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独辟蹊径 执著追求

——《黄河谣》序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24日 16:5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近来,诗友们相聚,总会谈到将军诗人陈世文的诗集《黄河谣》。那情景,恰如美国诗人马克斯特兰德所言:“对一个诗人来说,讲清楚他所受到的影响是很难的,因为很多影响是没被意识到的,或是事后才发现和认识到的。”但有一点是清楚的:《黄河谣》与别人写黄河的诗不一样。惟其不一样,它才能赢得人们的重视和喜爱。

       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但它一点也不慈祥和阴柔。它出雪域、带齐梁、分秦晋、隘幽燕,从混沌奔向蔚蓝。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写道:“此石经始禹凿,河中漱广,夹岸崇深,倾崖返捍,巨石临危,若坠复倚。古之人有言:‘水非石凿,而能入石。’信哉!其中水流交冲,素气云浮,往来遥观者,常若雾露沾人,窥深悸魄。其水尚崩浪万寻,悬流千丈,浑洪赑怒,鼓若山腾,濬波颓叠。迄于下口,方知慎子下龙门,流浮竹,非驷马之追也。”黄河作为中华民族的摇篮,历代王朝的兴废,状如潮落潮起:尧都平阳,舜都蒲坂,禹都安邑,殷商帝都朝歌;战国七雄就有六个择黄河立国;秦汉唐宋之咸阳、长安、洛阳、汴梁以及敦煌、龙门、仰韶、殷墟等故垒名郡,无一不是由黄河水浇灌,盛开于两岸的奇葩异卉。《诗经》三百篇就有一百零五篇出自河南诗人之手。历代歌颂黄河的诗歌更难以数计。从王之涣到李白,从顾炎武到光未然,从贺敬之到高旭旺、马新朝等等,都写出过以黄河为母题的名篇巨制。但全面的系统的以黄河为题材的专著还不多见。因此,《黄河谣》的结集出版填补了一些空白,它引起关注绝非偶然。在中国诗歌史上必将留下自己的擦痕。为写黄河,一代代诗人踏过九曲浪,勘遍两岸山。李白是站在黄河中游看黄河的,他看到的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将进酒》)的视觉感受;而王之涣则“更上一层楼”,他从较高的层面上俯视黄河,他看到了李白所未见:“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凉州词》)和“白日依山尽,黄河人海流”(《登鹳雀楼》)的壮阔景观。而马新朝的长诗《幻河》则以史诗的凝重与恢弘奏出了一部响彻云霄的黄河交响诗。可以说,他们的杰出成就升起一道高高的横竿,以挑战后来者跨越诗国的极限!

       诗人陈世文不知是第几个站到横竿前面的诗人了。他的《江河万古流》上卷《长江吟》还未付梓,又挥师北上,为写作《黄河谣》向极限冲刺。从入海口到黄河源,他沿着黄河,走进诗歌。在黄河两岸金子般闪耀的大背景下,在信天游辽远凄婉的旋律中,陈世文以散点式诗意布局,并通过这一个个散点,多角度、深层次地折射出五千年的黄河人文芬芳。黄河哺育了它们,它们又辉煌了黄河。如果离开这些国家级、世界级的“遗产名录”,黄河只能是一条物质的失去记忆的河流。诗人以诗正史,对庞杂的历史事件予以匡正和梳理:“无须遗恨鸿门宴,成败攸关德智分”(《鸿门堡》),简洁到位,令人叹服。他还用隐喻、反讽的笔法以形赋情,对一些反文化现象进行剖析:“老树新园独自娇,无情风雨起狂飙。枣红含泪悔之晚,硕果满枝易折腰”(《柳林枣园偶感》),使人以一当十,深长思之。此外,作者还以科学发展观对不少历史事件和人物,独辟蹊径,提出自己的认知和审视,如“若无酒醉英雄过,也遇坡前猎户张”(《景阳冈有感》),“分明豪侠俊娇女,何必高呼母夜叉”(《孙二娘脚印》)等等,都新颖独到,值得重视。

       诗歌是人类情绪的深层外灼与形象展示。古往今来,一切优秀的诗人都善于用语言的线条和色块去揭示事物的本质并营造典型事件中的典型氛围,而拒绝以叙述演绎情节,以概念代替形象的浮泛描绘。他在《过裴柏村》中写道:“九凤朝阳古柏森,气凝绿野史犹存。残碑读罢思良久,秋雨寒风正袭人。”此处仅用“古柏”、“绿野”、“残碑”、“秋雨寒风”几个词组就凸现出“策平蔡地一千里,身系唐朝三十年”的旷世名相裴度故里的风貌:古风犹存,景同亲历。娘娘滩是九曲黄河上的惟一滩岛,位于黄河晋陕蒙交界区段。据说汉吕后专权,将薄夫人贬至此处,生下儿子刘恒。在《娘娘滩》上,诗人徘徊往返长歌短吟:“寂寞滩头路自偏,惊涛总伴遇风船。娘娘负重怀天下,此地空余几炷烟。”作者又用“路自偏”、“遇风船”和“几炷烟”三个精心选择的细节,准确地传达出娘娘滩荒僻与寂寞的信息和善良人们对独裁暴政的唾弃与憎恨。在《平遥古城》里,诗人又以象征手法状物言态:“斑斑浅坑皆是字,传承积淀乃源头。”“浅坑”是历史的雕刻,是另一种文字的残碑。陈世文像一位穿过雷区的士兵,左绕右躲,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创作之路。也是所有成功者的必由之路。他在《贺兰山怀古》中写道:

       贺兰风雪扰边陲,烽火狼烟裹血麾。
       自古英雄征战死,出师未捷不言归。

       好一个“出师未捷不言归”!始于顿悟而终于智慧。它从杜甫的诗句“出师未捷身先死”中走出,走进一个新的精神高度。《黄河谣》像一棵黄河岸边的大树,无论叶脉中的记忆,还是年轮里的岁月,都生动着黄河“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顽强与执著。
龚自珍在《己亥杂诗》中说得好:“一事平生无齮龁,但开风气不为师。”《黄河谣》形似旧体,实为新诗。而集中的一些优秀篇什当可进入历史的叙事词语。但通往成功的路上没有直达车,一峰更比一峰高,一山过后一山拦。希望世文同志留心从司空见惯的事物中寻找陌生,在平常的语境里采掘闪光的矿脉,如能这样,定会在新作中不断为人们提供新的认识与惊喜。

2005年6月于太原

张 承 信

   

       (注:张承信先生,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山西省诗词学会副会长,《大众诗歌》主编,编审。主要著作有《谒包公祠》、《太行月》、《红土魂》、《张承信诗歌精选》等。有作品入选大学中文系教材、九年制义务教育《语文》课本、《幼儿师范学校语文教科书》,曾获山西省政府文学艺术奖、山西省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赵树理文学奖等)

热词:

  • 陈世文
  • 艺术家
  • 书法家
  • 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