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与史国良对话谈打假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4日 18:4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牟:您打假的案子大家都非常关注,听说近日已有了结果,您能介绍一下吗?

       史:今年7月底,我在雅昌网发现北京传是拍卖公司将拍我的三幅画,其中《搓线图》和《傣家三月》两件是假画,于是我向传是发了传真,说明情况,要求撤拍假画,但该公司拒之不理,仍然预展上拍了。在我与该公司交涉后还十分嚣张,我迫不得已在10月状告该公司侵犯我的著作权,要求传是登报道歉,象征性索赔1元。近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法院要求传是拍卖在12月30日之前在《人民日报》和《北京青年报》向我刊登致歉声明。原来我要求图录泛滥的地区都消一下毒,他们承受不了,最后定在全国有影响的《人民日报》和《北京青年报》两家,我的目的基本算是达到了。

       牟:“目的基本达到了”是什么意思?又有哪些没达到呢?

       史:我原本要求法院判决,现在改为调解。法院的意思是,胜诉与调解的结果都是被告在媒体上向我刊登致歉声明。没达到是指假画最终没有鉴定,这是一大遗憾。

       牟:为什么假画没有鉴定?鉴定拍品的真伪应该是此案的关键啊?

       史:第一次开庭的时候,传是拍卖嘴很硬,同意鉴定画的真伪。鉴定真伪的第三方,我指出是北京画院、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院,因为这三家都是鉴定当代书画的权威机构。而法院认为这几家单位并没有法律认可的资质,应该是公安的笔迹鉴定,但他们并不懂书画真伪,根本无法鉴定。被告提出由首都博物馆鉴定,但该馆对当代书画也不是权威。后来传是拍卖又说,画叫委托人取走了,最后鉴定的事就“搁浅”了。通过这次打官司我切身体会到,国内艺术品市场的漏洞和不足实在很多,连一家具有法律认可的书画鉴定机构都是空白,没有裁判员,给画家打假维权带来很大难度。

       牟:您以前虽也打假,但打官司是头一次,为什么非要打官司呢?

       史:这几年打假的画家不光是我一个,著名的如吴冠中、启功、韩美林等,比我年纪大的有影响的画家都有,还有一些大师家属。有人讲:“启功不打假”,其实这是错误的。启功不打假指的是像潘家园那样几十元一张的低仿,这类东西毕竟不是按真迹的价格卖的,买主也知道是假的;拍卖的几万元一张的冒启功之名的假字,启先生也打假,因为这是一种欺骗,与前者是两回事。这几年画家打假大多数都不了了之,没有结果。我打官司主要是被逼无奈,因为这几年造我的假画太多了,造假、贩假十分猖獗,像传是拍卖这样知假拍假的不在少数,发生过很多起,有些甚至耍无赖,我感觉打官司是唯一的出路,只有拿起法律这个武器。

       牟:您对传是拍卖公司提出索赔1元的要求,是出于什么考虑?

       史:索要1元的赔偿,证明我就是为了讨个说法,拍卖公司对画家要有起码的尊重,不能再明目张胆地拍假了,我打假不光是为了我一个人,其实也是代表许多画家维权。

       牟:近来您一直从事维权活动,难免侵犯了一些人的利益,前一段有的拍卖公司(如轲尔多)甚至提出了封杀,也有人威胁您,您惧怕吗?

       史:在我打假过程中,有打电话谩骂、恐吓的,还有所谓的“封杀”,对这些我都不惧怕。有个别小公司以鉴定难为由拒拍我的画,我认为这是一种别有用心的市场炒作。鉴定难不过是一种借口托词,连我史国良的画你都鉴定不了,别人的画就能鉴定了?这不是很滑稽可笑吗?我看这种拒拍“封杀”是一种消极行为,一种报复,是害怕我打假的表现。以这种不好的心态做拍卖,只会倒退,不会提高。没听说国际上知名的拍卖公司佳士得、苏富比对哪位画家“封杀”过,这恰恰说明内地的艺术品拍卖当前还很幼稚,很不规范。真正规范的大拍卖公司是不会因为鉴定难而拒绝好作品的,对此我一点不担心,像嘉德、荣宝都有我的画上拍。

       牟:我记得您曾说过:“画家打假太痛苦”,这些年的打假您到底痛苦在哪里?

       史:痛苦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假画越来越多,根本打不过来,造假拍假已相当泛滥,越打越多;另一方面是被人误解,精神上的苦恼;再有感觉在机制和社会风气上打假维权者还是弱者,对画家是不公平的,缺少保护;最后就是身体上,我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在身体上承受不起;最根本的是使我不能安心创作,浪费了我不少精力。

       牟:您的打假被有的人说成是一种市场炒作,对这种误解您如何看待?

       史:我打假同炒作没有一点相干,我本人一贯是最反感炒作的。我们是画家,又不是搞演艺的,要炒作干什么?能把自己炒成齐白石这样的大师么?这么多年我的画就没有炒作过,市场逐步好起来,价格慢慢上涨,像有的画家找托到拍场上去自拉自唱,我从来没做过,也不屑于这种急功近利之举。画家通过画廊的合作,可以推广画家的画,但“推广”和“炒作”区别很大,手法也完全两样。我认为,画家必须首先要有学术水准,否则无论怎样炒作,也是无本之木,炒作是不自信的表现,是不利于市场健康的。

       牟:当前国内艺术品拍卖造假贩假拍假十分猖獗,拍场中冒仿您的假画很多,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史:这几年国内艺术品市场很热,一级市场、二级市场都有很大的规模,但造假、贩假也同样发展起来了,以前没有的造假又死灰复燃了。原来的艺术品市场是一个小众市场,齐白石、李可染、黄胄先生生前也卖画,但当时的市场同现在是根本没法比的。如今造假、贩假俨然成为一个“产业”,一条龙流水线,每个环节都有人操作,而且暴利是惊人的,这个产业已经成精了,称造假、贩假、拍假、鉴假泛滥成灾,一点不过分。据我统计,冒我名的假画近年拍了200件之多,还不算一级市场画廊成交的。大拍卖公司1/3是假的,小拍卖公司2/3是假的。找我鉴定的画,六成是赝品。

热词:

  • 史国良
  • 对话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