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赵成民:纯化艺术还原自己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9日 15: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赵成民是当代著名雕塑家,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他的素描、油画都有很高的造诣,他的水墨画、书法也有很高的成就。近年却少了他的踪影。有人说他去了国外,有人说他隐居山中,还有人说他躲在乡间做大事。朋友带我们沿北京至八达岭高速公路一直向北,在18号出口离开高速路,向左进入八达岭国家森林公园风景区,在果园深处,见到了赵成民。

       实现梦想

       赵成民指着一座已近竣工的建筑说:“这是我的建筑艺术作品,也是我的艺术工作室,年底就可以使用了。”这是一座2700多平方米的三层异形建筑,外墙是凹凸的深灰色石板。他的艺术工作室由三个院组成,院与院呈阶梯连接,成为随形附物的雕塑园,荷塘、水榭、长廊曲转。第三层院是工作室的主体建筑,分为设计室、雕塑室、画室、电脑室、放映室,有艺术研讨厅、图书厅、展厅、艺术长廊。建筑外还有烧陶器的小窑。院内的环境景观、建筑设计,室内的厅堂设计,都出自赵成民之手,带有赵成民的古朴的艺术风格。许多关于赵成民的传说,在这暖阳斜照间得到了真实的修正,赵成民正在构筑一座新的艺术城堡。

       上世纪90年代,艺术家开始把画室从城市向乡村搬迁,形成艺术圈或画家群落。赵成民独自一人在山里设计这样规模的艺术城堡,像是圆一个创建艺术帝国之梦。赵成民说他的艺术创作需要较大的自然空间,需要开阔,需要相对静谧的环境,在拥堵的城市里很难得到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其实,不仅艺术家,很多城里人都在乡间建造自己的住宅,人们需要更贴近自然的环境。在西方美术史中,建筑设计是属于美术范畴的,很多有名的建筑是美术家设计的。艺术家对环境的敏感,对建筑形象的苛求,像对待艺术创作那样一丝不苟。所谓大美术,就不只是画画、摆弄雕塑,它是环境、建筑、生存空间中艺术存在的概念,文化内涵、视觉艺术、甚至日常生活中衣食住行的点点滴滴,都在大美术里。赵成民很早就有一个愿望,把自己设计的建筑与自然环境融合的方案变为现实,这是他艺术人生中第一件综合一切艺术学养的大型作品,现在终于已近完成。他将在这里展开大型雕塑、陶艺、绘画、书法的创作,也进行教学、研究、展览、交流活动。

       阳光灿烂的日子

       上世纪70年代出版的素描画集,就编入了赵成民的不少作品,那是在他考中央美术学院之前出版的,那时他的素描肖像已经画得非常好,圈中人说已有大师相。早在“文革”前,赵成民已是个擦掌摩拳的艺术青年,是工艺美术学校的尖子学生。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年轻人比较单纯,不懂赚钱,抱着艺术理想生活。赵成民说大家整天像赛跑一样画画,比赛争先。在课余时间,他到龙潭湖边,画下象棋的老人,跑到天桥去画看拉洋片的孩子、练气功的艺人,随时随地画了大量的生活速写。他除了应交的素描作业外,每次都比同学多交数倍的素描速写。他在工艺美术学校学习雕塑,学习了中国民间泥塑,临摹了中国名画、世界名画,接触经典作品,喜欢波堤切利、伦勃朗、鲁本斯、米勒等欧洲绘画大师的作品,也看了19世纪俄国巡回画派、法国印象派、梵高、塞尚、马蒂斯(野兽派)、毕加索(立体派)的画。还学习了蜡染、玉雕、牙雕等各种工艺,学习造型的构成规律。这为他10年后考中央美术学院打下了综合的艺术基础和理论基础。那是赵成民生活中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他沐浴在艺术带来的快乐中,那时的艺术青年有些成了今天的领军人物。

       艺途漫漫

       对于学习艺术的人来说,赵成民有一个很不错的开始,叩开了艺术圣殿之门。赵成民当时梦寐以求考中央美术学院,但“文革”来了。他在工艺美校毕业后,去北京料器厂当了10年工人。那个年代,不少青少年无所事事,虚度时光。他没有放弃,每天下班和星期天去北京火车站画速写,去城郊大车店结交车把势,给他们画肖像,画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到“文革”结束时,赵成民的画已可以与著名画家一起展出,他的画也被选入名家的画集出版。

       1980年,赵成民的一件石膏全身像就使观众惊叹,他塑造了一位身材修长,亭亭玉立,还有些飘逸的少女。那时他的人物雕塑造型就很简洁、现代、唯美,富有青春的飘扬和活力。那是他在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班的毕业创作《盼》。大学招研究生中断12年后,1978年恢复招生,他考上了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研究生,师从著名雕塑家刘开渠、傅天仇及钱绍武教授。那年,中央美院雕塑系在全国招了8个研究生,他很幸运,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在中央美院,他做了大量人体雕塑的研究,从古希腊、古罗马雕刻到罗丹、马约尔、摩尔的雕塑,他都从中汲取营养。赵成民旅行考察了敦煌、麦积山、大足、龙门、乐山等中国古代雕塑造像群。他很早就喜欢中国的笔墨韵味,以及其中蕴涵的深奥文化和艺术哲学。他的中国画研究从87神仙卷、剑侠传、永乐宫壁画到石涛、八大,都有自己独到的心得,从中体悟了中国笔墨的真谛。他也没有停止画素描、速写,这是深入研究造型艺术的基础。赵成民在大师门下学习几年,毕业创作的雕塑分别被中国美术馆和中央美院收藏了。钱绍武教授评价他:“深入的素描和快捷的速写相结合,既有深入的研究,又有生动的感受,既有准确的刻画,又有瞬间的捕捉。与很多画家摒弃素描的光线和色调不同,赵成民的素描很注意光线和色调。他在黑白素描中可以画出人物服装丰富的层色,光线在面部形象的微妙变化。赵成民考入中央美院,去云南自卫反击战前线,去延安、内蒙古体验生活,他同样画了大量肖像、速写。他在画家中,是勤于跑路、勤于观察的高产者,有高于一般画家的数量积累,也有高于一般画家的高端研究。”美国教育家看了他的画说:“现在我们已达不到这样的美术教育水平。”俄罗斯画家看过他的作品说,他们喜欢赵成民的画,是因为他们在中国重又发现了写实艺术的力量。

       做出最好的艺术品

       后来,在很多重要艺术大展、画集和报刊可以看到赵成民的雕塑、国画和书法,多是以马为主题。这些作品气魄、张力很大,已经到了夸张的极限,非常饱满,秦汉古风弥散,而造型观念和手法又很现代。赵成民喜欢秦汉艺术,他说:秦汉创造了中国的伟大建筑和雕塑艺术,即使秦汉的器皿都充满了造型艺术的强大魅力。马的朴实、力量、速度、竞争、驯服、形体美感总能激发他的创作,尤其保存至今的秦汉雕塑中的武士与马,显示了当时的国力强盛,尚武精神,阳刚之气。他觉得这才是中国文化艺术的精髓,对他的艺术观影响很大。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他以潮州为创作基地,后来又在邯郸建了基地,做了很多雕塑,研究马的艺术形象,逐渐形成了充满体量张力、潜涵古风的现代雕塑马。除了雕塑,赵成民在笔墨世界中塑造骏马的形象。他有大量的作品参加各种大展、巡展,并被收藏。已故的中国美术馆馆长刘开渠曾这样评价他的作品:“现代雕塑有中国写意画的内涵,水墨画中又浸入了雕塑的理念。尤其是所画的奔马,加入了雕塑从内向外膨胀的张力,使所画墨马更精壮、强悍,具有秦汉质朴、雄强的风骨。他的水墨画个性鲜明,视觉强烈,是具有力量的阳刚之美。”

       有评论家说赵成民“把绘画的写意性纳入雕塑,把雕塑的团块体积感纳入绘画”。还说他“有文人画的风尚”。从他的作品中可以感受更厚重的文化,狂野奔放中内涵深沉情思,夸张寄重求大美。这是一个很难达到的境界。赵成民说,看到自己功成名就的表面辉煌,有的人满足,有的人不满足,而我是不满足的人。10年前,他就是因为不满足,才沉寂下来。近10年,他在不断综合吸纳更多的文化因素,使创作思路更自然、自由、博大。他形容欣赏好的画作,就像听帕格尼尼演奏小提琴,人们忘记了旋律高深、玄奥的技巧,听众如痴若狂完全被音乐美妙的境界所感染,所振奋,所陶醉。而帕格尼尼淋漓潇洒的旋律,又绝对能经受专家中哪怕最挑剔的技术主义者严厉的审验。这可以说是艺术精品的一个水准。他写了很多研究雕塑、书法、美学的理论文章,在国内外搞了一些专题讲座。在他看来,研究就是不断挑战,比如描绘人物,不能停留在大体的、程式化的那些常规技巧,只有超越教条、示范式的理性绘画,走别人没走的路,只有再深入地感受,再深入地挖掘,才有可能发现新的大陆,最终找到只属于自己心灵的独特东西。它必然启动画家整个绘画艺术的深层思维和进取,提高和拓展画家的视角和层面。他甚至觉得能够在这个尖端领域探险的艺术家很少,能够进入这个领域的艺术家更少。名利的诱惑常使人寻求捷径,使人疯狂,很难静下心来,很难耐住高处的寂寞。

       所以,赵成民决定把自己的综合艺术工作室建在远离闹市的地方,山里的环境很适合他。他的工作与时尚的艺术大展、大赛、得奖活动保持距离。他喜欢冷静地思考、研究,深入到艺术的精神内核,创作出纯净的艺术。赵成民认为,实际上美术家的工作是很深沉的,美术家与演艺界的明星不同,演员要追求出镜率。而他的舞台是书斋画室。他欣赏宽和、均衡、协调、松弛、自然的生活和创作状态,把自己还原自己,过滤杂质。他说,如果画家的精神不能保持纯净,就不可能创作出纯净的艺术。经历了一些辉煌,释解了一些迷茫,经过心灵的休整后,赵成民进入了又一个新的创作阶段,他从1997年开始研究新的东西,计划以马为题做100件不同的雕塑,把他的代表作和新作陈列在新建的工作室及园林中,把他对艺术的几十年研究历程展现给朋友和观众。他说会邀请朋友经常到山里的工作室聚聚,搞一些高水准的艺术会展和艺术研讨。现在,他的工作就是创造一个宁静的艺术环境,创作出最好的艺术作品。

(作者:劳理)

热词:

  • 赵成民
  • 艺术家
  • 雕塑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