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淡雅深处是诗境——周雅玲的花鸟画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21日 12: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中国艺术的源流,大致来自两个方面:一是自然世界,二是人的内心世界;两个方面的结合,衍生出主客观的统一,以及由物象到意象的转换;在事实上,艺术所面对的正是这一不变而又恒久的命题,优秀的画家无不是在试图解读这一命题中,显现自己的睿智与才情的。

       女画家周雅玲专攻花鸟画,力求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整合花鸟画的形式语言结构元素,在笔墨当随时代的理念下,使之体现为具有现代审美精神的绘画文本。

       花鸟画在百年的新中国画运动中,处在激流的漩涡之上,在漫长的历史沉淀中,它达到了纯熟的高度与艺术的完美,循此路径走下去,使后来者难以逾越,而且,这也并非是唯一选择,因为,大自然是丰富的,艺术的表现必然要体现这种丰富性,所以,艺术创作在某种意义上,不是在规范中孕育的果实,而是在自由空间中的精神结晶。

       周雅玲是在当代文化语境中成长与成熟起来的花鸟画家,她的作品既承继传统文人画中的某些形式意味与笔墨韵致,又在元素整合中注入了现代审美精神,且在一种诗、书、画、印的综合中营造了富有书卷气的图式文本,笔墨间充溢着诗性、诗意、诗情。

       贵在创造,这是一切艺术的本质与价值所在、创造为艺术带来了活力、激情,创造推动了艺术的发展与历史的书写;而周雅玲的可贵之处在于,她以敏锐的艺术感觉、以独特的审美把握,以及文化底蕴的充实,锤炼自己的艺术,在数年间,她大体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取向和艺术表现方式,并据此循序渐进,匠心独运,使作品终于在精湛典雅中渐行渐远。

       周雅玲的花鸟画,已全然不同于传统花鸟画图式,她运用中国文化的若干重要元素——书法、插花、瓷器、隔栅、竹廉、家具等,进行组合,并以平面构成关系对其进行空间关系的处理,在“工写兼具”中体现出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氛围,这便是周雅玲的花鸟画;这是一种静谧而又温馨的图景,一种平淡而又隽永的境界,一种脱俗而又朴素的美感,一种充满内心意绪的符号空间魅力。

       在“似与不似之间”,周雅玲寻到了意象扑捉的方法,虽然,她不放弃对“形”的表现,但她笔下的“形”,也不再具有生活的客观性,那些花朵与枝叶,多在水墨淋漓之中,被进行了夸张,变形的处理,在不失其基本形态中,强调的是一种神韵、一种感觉与一种情怀;如《雅室春融露香中》、《荷气满堂》、《风卷珠帘报新秋》等,都充满了耐人寻味的情思、情怀与境界。

       而且,画家大胆运用了构成原理去组合意象群的空间关系,意象之间在被抽离了时间因素之后,空间因素得到了强化,画面中只剩下了空间中物与物的位置关系;这样,根据构成关系确立的黑、白、灰的水墨渲淡变化,配合着平面化的空间处理,渲染了中国画独特的含蓄、蕴藉、简约与淡泊,如《花好月圆》、《秋色赋》、《玉笙凉夜隔帘吹》、《卧看花梢动》、《异花常占四时春》、《凝思含醉妆》等作品,都是因为在构成关系中,使传统意象焕发了新意,颇具“化腐朽为神奇”的功能;依然是传统的牡丹,工巧的青花瓷器,散放着茶杯与长题的书法、印章的搭配,都在一定的结构中定位,使之呈现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在周雅玲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多种手法在“感觉”中获得写意表现的统一,如花瓶的“工而不工”、“不工之工”与小写意的花萼、花瓣、枝叶处理,以及大写意的墨色运用,使之在多种元素与手法中,产生一种“新质”,生发出一种激荡中的平衡、丰富中的完整、率性中的温雅,进而使画家笔下的花鸟画一扫传统花鸟画的审美定势和千篇一律的“定法”,遂使作品形神兼得而气韵生动。

       这里,我们要指出的是,周雅玲在花鸟画的构图处理中,大胆运用“硬边语言”,“硬边语言”是西方当代艺术中最常见的形式结构手段,它以不和谐与不统一的方式插入画面之中,用以造成“突兀”、“冷硬”之感,有助于渲染画面的气氛,强化画面的境界,往往给人以深刻印象;周雅玲在花鸟画中,往往在瓶花的背后衬以墨色的窗棂、隔栅的硬边框架,既加强了画面的凝重感,又起到了空间的分割作用,既造成了画面构成元素的刚柔对比,又为传统题材的花鸟画增添了现代意味;“硬边语言”,在周雅玲的作品中,有时又以书法或竹帘的方式,被进行硬边处理后,插入画面,作为有机元素,发挥着不可替代的形式作用与魅力。

       艺术家在本质上是浪漫的,浪漫需要文化、需要品位、需要修养与激情,如此,会使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内心富有色彩,会使生命焕发出智慧与灵性,它才能够跨越时空,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联结中迸发出丰富的想象和创造活力。当这一切以特殊的方式,经过艺术家的心灵,结晶为艺术作品时,其中,必然展示出诗意的情怀,作品中的浪漫、抒情、诗意也必然作为一种不流俗的、美与善的追求而存在,并始终贯穿在人类的情感深层。

       周雅玲的艺术,追求的正是这种富有理想色彩的目标;创作表明,画家多年来,立足于传统文化,孜孜以求素朴淡雅的审美境地,用以支撑作品的精神结构,现实生活中的鲜活精神支撑自己的理想;因此,她的作品并不远离现实,而是以现实感受、体验为出发点,努力去营造理想中的世界,使之直通文化历史与艺术传统的深处——如动与静、诗意与禅意、书卷气与文人气,等等。

       周雅玲自觉地把自己对文化的认知和理解转换为艺术之美,形诸笔墨色彩,从而超越了意象的形而下性质,其隽永意味在艺术的丰富中得到了升华。在这样的观照下,画家笔下的作品成为纯粹中国式的写意表达,带着中国文化印记,中国情感,表达了中国人自己内心深处最本质的精神质地。

       总之,以美的方式给以含蓄的表达,并洋溢着某种韵致,是周雅玲作品的追求和目标,而得意忘言、寄情出意,妙在有意无意之间,深文隐蔚、余味曲包、羚羊挂角、无迹可求等美学品质,都非常明显地成为周雅玲的艺术理想。这在她的作品中随处可见,甚至成为她的言说方式。她的作品每每只选择约定俗成的几组符号意象,以不事繁琐、机巧的关联安排,不经意间对其进行形式意味的营造,目的是把悠久的文化传统与生命诗意,引入当代审美生活,使之成为当代文化语境中的引人入胜的神韵。

       这一切,都使艺术对人的生命、文化、诗意的表达扩展了更大的审美空间和边界,并以新的形式实验,给人以新的审美感受。当然周雅玲的这类作品,仍然属于相对纯粹的唯美风格,而它的温情的气息、精心选择的意象和境界的独特魅力,却时时叩击着我们的艺术想象力和审美重心。

       对于周雅玲来说,这是一次穿越时空的文化之旅,不过她把人性中最温暖的色彩转换为绘画的笔触,让它被一种全新的灵感和气韵所支配、所演绎;画家的想象力在作品中获得了有力的倾诉;那就是——虚构和想像是令她兴奋的工作,虚构和想像的本质就是赋予事物新的形式感和审美内涵,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对待文化和绘画的态度和方式。

       毋庸置疑,周雅玲是一位能够坚守自己信念与理想的画家,对绘画艺术的自觉与执着,将使她在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她的每幅作品的完成都是她对自身艺术“唯美”风格的深化和愉悦的进步。

       徐恩存:1987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先后任职于《中国美术报》、《东方艺术》、《美术观察》,现任《中国美术》主编。从事美术理论研究、美术批评与山水画创作,出版专著多部,发表批评文章多篇。中央电视台二套《鉴宝》节目专家团成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著名美术评论家、山水画家。

责任编辑:张筱曼

热词:

  • 国画家
  • 周雅玲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