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铭心大志 藏胸留手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7日 16: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以书法作为一种追求的表述,作为一种培植心灵生态环境的修炼,甚至成为一种日常生活状态,这在中国绵延数千年的书法艺术史上,可以说是古代书法家们的一种常态。 

       有意无意甚至有些刻意地追寻这种常态,会让很多的书法艺术家渐渐成熟。 

       年过半百的书法家牛宝义先生,显然是在渴慕和追寻着这种历史上的常态。他用常态的静修,顽强地临摹着古人的那种随意而真挚的风范。用手中饱含浓郁的传统文化情结的笔,一字一字地书写着这种渴慕与追寻。2010年8月,他师从30多年的恩师欧阳中石亲笔题名的“宝义书作”书法展在北京举行。这次牛宝义的个人书法展览在书法界引起广泛反响,众多的书法家和书法爱好者亲临现场观看。对他展出的小楷经文作品,他的老师欧阳中石少有地夸赞他:“可以打80分了”。
  
       牛宝义的书法作品,令人看到一种从容的严谨和控制的力量。起转之际,收放之间,一幅幅作品着意而又顽强地穿越着远古与近代。从常规中的真、草、隶、篆各幅作品上,看见书者在努力融合着力度与气度,而书法技法与书写内容的结合,则让人领略着更宽泛、更广义上的中国书法文化内涵。特别是透过那一幅幅经文小楷长卷,仿佛看见书者在清心淡欲中修行胸中抱负,在平凡生活里审度笔底波澜。观看整个书展,能感到书者在内寻求着让中国书法的庄重肃穆与豪情万丈融为一体,对外则力争让书法的魅力与文化的感动长久地共鸣在观众的心中。 

       像很多的书法学习者一样,牛宝义少年时代就开始学习书法篆刻。六七十年代的人们,客观上没有更多的艺术想象。很多人对书法的爱好,似乎是从大字报上开始延伸的。美的东西所带来的愉悦发自心灵,所以不大好禁锢。不提内容,有时单是一笔漂亮的字体就会让很多人流连。1970年代,故宫开放了。少年的牛宝义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那里。那里古老的一切让他格外地着迷。从斑驳起伏的地面,到凌空飞翘的檐饰;从暗红的外墙到静穆的内殿,10来岁的宝义乐此不疲。甚至和同学打赌也以故宫的门票为筹码。如今让他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上午,少年的他用赢来的门票,再一次在故宫中竞日流连。 

       社会正常化后首先到来的常常是文化上的复位。1978年,北京举办了“文革”后的首届书法篆刻大赛。作为最年轻的参赛者,17岁的牛宝义获得了三等奖。不久,刚高中毕业的他,就被调入刚刚成立的北京市书法研究会。年轻的他,此时如鱼得水。众多书法大家劫后复出,艺术才华如久抑后的火山猛然喷发。记得牛宝义当年的一项重要工作是遍走北京的老字号,主动为这些店铺请名家题写牌匾,而且名家们分文不取。著名的“天福号”就是牛宝义当年请陈叔亮先生为他们书写的。那时的人们还没有商品经济的概念,能展示出自己的才华与个性就是最大的人生价值。而牛宝义最大的收获,就是当年能常常随意走访这些大家们。而今的他自豪而又不无得意地回忆起那时的情景:“在邀请他们书写牌匾的同时,四处拜师投友。喜欢谁就去谁家!”他曾拜师故宫的金禹民先生学习小篆;还拜王十川学习篆刻。在向刘博琴学习篆刻的时候,刘先生让他先临刻50方汉印,看后才收下他。后来追从欧阳中石先生学习楷书、行书的时候,有时春节都在先生家里过。也许是崇尚文武双修,在学习书法的同时,牛宝义还拜师武术大家姚宗勋学习了8年的武术。 

       1984年,书法出色的牛宝义调入中央电视台,担任字幕书写工作。当年红极一时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片头题字及剧中场景中很多的对联和匾额,就是他早期的正式在全国亮相的书法作品。 

       1988年,日本书道协会偶然看到牛宝义篆刻的几百方印章作品,非常欣赏,专门来人邀请他赴日本举办展览和讲学。当时爱才的中央电视台台长黄惠群专门找他谈话,说可以放他出国,但希望将来还要回台工作,并因此为他保留着台籍。牛宝义信守承诺,两年后的1990年又回到中央电视台。此时,中央电视台的电视设备已经开始升级换代,字幕人工书写已经成为历史。牛宝义回台后先是担任海外频道的日语节目编导。在电视台,编导是一线人员,各方面都被重视。但牛宝义割舍不掉对书法艺术的热爱,不久,他主动要求到台里的舞台美术科工作。并为此专门报考研修了实用美术专业的本科课程。 

       有人说,牛宝义太幸运。他年少就得到书坛大家的培养和赏识,十几岁就能穿堂越府地向这些大师们当面拜师聆教。当时的台领导又爱才,牛宝义28岁时就出任中国书协举办的电视书画大赛的评委。又有了留学办展讲学的经历。按当时的情景可谓少年得志。 

       但牛宝义神往的是古人的那种书写状态,渴望的是一种能让自己内心愉悦的人生。特别是这种愉悦能通过研习书法来获得。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他渐渐淡出越来越热闹的书法界。与日益沸腾的艺术商品化大潮逆向而行,他回归清宅进入一种独自研修的状态,每天就是临帖、写字、读书。特别是开始书写小楷经文。从《道德经》、《金刚经》、《心经》、《灵飞经》以及《中庸》、《大学》等。动辄数千言的古代经文华章,牛宝义每日清晨先焚香净手,抚琴沉思。然后才是研墨运笔。正式书写经文长卷的时候,蝇头小楷平均每日不过写百余字,既要心静还须一以贯之。无论是情绪、心态还是胸中意念、笔上功夫,都成为他潜心修炼的内容。他说,唐代曾有过一种书法称写经体。当时这种写经体本身也算是一种资格认证。以书法为生的唐代书生们,每天练习书写经文,通过10年修习,才能担当和胜任庙宇殿阁中的经文书写。这种专门的书法家当时称之为“经生”。牛宝义似乎很是仰慕“经生”们的10年如一日的专业训练,他觉得这种特殊的专业训练会让人心静,而“静而后能定,定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正是这种潜心学习,让他深深体会到中国书法的精妙和高深。

       中国书法艺术的要义之一,同样是“意在笔先”。要把这种“意”从纸面上传递给大众,首先要求书者心中要有这个“意”。而这个“意”常常又只能意会,无法言说。更多的时候,它像佛法一样需要悟。反复地长久地参读临摹中国古代的书法上品,就是悟出和掌握这种“意”的不二法门。当这种“意”境能够在一幅幅书法作品中被展开、被诠释、被理解、被欣赏时,我们则可以说,这些书法作品就有了长久的生命力。
  
       为了培养自己的气质和素养,在临读书写的同时,他又开始学习古琴演奏。为此,他还师从一位在北京大学哲学系留学的韩国哲学博士贾禹铉。这位博士还是一位和尚,演奏古琴的水平已具有很高深的境界。从古琴的弹奏中,静心的牛宝义仿佛看见古代高山流水的名士风度;在长时期的临帖中,他仿佛渐渐闻到墨染柳池的千古清香。
  
       从1990年代初开始,近20年的闭门研修,牛宝义牢记恩师的提点:不要急于参赛、参展。对古代作品要摸透、吃透、学透。要耐得住寂寞。想要发展,先要基础扎实。因而,牛宝义陶醉于一扇西窗,写读于一心笔墨;淡淡于一案清香,缓缓于一路长行。 

       在书法艺术追求的路上,牛宝义已经走过了近40年。几乎没有做过什么宣传的他和他的作品,也有不少知音。很多欣赏他的作品的人会点名要他的书法作品收藏或送人。字画拍卖场上时不时也会见到他的作品。不久前,一位高级领导看过他的字后,专门委托他为一位重要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书写一幅《正气歌》。当这幅作品连同牛宝义的艺术简历同时登在了一家杂志上时,牛宝义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有些自得,但更担心被拿来炒作。他说:修炼20年,时时渴望着能真正从容淡定起来。也许很少有人能真正达到这种看似简单的境界,但牛宝义真的愿意向着这个方向奋力前行。 

       曾在一位文人气质的艺术家的文集中,看到一首词作。词中:“乌桕果落,桂树香消;铭心大志。藏胸留手”,很是喜欢。期待和寄望牛宝义在中国书法艺术创作的道路上,继续抱弦怀古,厚重载道;淡然名利,潜心长行。铭心于书法艺术的至臻境界,留手于中国书法历史的浩瀚星河。

       (作者王荣起,国家一级编剧,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央电视台特约撰稿人)

热词:

  • 书法家
  • 牛宝义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