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我的心中有盏灯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4日 18:4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记者: 去年您的打假官司在书画界引起震动,现在国内书画市场造假严重,您有何感受及好的建议?

       史国良:拍卖法应该对拍卖公司拍假问题作出规范,还画家话语权。

       打假很怕说深了,制假卖假一条龙,牵一发而动全身。关心假画问题的人很多,但少数知道的人不敢往深里说。其实根子还是拍卖法,这么多次打假,从没有人在法律意义上打赢拍卖官司。拍卖法应该对拍卖公司拍假问题作出规范。九六年制订拍卖法的时候,只有几家拍卖企业,各方都没有考虑那么多。现在随着拍卖市场繁荣,情况跟当时已经大不一样,有些条款已经不符合当前市场要求。国际间合作日渐紧密,这些方面不能不正视。

       画家自己说的话不算,要确定真假必须由司法鉴定,画家基本权益缺乏保障。有传闻说一些成名画家不承认自己的早期作品或应酬之作,但我周围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有人拿我早期作品来,我会坦率告诉他,根本没必要去否定。

       整个美术界都应该关注打假事件,而上层现在没有声音。这不是画家一个人的事,某种程度上我更不该管,但是当一个工薪阶层拿张假画来找我鉴定,我怎能不告诉他这是假的。我觉得这是对收藏家极大的不负责任。

       记者:画家如何处理与市场的关系?有些画家参与市场炒作,您如何看待?

       史国良:画家要多宣传少炒作,把自己放到老百姓心里去。

       画家包括整个美术界都缺乏宣传的意识,大多数人只对某幅画拍个几千万高价这种事关注一下。西画作为西方文明的重要组成,现在影响力已经超过国画。西方对我们施加影响都是文化先行,愿意出钱来宣传或者炒作的大有人在。现在从画家到美术团体,对规范市场宣传艺术都缺乏足够重视。

       很多人说我炒作,再好的东西不拿出来,时间久了也会长毛。既然自己觉得好,就让大家分享对美的感悟,好坏自在人心。艺术属于大众,好的作品不应藏着。广而告之不犯法,艺术应该大张旗鼓去推广宣传。现在很多人条件反射一样看到别人宣传就认为是炒作,进而联想到对方人品不好。其实我们画家的知名度非常可怜,国家统计结果排在相声杂技的后面。咱们认为大师级的画家,去大街上一问鲜为人知。我认为通过拍卖抬价或者制造新闻叫炒作,我宣传自己不说我的画怎么好,就是讲自己的故事,主要是艺术创作过程中的经历。画家要多宣传少炒作,把自己放到老百姓心里去,这个价值更持久。在我心里宣传推广自己是应该的,甚至直接说你自己的画好都没问题,但是作为画家指责别人画得不好就是犯规。所以不管采访还是写文章,我都不会说别人坏话。宣传可以趁早,即使艺术没有登峰造极,也可以用一个社会文化工作者的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

       造成现在市场混乱的原因很多,多数已是广为人知。对画家而言,要保证质量控制数量。我不赞成画家跟集团签约。单纯给你宣传没问题,如果是炒作而没有宣传基础,一旦不想要你了,摔的比谁都疼,最倒霉的是自己。

       拍卖公司向我征集作品,我是一直拒绝送拍的。我不赞成画家直接送拍自己的作品,这样对藏家不公平。把市场留给收藏我作品的人,让藏家直接感受到作品的流通性及升值空间。让利于藏家。我能做的就是免费去鉴定把关。画家最重要的是画出好画,然后多宣传。

       记者:听说您正在创作新的人物画系列《大昭寺》,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

       史国良:用画笔点燃心中的一盏灯,为周围人带来光亮和温暖

       我很早就有创作大昭寺系列的想法,去年开始已经画出三张。我想以大昭寺为主题,带看画的人跟着朝拜的信徒在寺庙里走一圈,这些信徒可以从千里以外花费几年时间一步一磕头走到拉萨来,就是因为心里有一盏灯。我通过画笔反映大昭寺里各个角落、各色人群,让观众自己来感受。我希望别人看画后也能在心里点燃一盏灯,有了这个精神寄托,并把信念产生的力量放在我们所从事的领域中,什么事都可以办成。到那时候,苦和累都变成了“我愿意”,会有一种轻松幸福伴随着你。

       艺术是一种通俗的语言,对佛教没有太多理解的人也能看懂。这是我自己给自己的挑战!把精力投入其中可以避开很多议论、误会。别人说别人的,我干我的,追求我心中的那盏灯。就像我一直坚持写实主义从未变过。其实所谓形式题材都不重要,最终是追求自己的灯,并让这盏灯为周围人带来的光亮和温暖。心里有盏灯就会有定力,踏踏实实的找到自己,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剩下就是怎么做。想干什么是一种理想,能干什么是一种能力,怎么干是一种办法。我相信我的理想能够达到,达不到的时候我会想想自己身上出了什么问题。

       记者:作为国内当代最著名的画僧,您在是否支持慈善事业,是否关心“名”和“利”等问题上是如何看待的?

       史国良:慈善事业是我生活中第二位大事,艺术放在第一位。

       以前很紧张别人问我名、利的问题,当时只想自己,也困惑出家人要名利干什么?现在我明白了,这点名利不算什么,远远不够做我想做的事。只要能为社会造福,名利多多益善,钱越多能做的事越多。慈善事业是我生活中第二位的事。我的一切,包括大家的承认,都是建立在我的艺术之上,因此艺术放在第一位。如果画不好,我早就趴下了,大家也不会给我这么多的关注。艺术不能丢,还要精益求精,剩下的就是关注弱势群体。只要社会需要,我能做的都尽量去做。平时很少谈慈善,但从我回国开始就一直在做。今年上半年已经捐了一百多万,保定山区两所小学五十万现金;为河北先天心脏病儿童的募捐拿出了两张画,筹了六十万捐出去。类似的事每年都在做,有些大家知道,但都没有过多去说。本来说我炒作的人就很多,但我不想把污言秽语带到这些事上。现在大家的目光都放在市场、价格上。很多人没有信仰,从最坏的角度来看待别人。我很自然很高兴,我的心中有盏灯。知道吗,当找到自己心中那盏灯的时候会有多快乐,多充实!心中的那盏灯在照亮自己的同时还能照亮别人,给他人以温暖。

热词:

  • 史国良
  • 心中
  • 国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