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论“诗性与幻觉”在中国山水画中的重要作用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3日 17:5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山水画在中国传统绘画中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画种,自唐宋以来就成为绘画的主流,其地位和影响均胜过其他画种。从魏晋以后,中国山水画就作为独立之画种,至今已逾千年。古往今来的山水画巨匠与大师,用他们彪炳千秋,流芳万代的经典作品和论述,为我们的艺术史留下了不朽的传统精华。这些优秀的传统精典,至今在启迪我们这些后来者的心智上,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在多年学习传统,立足现代的山水画创作中,我觉得“诗性”与“幻觉”在山水画的创作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所谓“诗性”——即文学性、文化性,是对山水画匠气与俗气的提升与品位的纯化。有了“诗性就使山水画作品与迁想妙得这类得天趣的艺术性融为一体,从而使作品有老子在《道德经》中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的学术品格。

       中国山水画的好、坏、优、劣之品评,不是取决于你是否完美、逼真的再现了客观世界,而是看你作品中所蕴涵的精神指向和是否具有诗意的联想。邱振亮先生在《血脉的回响》一书中说:“艺术的表现从来不以达到逼真为高妙,而是以少胜多,以一当十,通过联想去丰富艺术表现效果。中国文人画家们格外强调画外意,在形以外找到更多东西,在象形和象意的相互关系中,把意境放在中心位置上。一幅画如果只有表层的美,而无意境深度,就会显得表达上的苍白。”清代著名文学家袁枚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诗无言外意,便喂味同嚼蜡。绘画亦同此理。如果一幅画仅仅只能愉悦人的感官,而不能再感官愉悦的同时,有画外之联想;同时,让人在品评中,感受到言外有意,画外有音,则定是等而下之作了。

       中国山水画从来都不是以简单的在纸上再现山之巍峨与水之壮观为能事。我们说艺术反映生活,实质上是指反映画家心灵中的生活,是被感知提纯后,诗化了的生活。

       中国山水画只有与文化联姻,与诗性接轨,那么它呈现在画面中的天趣、才情,才是隽永的、深邃的、历久不衰的。

       “幻觉”——却有着迷离、朦胧、幻梦的意思。中国山水画作品,首先是通过视觉的传达与观众交流,但好的作品从来都不是简单的、直白的、一览无遗的。原因是一览无遗的作品易流于低俗而无学术含量。邵大箴先生曾在一篇文章中说:“美是一种距离,若隐若现,让人浮想联翩。”从这里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美不应是简单的、直白的、表象的,它应该有着深层次的内涵。当一幅作品让人体味到“千山欲晓,雾霭微微,或朦胧残月、景色昏迷”之情趣时,这样的作品也就呈现出了“幻觉”的特殊意趣。

       西方一位哲人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不确切是一切伟大事物的本质。”而“幻觉”也恰恰是在绘画作品中注入不确切的迷蒙意趣。它使得艺术作品充满了不可知性,既而呈现神秘氛围,使人遐思、神往。

       总而言之,山水画创作中有了“诗意”和“幻觉”,便会使作品呈现出异样的美感,它包含着画家对现存世界中美的发现及对不可知世界的诗意联想。同时,诗性还可以使山水画意象符号不至于走向完全的抽象,而幻觉又可以使山水画意象符号不至于过于写实,使之淹没在形而下之中。

       这应该就是山水画的最高境界——玄妙、神秘,同时又有深邃与遥远之感。 吕绍福/文

热词:

  • 诗性
  • 幻觉
  • 中国
  • 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