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求美若渴 从美如流——感言韩美林的手稿和人体“速写”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9日 15:0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美林说前不久在杭州的工作室一连几天画了几百张人体作品,几个出版社的朋友看了都拍手叫好,催促他出一本集子,他答应了,并要我写几句话。于是,美林约我到他家里,把我叫到他工作室,在案头上一张张给我翻看他的这些人体作品,并且不厌其烦地讲他作画的速度,说有人看着表,完成一幅画只用了十几秒。他在讲的时候,我心想,为什么非要强调速度?我对速度不以为然,因为艺术从来不以速度论好坏。但现在要谈他的这些人体作品时,却又不能不涉及到速度,因为这一张张作品确实让你感到一种速度的美,顺手牵羊的随意,不假思索的流淌,转瞬即逝的神来之笔。飞动的线条仿佛是在既定的轨道上滑行,准确地勾勒出一个个千变万化的形体姿态。他不需要面对对象写生,他对生命的律动、体态的韵致早已是烂熟于心,心领神会了。

       说到这里,不免又生出一个问题:这些用硬笔完成的人体作品如何来命名?如何来归类?素描?写生?速写?这些西方舶来的概念都不符合这些作品的实际。虽然它们似乎更接近“速写”这一概念,但“速写”一词的原意是面对对象速度较快的写生,而美林的这些作品却根本与对象无关,他只是通过想象来完成。但我犹豫之后还是决定将韩美林的这些作品视为“速写”,因为这些并非在写生的意义上完成的作品,是更符合“速写”的本质义涵的。首先“写”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一个特定概念,它在运笔上的要求和规范使它区别“描”和“画”。而快速地“写”——也即“速写”,就字面而言,并不包含“面对对象”这一层含义。所以,韩美林这些作品,理应是最本质意义上的“速写”。

       古人把寻找和重用有才能的人比喻为“求贤若渴”,以能很快接受别人好的意见誉为“从善如流”。我把这两个成语挪用和转化到美林这里,就变成“求美若渴,从美如流”。韩美林对美的追求何止是如饥似渴!对美的收纳岂不正是 “从美如流”吗?对他而言,一切美的形象、美的形体、美的姿态、美的瞬间、美的结构……只要在他的视野中、想象中搜索到与美相关的东西,一概收入他的囊中。

       美林的这些“速写”大体可以分为动态和静态两类。人体作为生命体,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静态。人体的任何一个坐姿、卧姿或站姿,都是一个“动态”。所谓动、静之分,只是在相对的意义上。一类属于静态的作品,多取站、坐、卧的不同体态加以表现,更注重形体的结构关系、姿态的整体感觉和微妙变化。而在属于动态一类的作品中,画家所注重的则是大的运动节奏和大的动态线的把握,身体各部位的协调一致,处在运动中的人体还让我们感受到身体的柔韧性、弹性和一触即发的速度感,而在静态作品中,我们更多地是品味由流动的优美曲线所构成的人体本身美感。

       在这里,我们不能不谈美林长期练就的、准确把握人体的基本功。这是他能够在快速中完成作品的前提。心中无数,下笔就不知会往哪里去,更谈不上准确。而准确来自于对人体的深刻理解,旁及到他画的动物莫不如此。他对体态结构的关键部位吃准了,别的部位便可顺应自然,变化自如。关键部位也即人体的几个基本“构件”,除了透视上的变化其形是不变的。可变的是腰、颈及一些关节部位。美林整天和人体及各类动物体打交道,摸透了它们的运动规律,所以,画起来才会如庖丁解牛,游韧有余。

       美林所以能够做到“游韧有余”,在于他日积月累的陶养和持之以恒的功底。有些人只满足于自己聪颖的天分而耐不住寂寞,下不了苦功,也就难成大器。只靠花架子而没有真功夫是不行的。韩美林不乏天分,但他做起艺术来更像一个苦行僧。石涛是“搜尽奇峰打草稿”,美林是搜尽所有的形象,再创造自己的形象。如果有机会,你不妨看看美林那厚厚的一摞手稿,看着这些手稿,你心中会油然而生一种感动。在这里,甚至要比在一件精彩的独幅作品中更能窥见到艺术家的内在品质,每一页都散发着韩美林那特有的气息,那种不倦的追求和探索的精神。他把每一页都画得写得密密麻麻,好像是为了节省纸张,几乎所有的空白都要补满。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形象探索和形体推敲中,似乎可以触碰到他的心率和脉搏,可以感悟到他那飞速闪现于脑际的一个个灵感。千姿百态的生命形态,辗转反测的形体动作,尽收在他一本又一本的手稿之中。那里成了他创造和汇集各种形象的仓库,成了他的造型词典。他的成幅作品无不是从这里生发出来,他的所有作品都可以从这里找到蛛丝马迹,这里是他创造的根据地、发源地、大本营,也是他的练兵场,是他滋生生命形象的温床。

       韩美林说,“我总觉得我还有好多想画的东西没有画出来”,正是这种感觉的驱动,使他不知疲倦地工作。他像一座活火山,手就是那火山口,不断喷涌着艺术的“岩浆”,永难停歇。因为这“岩浆”总在他的内心生发、涌动,不断形成新的热能,不断向外喷涌……他美丽能干的夫人周建萍说:“好累啊,等美林的美术馆盖起来,总该歇歇了”。我说:“你歇不了。美林这个工作狂歇不下来,你就别想歇!”而美林永远处在狂热的工作状态,没有谁能阻止他,谁能改变他安心作一个“工匠”的本质呢!他在2006年的一本手稿中,开篇写着这样一行大字:

       “上苍告诉我:韩美林,这辈子就干活吧!……”

       贾方舟(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美术评论家)

热词:

  • 韩美林
  • 艺术
  • 速写
  • 中央工艺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