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再论写意雕塑

——从反思中国现代雕塑与传统雕塑谈起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9日 10:0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摘要:“写意”作为核心语言贯通于诗书画塑等多种艺术门类,并在诗画理论中得到深刻地阐发和印证,成为中国艺术的审美特质。由于文化断层和理论匮乏,传统写意雕塑却渐趋式微。在当今写实、抽象、波普等西化雕塑潮流外另辟蹊径,以振兴写意雕塑彪炳中国艺术精神,是时代赋予雕塑家的历史使命。

       具有悠久历史的中国雕塑屡屡处于文化断层之中。古希腊以来西方雕塑那样一脉相承的传统,并没有在中国出现过。据我们初步归纳,中国雕塑史陆续呈现为7种模式、三大类型,而终归于消亡。

       梁漱溟先生早就指出,中国古代向外索求的物质文明不发达,导致向内窥求的心理文明高度发达,而写意艺术正是由发达的心理文明孕育而成。遗憾的是,相对于香火旺盛的中国写意艺术史,写意雕塑仅有过昙花一现的辉煌。而20世纪则由西方化的现代雕塑占尽风流。为了呈显写意雕塑的意义并予以发扬光大,不妨先对中国雕塑史作一概观。

       一、中国雕塑的历史

       中国雕塑史也曾出现过写实倾向,但或者被扼杀于萌芽状态而不成传统,如秦始皇兵马俑;或者其写实性尚处于类似希腊古风雕塑的幼稚阶段,如佛教雕塑。以科学再现方法模仿自然的西方写实性雕塑——自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输入中国,相对于中国传统雕塑而称之为“现代雕塑”。至20世纪初,中国境内所见现代雕塑,悉为西方雕塑家所塑,置放在列强割据的沿海城市的租界内。

       由中国雕塑家创作的现代雕塑从起步发展至今,可分为5个阶段:

       1、1911年辛亥革命—40年代:雕塑专业留学生陆续奔赴英、美、日、加、比等国留学;1920年,上海、北平、杭州等地艺术学校设立了雕塑系科;与此同时,完成学业而陆续归国的雕塑学子,将写实肖像和纪念碑这两种典型的西方雕塑样式引进中国。代表作有李金发塑《蔡元培像》,江小鹣塑《孙中山立像》,刘开渠塑《八十八师淞沪阵亡将士纪念碑》等。这一时期为中国现代雕塑起步阶段。

       2、50—60年代前期:在政治干预下,艺术领域全盘照搬前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雕塑、绘画等艺术门类皆成为政治御用工具。描写对象囿于工农兵、劳模和领袖像。其中大跃进雕塑粗制滥造,除《移山倒海》外早已全部铲除。也出现过一些好作品,如刘开渠、滑田友、萧传玖、曾竹韶等著名雕塑家合作的《人民英雄纪念碑》;文革前夕四川美院师生合作的泥塑《收租院》。此时为公式化的革命现实主义阶段。

       3、“文化大革命”10年:空前绝后的文革浩劫,将建国17年以及民国时期的城雕当作“四旧”任意摧毁。如果说,革命样板戏有八个,那么雕塑则只有一种——以挥手为样板的领袖标准塑像迅速遍布全国各地,从而将雕塑的御用工具性质推向极端。此时为文革偶像炮制阶段。

       4、79—89年:伴随我国全面实行改革开放,包括抽象雕塑在内的西方现代雕塑流派余波,引发了我国盲目跟风的轩然大波。亨利-摩尔的孔洞式;“托起明天太阳”的球形式;“腾飞”的展翅式;“友谊”的环绕式。雕塑家的双脚好像被粘上了红舞鞋,只能绕来跳去,存心要把观众折腾得头昏眼花不可。此时为西方现代流派的肤浅模仿阶段。遗憾的是,其疫情至今仍在城雕中延续。

       5、1989年至今,动乱情绪受挫后,带来知识分子思想的成熟。如果说他们曾卷入58年、文革、改革初期那种大跃进式的盲动,那么90年代以来,知识分子已变得十分理性。雕塑界的跟风狂热也有所降温(但波普类西方式雕塑却又开始泛滥),曾经被排斥的艺术传统重新纳入了思考和审理的视阈,莽撞的自我标榜变成了个性、民族性与世界性关系的理性思考。这一过程是雕塑艺术的反思和重建阶段。

       总体看来,20世纪中国现代雕塑功过相抵。一方面它弥补了本土雕塑的写实性缺陷,并适应了以现实主义宣扬为人生而艺术的功利性需求。另一方面却使我们付出了牺牲传统雕塑的巨大代价。在中国国情中,写实艺术至今虽仍据要位,但自80年代遭受冲击后,潜在危机仍在。有人将危机归罪于现代艺术的输入,其实根源却在写实主义自身。模仿论是自古希腊以来写实艺术的核心观念,其原意在于揭示现实真像。但对客观现象如镜取影式的截取,而缺乏对物象本真的体验,只不过割裂地再现了事物表象而已。

       于是我们再次向外索求,引进了以抽象雕塑为主体的五花八门的现代流派。不无反讽意味的是,自从西学东渐以来我们总是在历史错位中讨生活。当年写实雕塑被国人当作科学与进步象征引进之时,它在西方却正被扫地出门;而上世纪80年代当它又在中国遭受谴责之际,我们却又错捡了被西方人再次摔破烂的现代主义;因此又得重新追风,终于搭上了后现代主义这趟玩世不恭的末班车。

       我们以“进步论”获得追随西风的合法性,并以颠覆传统而建立现代为已任。然而当现代性成为“拜物教”,不断呈现虚假的“真实”、无意义的抽象、或者将艺术简单地与享乐或丑恶现象划等号之时,雕塑和雕塑家的人生价值是什么?

       二、中国雕塑的风格

       中国现代雕塑产生和发展的近百年,也就是中国传统雕塑惨遭厄运的世纪。如果说五四全盘西化的极端思潮确有灵验的话,雕塑可算一个。钱玄同主张取消汉字,而代之以拼音文字只是纸上谈兵;康有为提倡以郎士宁为榜样,取消中国写意画的图谋至少一半已成泡影;惟有雕塑界别是一番天地,罢黜传统,独尊写实,民间雕塑艺人要想维持生计,也要去美院进修写实塑造法,咄咄怪事屡见不鲜。

       难道传统雕塑果真不值一顾?为什么当年王子云在海外偶见中国古代雕塑展览,竟至于放弃学业以及在巴黎渐有名声的绘画事业,义无返顾地回国从事传统雕塑研究?即便是在社会进化论和唯科学主义风行的年代,前辈智者也已慧眼相识传统雕塑的价值,而到了21世纪,站在宏观人类文化高度,而对中西艺术史有了更深理解的今天,中国传统雕塑的价值已是不证自明。但值得追问的是:20世纪中国现代雕塑背弃传统的缘由何在?

       在我们看来,一是传统雕塑模式赖以生存的文化环境已经崩溃:如佛教虽在,但在无神论国度中不可能重新大规模造像,而帝陵甬道雕塑则早已随帝制消亡。二是对雕塑文化的隔膜:中国雕塑历来缺乏理论研究,这和博大精深的画论判若天壤之别。中国雕塑史,通观而论就是一部依赖匠人经验累积,缺乏文人智性观照的历史。故技能性传统无法“技进于道”而获得话语权,只能自生自灭。三是身份鸿沟造成的疏离:传统雕塑作者均为民间工匠,而现代雕塑家几乎清一色院校出身,这和传统型文人画家仍据画坛权重,甚至能进入院校教学领域(如齐白石、潘天寿),有着重大区别。四是政治功利主义的干扰:解放初期,就有中国画不胜重大题材而力主取消之说。然而,中国画却依赖千年文人画学术背景支撑躲过数劫。传统雕塑就没这么幸运,先天不足而又后天不济,使其终成牺牲品。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陶醉于消费文化而乐不思蜀,毫不顾忌精英文化的死活,我们终将会在未来世界失去立足之地。美术理论界以及具有历史责任感的雕塑家们,已经在思考这样重大的学术命题:如何建立现代雕塑的中国气派?中国雕塑传统的精髓何在?

       中国雕塑既然缺乏西方那样一以贯之的大传统,而呈现断层迭起、模式繁多的历史状况,于是择其精华的前提是先做一番梳理工作。自原始时代以来,中国雕塑大致可归纳为7种模式:

       1、原始写意风——虚拟、简化、传神、抒情作为写意艺术基素,在原始雕塑中已具雏形。如新石器时期辽宁红山文化女神塑像突兀的双眼,青海马家窑文化陶壶浮雕夸张的女阴,即反映了原始艺人传神的欲望(生殖器在原始巫术观中亦具神性);而刻痕的力量深浅则表达了喜怒哀乐的情绪波动。只不过,原始写意出于自发的表现冲动而不是自觉的艺术追求。此外,原始写意并非中国特色,世界原始雕塑皆具有写意倾向,如欧洲威伦道夫原始维纳斯像。

       2、三星堆诡异的装饰风——位居巴蜀的三星堆文化,虽与处于同一历史时期的中原商周文化遥相隔绝,但被李泽厚称为“凛厉之美”的诡异装饰风,尤其是饕餮纹的狰狞意味,同样见之于四川广汉三星堆的青铜面具上。

       3、秦俑装饰性写实风——世界早期的写实雕塑都曾经过装饰性阶段,如古埃及雕塑和希腊的荷马—古风转型期雕塑。但希腊雕塑在古风后期就逐渐摆脱了装饰趣味。秦始皇兵马俑则具有明显的程式化、条理化、图案化倾向,故称为装饰性写实风。

       4、汉代写意风——在汉代雕塑中兴旺一时,如击鼓说唱俑,舞蹈俑等;而最具代表性的当推霍去病墓石刻。翟墨先生将其归纳为:“一是‘相原石’,先审视石材形状大体近似何物;二是‘合他我’,运思对象与作者的契合;三是‘一形神’,在整体把握到的大略雕刻中从石里剥出体、面、线,使材料、物象、作者融三为一。”写意四要素——虚拟(如《马踏匈奴》不见征战将领,而以腹压匈奴兵的骏马象征,可与中国画虚白媲美)、简化、传神、抒情,在汉霍墓石刻中皆已淋漓尽致,后世雕塑未能望其项背,堪称千古绝唱。

       5、佛教理想性写实风——五官图案化、动作程式化以及衣纹条理化的佛陀及菩萨像,配上雕缋满眼的装饰性纹样,比起秦俑具有更浓郁的装饰趣味。与此同时,在人物形体和性格刻画方面,却又追求写实意味,如迦叶的老成睿智,阿难的憨厚忠实。

       6、帝陵悬夸的装饰风——帝王陵墓甬道雕刻可视为中国传统纪念碑雕塑。它是除佛教雕塑外,中国古代大规模、大体量雕塑创作的主流。遗憾的是,由汉霍墓石刻建立的写意模式并没有在其中发扬光大,而代之以增大体量和夸张形体,程式化造型,图案化刻画,极力营造悬夸的装饰风。虽然六朝与唐代陵墓石刻力作不乏恢弘气势和雍容大度,但总体不免虚张声势。

       7、民间朴素装饰、写意与写实风——如镇宅石狮面部呈图案化样式,头颈鬣毛条分缕析,为典型的装饰风;泥玩、面塑则以自由洗练的捏塑,大胆夸张传神之处,取其意到而已,类似汉代写意风(只可惜将雄强博大化为雕虫小技);民间写实雕塑代有所见,只是巧匠的别出心裁。清代泥人张彩塑虽受西洋写实影响,但并未吸取科学塑造手法,而是由艺人充分发挥自身感受力的创作。⑶

       综观以上7种模式,中国传统雕塑可概括为装饰风、装饰性写实风和写意风三大类型。

       装饰具有形式通约性。其民族性往往是由约定成俗的符号和图案格式决定的。脱离了特定符号和格式,就很难判断其民族特色。传统装饰雕塑模式虽可作为现代雕塑的图式资源,但由特定符号和格式带来的制约性却也阻碍了雕塑家的自由表现。韩美林、曾成钢等人在吸收商周青铜器和三星堆面具装饰造型方面,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高明手段。但无论就制约性,或者诡异的视觉效果来看,装饰风只可备其一格而已。

       秦俑刻画人物性格初见成效;佛教雕塑的面部塑造更为不凡。印度雕塑曾汲取希腊雕刻单纯、静穆的造像风格,故佛教雕塑流布中国之初就已取法甚高。尔后又采纳宫廷贵妇造像、三教九流造像。故在主佛、胁侍、菩萨、尤其是性格各异的罗汉造像方面,均为出色。然而,写实毕竟是西方雕塑之优势,无论秦俑还是佛教雕塑,其写实性皆不能与希腊罗马雕塑相比,更无法企及罗丹雕塑那令人屏息凝神的尽精微和沉雄痛快的大手笔。至于秦俑和佛教雕塑的装饰性,则是一把双刃剑——既构成了亦真亦幻之特色,却又削入了写实性,更阻碍了自由的表现性。所以中国佛教雕塑传统虽然博大精深,但在吸收其养料时需经慎重筛选。

       写意雕塑虽渐趋式微,但在民间小型雕塑,包括佛教雕塑的供养人、飞天中,仍时见闪光之作。而汉代霍去病墓石刻,则为振兴写意雕塑提供了不朽典范。米开朗基罗认为从山上推下而不摔断胳膊才是最好的雕塑。如果他的理想要到西方现代主义时期才能实现的话(如布朗库西的《吻》),那么霍墓石刻则早就大功告成。正是这种“相原石”的简化和整体把握,“一形神”地将作者情思、自然物象、创作材料同构整合,才足以体现中国文化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庄周梦蝶式的审美理念和“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艺术精神。

热词:

  • 反思
  • 中国
  • 现代
  • 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