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风格的探索和中国画的现代化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16:4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美术研究》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在艺术上进行自觉的探索,只是最近几年的事。说起来,还得归功于小品画的兴起。

       怎样才能使作品有自己的面貌,这是许多画家都在关心的问题。没有一套的,想学一套;有了一套的,又想跳出来,另搞一套。谁都不愿意自己面目不清,或者一辈子寄人篱下,拾人牙慧。

       有一个阶段,我成天苦思冥想,总想找到一种理想的风格,从此一劳永逸地按这个风格画下去,事实上很难做到。原因很简单 ,思路是活的,所画的内容不同,很难预先划定一个表现的框框。今天的想法和昨天的想法不一样,这一阶段的想法和那一阶段的想法不一样,甚至上午的想法和下午的想法不一样,硬要用一种画法来体现是不可能。

       思路在变,画的风格也随着思路在变。

       开始,完全没有定见,信手乱抹,一会儿这样画,一会儿又那样画,简直有点“朝三暮四”,尝够了思路太活的苦头。

       后来,有意识地控制自己,按一个想法画一阵,再按另一个想法画一阵,每种想法都画上一批,尺寸不大,但是都有一定的数量。这办法比较见效。当然,这只是指经常性的小品练习,不是指特定构思的单幅创作。

       回顾这几年的练笔所得,“爪痕”比较清晰,明显的有这么几个阶段:

       开始喜欢用狼毫,作了一些速写式的随意画(如《风雪夜》、《上工路上》),追求速写的生动性,隐约可见黄胃的影响。

       热衷于昊昌硕的花鸟画,在临摹昊昌硕花鸟的同时,试画了一些用花果、石头配景的人物小品(如《汲水图》),从此改用羊豪作画。

       后来迷恋于关良戏剧人物的稚拙感,画了一些用笔稚拙略带变形的人物小品(如《故乡人物》)。

       试用水墨画历史人物,先去后勾,勾线参用草书笔调,由意识地向吧书画用笔统一起来(如《前贤八图》、《屈子行吟》)。

       以“北京街头”为题,画了一些城市风俗小品(如《同是有心人》、《举棋不定》),和画历史人物一样,先厾后勾,笔墨较拙。

       可以看出,在以往的几年中,我主要是向传统学习。一些艺术风格特异的大师,如昊昌硕、关良的作品,李可染的人物画,都是我朝夕揣摩的对象,并深受他们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不间断地练习草书,在形成自己特有的笔路上起了显著的作用。

       其中,我认为比较有自己面貌的是历史人物。同样参用草书笔法,《屈子行吟》是粗笔大写,笔墨放中带涩,似有不平之意。《怀素书蕉》笔调比较静穆,以符合专注的精神。

       “北京街头”这是很有趣的主题。这些街头常见的生活现象,本身并非重大事件,但作为世俗形态,记录下来,一鳞半爪,从中也可以嗅出时代的气息。中国画作为欣赏品,习惯于画少数民族、古装人物,以常见的现代人入画的较少,自觉应该在这一方面下些功夫,也许能从这“冷门”中开一新天地。

       1977年与周思聪合作《清洁工人的怀念》,这幅画为纪念周恩来同志逝世一周年而作,画得很快,倒不是有人催促,也不是约稿,周恩来同志在深夜的街头问候清洁工人这件事本身非常感人。我们一听到这事就很激动,于是连夜赶制,只用了几个晚上就完成了。

       创作是需要激情的,只有你非常想画的东西,才有可能感动别人。所以在创作中必须坚持要“有感而发”提倡真情实感,反对无病呻吟。

       1978年画鲁迅像《月光如水照缁衣》,基本上是水墨,用色很少,根据主题,不能太强调月夜明净之美,荆棘丛是用宿墨画的,朦胧而又见笔,画面枯枝槎枒,以衬托鲁迅“怒向刀丛觅小诗”的悲愤心情。

热词:

  • 风格
  • 探索
  • 中国画
  • 现代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