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造化结乎于象

——中国画大写意花鸟写生与笔墨造型问题初探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30日 16:0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作为代表着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中国画艺术,得到全世界越来越多人们的认可和喜爱,大大鼓舞了艺术家们的创作热情,手段技巧层出不穷,题材面貌各色各样。一方面大大丰富、促进了中国画发展;但另一方面,作为有着千年文化内涵而且传承有序的中国画本体语言,确也在某种程度上被削弱、降低和篡改了她的艺术性和优良传统。

       文化艺术发展到今天,我们当然不能仅仅停留在对传统文化遗产的陶醉与满足上,艺术贵在发展。首先要清楚的是,中国画应当在继承传统民族文化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得以延续发展,比如花鸟画,五代与宋元不同,明清与近现代又不同,都是传承有序不断继承和发展的。而不是动不动就说借鉴西方艺术精华,融合中西文化精粹,洋为中用等等,那种丢失了民族文化之根本所在的理论。西方绘画也是在各个时期,一直沿着其独特的艺术规律,文化脉络清晰,丛岩画、洞穴壁画,自宗教绘画、雕塑、建筑自成体系地不断发展。“正本清源”,立民族艺术之魂,才是中国画发展的正途。只有在认识清楚的基础上,中国画的根本出路和方向才可能是正确的,有希望的,和健康发展的。

       大千世界丰富多彩,为画家提供无尽的艺术源泉和创作素材。

       “艺术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生活中本来看似平常简单毫无出奇之处的一些景物现象,风晴雨露、四季更迭、山川河流、花鸟鱼虫,一旦到了出色的画家笔下,竟然呈现出完全不同的样貌,或生动妙到、或险峻奇崛、空灵松动、绚丽多姿,这些不凡的作品,正是画家深入观察生活,经由取舍删减,高度提炼加工后,将娴熟的技巧,凝练的笔墨,对艺术规律的认识,通过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充分表达出来。 

       这些,就是“写生”。

       石涛上人“搜尽奇峰打草稿”一语道破中国画写生的玄机,将画家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观察自然、把握自然、改造并创造自然的艺术规律概括出来。

       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中的植物物种非常丰富,是植物的王国。各种雨林植物、奇花异卉、珍奇果实、稀有鸟类,应有尽有。为画家提供了一个无尽的绘画题材的宝库。但是,我们面对如此错综复杂、纠结缠绕、盘根错落的大千世界,你会发现画家手底的那一点点笔墨功力,对于表现如此复杂的题材,是远远不够,甚至是束手无策的。这就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传统笔墨在面对新的题材方面难道就失去了作用了吗?有着悠久历史和非常完备的艺术规律与体系的传统中国画,绝不会在大自然面前事掉价值,前辈留给我们的遗产无比丰富,面对大自然,他们发掘出许多的技法和窍门,总结出很高的理论,深入研究后就会发现,传统的这些艺术精粹结晶,可以解决任何问题。我的一幅《雨林清韵》画的就是版纳题材,前面的龟背竹我用双勾划出叶子,其竹节与气根或双勾、或写意,使其缠绕在厚面的露兜树上,露兜树叶是大笔写意的挥洒,与攀援其上的藤蔓,纵横交错的是线与点的穿插,粗线细线、长短曲直,杂生的蔓叶,用大小浓淡不同的点厾、泼墨、流淌、皴擦,交相掩映,编织出一幅热带雨林特有的画面气氛。空白处开合有致,根部寄生的一些蕨类和热带兰点缀其间,左上部空白处,也是画面的着眼之处,三只鸣雀啼叫呼应,更平添了雨林的生命迹象与境界。这幅作品,获得文化部《第三届全国画院优秀作品奖》。

       早在1988年,我刚来北京上美院,10月份第一次去云南西双版纳写生,就被眼前的绚丽多彩、奇特新鲜的无数不知名的植物所深深吸引,花了大量的时间,跑了许多的森林和山寨,第一次如此被震慑惊叹造物主的神奇,那时,是看见什么画什么,画得多想得少,大量的速写都是折枝花卉、寄生植物、各种藤蔓、芭蕉竹子等等,回到学校后就发现根本无法将它变成笔墨的东西,一则是那时功力薄弱;二是对艺术规律认识浅薄,更谈不上深入洞察生活。这种情况下,画版纳题材的难度可想而知。当然,即使具备以上条件,西双版纳特有的植被物种的构造,对于中国画大写意花鸟的创作,

       中国画尚简,简是简约,简括,而非简单。简是一种文化态度,是对文化深层理解后的反映,当对于中国画基本语言还未曾了解,或者仅仅是浅层表面认识时,那只能是简单。绘画的初学者,对物象基本形的描绘还处于把握阶段,还未能驾轻就熟的掌握笔墨,何谈简约?宋代梁楷是简约,八大、青藤是简约,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也是简约。人们对八大、齐白石的简约认可,但对于黄宾虹说他简约就不一定理解,因为他的画看上去是那么繁杂、稠密,千笔万笔,层层积染,然而,他的境界是简约,千岩万壑之间三五间房舍,树丛掩映后面,幽径隐现,漫不经意处一二处山坡,似乎毫不费力之间,境界尽显。这正是中国画的最高境界,无笔墨处皆是文章,简约就是指的高度概括、提炼、取舍后的那种不着痕迹的高妙,留有余地和令人想象、回味的空间,不可尽说,言有余而境无限,所谓“无字处皆成妙典”。

热词:

  • 中国画
  • 大写意
  • 花鸟
  • 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