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吴为山:捏出人性的光芒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06日 17:3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日报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他的雕塑代表中国打动了荷兰女王;他的雕塑代表亚洲打动了英国皇家“攀格林奖”;他的雕塑代表人文打动了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他的雕塑代表时尚打动了清华、北大和城市街头来来往往的普通目光……他的雕塑蕴藏着一束光芒,那种从人类诞生至今虽经历战争和灾难的摧残而从未泯灭过的人性的光芒。让我们沿着吴为山探索的路径去寻找那束光芒的源头吧。——题记

        一、20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中国刚刚走出“文革”的阴霾,百废待兴,科学的春天几乎在每一位热血青年的心里荡漾。理工科成为当时的热门,人们拼命地攻读数、理、化。

       书香门第的吴为山虽然偏爱人文和艺术,但并没有脱离那个时代的诱惑,他两次参加理科高考均以一分之差落榜。在这期间,无锡工艺技校发来了录取通知书。这对十三四岁就在家乡的街头画宣传画的吴为山来说多少是心灵的安慰。

       说是一所技校,其实是无锡惠山脚下一座泥人厂的仓库改建的。45名学生,六七名老师,同学多半是无锡本地人,苏北里下河去的吴为山一时听不懂那些同学的话,整天埋头做泥人、画画。

       吴为山当时并不明白,就是这么一所当年没有一点名气的技术学校,给他的艺术生命注入了鲜活的基因。

       当时的无锡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一座活跃城市,乡镇企业走在全国的前列,各行各业都以一种开放的姿态前行。无锡工艺技校站在对民族工艺传统的继承和创新的平台上培育人才,聘请的老师都是泥塑大师和学术权威。有些老师的右派帽子当时还没有来得及摘掉,他们被“文革”十年压郁的教学欲望,在那些石膏模具和渴望求知的孩子们的目光撩拨下,像火山一样喷发。

       吴开诚老师的舅父蒋仁是中国早期留法的画家,受其影响,素描有着法国式的浪漫流畅;从东京艺术大学毕业的王木东老师,对东洋工艺美术的形式美研究得入木三分;浙江美院出来的工艺美术家柳家奎老师有着中国传统工艺美术的系统理论;手指一挤一压就捏出个鲜活戏人的泥塑大师喻香莲,对人物的造型有着独创的技法。这些一流的老师在吴为山的心里就像神话中传道布法的门神,一点点开启着他的艺术心扉。同样在这座开放的城市,在那间最简陋的仓库教室里,吴冠中、钱绍武、张道一等艺坛大师们,面对那些十六七岁的求知目光,尽情地演讲着自己的艺术感悟。

       更让吴为山幸运的是在学校的附近住着一位中国民间泥塑巨匠高标,在他而立之年就应邀为蒋介石当面塑像。时年八十余高龄的高老先生朴实得像泥土一样本色,他对吴为山的指教是画龙点睛的,随手用泥捏出门前走过的鸡、犬,其速度和抓捏住的神态如同电影胶片上的定格。老人喜欢吴为山的苦学和勤向,亲手塑了一双和尚鞋送给毕业的吴为山留念,并在吴为山的速写本上写道:“吴为山同学在学时间很努力,本人很感动。”

       二、怀揣恩师的和尚鞋和感动,吴为山已执意要在艺术的跋涉中走向天涯的尽头。他放弃了分配工作的机会,继续着速写、捏泥人。在无锡每月从生活费中节省出二三元钱买回的门采尔、伦勃朗、安格尔……此时与孤僻的吴为山走得更近了。当年在滨海实习时的速写人物也一个个走到他的眼前。卖花生的大嫂,赶黄牛的老农,卖网的渔民,拉胡琴的盲人,晒太阳打盹的长者,还有捂住脸怕画攫取灵魂的妇女……那些个鲜活的生命啊,都在吴为山的心亩里交织重叠,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感动着他要去当一名优秀的艺术家。

       为了筹集报考美术院校的经费,吴为山捏了一批泥人,卖了200多元,这是他用雕塑赚回的第一笔钱。

       1982年,吴为山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南京艺术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的考试。然而,南艺首先拒绝了他,南师在他入学82天后也因接到举报无奈地把他送出校园。当时全国的大学招生有一条硬性规定,凡是技术学校毕业工作不满2年,大学不允许录取。陈大羽先生怜惜人才,以资深教授的名誉亲自写信向招办求情,仍无济于事。

       82天!吴为山铭记着人生第一次在高等学府求学的这段忐忑不安的幸福时光。那是南京的隆冬,苏北已进入霜天。背着画夹和行李的吴为山就要逆着来时的路回到那片冰天霜地。他想到袁世凯82天的皇帝梦,他恨这个不吉利的数字。大学的美术系对于吴为山这位瘦弱的求学者来说就是皇宫,此时,他被冷酷的制度赶出了皇宫。离开南京的那天,天空阴沉沉的,冷湿的空气正酝酿着冬雪。南京城用冬季特有的冷湿把眷恋她的学子吴为山挤出城外。那时吴为山的脑海里跳跃着凡高、石涛,胸膛塞满了悲伤和忧怨,拳头捏得几乎要把五指摧断,他要杀回城来,继续做艺术殿堂的皇帝梦。

       果然,1983年,吴为山再次以优异成绩同时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特艺系装饰雕塑专业和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专业录取。

       南师大有吴为山熟知的老师和同学,南京城有吴为山更多的眷恋和向往,他决定接受南师大的录取。而那些当年含泪送他走出南京城的小兄弟们却强烈要求吴为山去北京发展,他们不由吴为山分说,硬是把他连人带行李一齐推上公共汽车,送他到了南京西站。也许,这回南京城真的要执意留住吴为山了,当同学们簇拥着吴为山刚跨上站台,去北京的唯一一趟长途列车在夜色中喘着粗气离开了。

热词:

  • 吴为山
  • 人性
  • 光芒
  • 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