和“一任书写,神融笔畅”的自然洒脱,或许这正是他不执着于形式、将书法融入日常生活的必然结果。

       如同中国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先生评价的:“字写得再好也只是一层外衣,而内在如何,还要看文化功底。家新将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底蕴反映在作品中,所以他的书法高人一等,这也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他是一位优秀的书法家,更可贵的是一位具有传统文化素养的国家公务人员。”苏先生的这种评价,与王家新本身所追求的书法与生活水乳交融的艺术状态,可谓不谋而合。

       “内心有梦想的人更充实”

       2000年,33岁的王家新当选中国书协理事,是当时最年轻的一位。因为他的年龄,书界也有一些不同意见,有老先生为他解释:不能只看年龄,他写字都快30年了,算“老”书法家了。

       从六七岁的时候开始,父亲成了王家新的书法启蒙老师。“我父亲学历不高,但是他有知识分子的情怀。我感谢父亲,是他在那个文化艺术空前荒芜,备受冷落的年代,手把手教我习字,引领我进入探索汉字书写艺术的无限领域。”王家新还记得,小时候家里没有什么字帖,父亲就在报纸的左边写上“毛主席万岁”、“为人民服务”,让他和哥哥照着临,每个字写10遍,晚上交卷。这种功课对幼小的他来说很是煎熬,也很不情愿。

       初中的时候,王家新在暑期青少年书法竞赛中获得一等奖。这个小小的成绩让他在学校里出了名,尝到成功的喜悦,煎熬慢慢变成了兴趣,也推动他在书法之路上继续走下去。他还记得读高中的时候,书法字帖很难买,要从北京邮购。“寄出去几毛钱,天天盼着自己要的几本字帖能早些寄回来。”

       1989年,还在读大四的王家新在大连青少年宫举办个人书法展。作为当时最早举办书法展的在校大学生,引起不小的轰动。让王家新至今难忘的是,大连的刘占鳌老先生以90高龄仍然出席他的展览,题词称赞他的作品“雏凤清于老凤声”。“这当然不是因为我写得多么好,而是那时搞书法的年轻人太少了,老先生们更多是对所有年轻人学习书法的一种鼓励吧。”

       王家新一直感谢自己书法道路上的各位恩师:“王廷风先生、韩兆沛先生、李振绩先生、于植元先生和我的高中历史老师陈锦枫先生,他们给我弥为珍贵的启蒙和训导,对我影响很大。到了北京工作以后,有机会见到启功先生、沈鹏先生、范曾先生、刘炳森先生,他们的指导和帮助让我受益良多。”

       书法伴随着王家新一路成长,或许是这种直指内心的艺术浸染,让他有了异于常人的沉稳和内省。他多年来执着地坚持减少应酬,用自己的话说,“现在一年也没有几场饭局了”。他更喜欢和艺术界、知识界的朋友清茶一盏,夜阑长谈,或在自己的书房里,或在工作室里,在诗词歌赋的笔墨世界中,回归到一种传统文人的生活情境。

       “过了40岁以后,越来越想让内心平和下来、把速度放慢下来、让生活简单一些。生命是宝贵的、有限的,世界变化太快、太复杂,太喧嚣。书法终究是一个寂寞的行程,公务员也渐渐成了高危职业。面对外界的许多诱惑,还是要保持些距离,不是消极的逃避,是要心存敬畏、如履薄冰。”

       王家新的大学同学曾说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和完美主义者,不管什么事情一定要做到尽善尽美,虽然追求完美的代价往往是痛苦和无奈,但是他始终坚信完美无错,理想也没有错。

热词:

  • 王家新
  • 书法
  • 诠释
  •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