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楼安平:泉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4日 14:4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楼安平个人主页

  读郭沫若先生的《丁冬》,想到了深井中滴下的泉,那极清洌的,晶莹可爱的泉,这种源自自然,绝去人类包装心计的真正纯净水,才与生命的绿州,或酷暑饥渴时想见的消渴心最能吻合。

  记得幼年时,我的童年生活大多是在外婆家度过的,出义乌西门二十里即是夏演,从夏演到外婆家要翻一座二公里许的公公岭,缘溪前行再走数里,地名叫黄山,黄山村四周全是青天,天穹园园地罩住了这个村落;村内先前不少是明清时的望族,故村内底子不薄,绪如“厅堂前的旗杆石呀、前朝什么皇帝御赐的篇额之类呀、还有一些稀世的文人墨宝”,这些庄内昔日大户人家的旧时业绩和荣耀,其后代子孙确实常拿来挂在口上吹一通:“说什么你‘小子’穷,俺祖上才富呢”!

  说起村内的建筑形制,上代各族遗存的,以及上百年前新建的祠堂、水井确实也不少,诸如“和堂、上头份、花车门、八面厅”和“莲花井、方塘饮”等,不一而足。石子长街也从这条街延伸到另一条胡同,左右衍生,类似八卦迷宫,可谓地势,地形、村貌之复杂了。论户头庄内少说也有近千户人家。外婆家祖上是经商户,在城内开有“米行、腿坊、染店、肉铺”等,生意红红火火时,扳起手指也称得上是义乌西乡大户之一了。

  然时光流转,到了抗日时期,由于频年时荒,战乱,家道中落,因此到了一九四九年土改评成份时,被农会有幸给划了个小土地出租,倒也给免了住后“斗争”生活中的诸多麻烦。然既是中户人家,家中总有几亩薄田,年景好时须雇个短工给外婆家秋收稻、冬种麦,二十四节气循环,生计还算过得去。

  有年夏天,太阳热毒,晒得人肌肤黑黝,皮层开裂,暑气直往肚里钻,外婆惦着她在田地里干活的二位农人,做了些择子豆腐,往竹筒里灌了茶水,整了整衣衫,径直往田头赶,而这边的二位农人着实给太阳烤得喘不过气来,他俩为了消消暑气,都不约而同地一个猛子扎进了开满荷花的水塘中,也顾不了身体被藕梗给划破了皮,却学着水牛模样将大半个身子沉进水里取凉,可泡在水里并不能止渴,何况有现成的呢!他俩这才想起南山脚下的那口泉,先到的新响叔蹲下身子贴近水面就大口大口用双手捧起直饮,后来赶上的南希佰看着水浅了,捧着喝不过瘾,就干脆伏下身子把嘴贴着泉眼咕咚咕咚狂饮起来。

  我当时才八、九岁,晌午前拉着弟弟伴着外婆一起送饭到田头,当伙计俩抹抹脸饮够了泉水朝外婆点头打哈哈时,外婆笑眯眯恍有所思地,转过脸挑逗着对我俩说:“平儿,潮,还不快过去喝几口泉水,甜着呢!”乐得我和弟弟也争着抢着去饮泉,那泉甜甜地,沁人心脾地透骨凉,至今回味起来,都令人毛孔张开。

  说起大旱年,更有甚者,那年三伏天气不降雨,骄阳似火烤着苗,秋后田中更加断水,热风吹来,满田畈的田块开裂着深深地乌龟鳞状的沟沟缝缝,不规则地类似几何形状的大三角、小三角错综排列着,村中井水源头小了,挑水的人多了,从深井中浅浅的表层打上来的水,是远远供不应求的,这时大家就计议着按人口比例,你一壶我一瓢地分着饮用,真是饮水如蘸油了。这样延至一星期半月的过去,后来村中原先那几口水井差不多都只有点点滴滴在井壁偶尔能落下几滴“清泪”了,可天还不作美,骄阳依然灸烤着大地,待溪水断流,水塘底朝天时,当地的农民就沿着溪滩逢堰作坝以蓄水,见丝丝沁水即挖新的泉眼来取水。更有甚者,上了年岁见过世面的长者就搬来迎龙祭神的大道理,找来家中的旧灯板,赶制欠缺的青龙白虎大旗,着实拂拂扬扬挤了个长队赶到西山  “龙德岩”去蜉神求雨了……

  雨倒没有求到,可冤了几个“为首者”,上头追究下来说是在闹封建迷信,搞反动复辟云云。到眼下这光景,外婆家田边南山脚下的那口泉昵?此刻在“崖壁拱起的顶端,居然还叮咚作响地滴着泉水昵!泉边,自然有农妇守候着取泉”。

  而今,事情已过去多年,先前外婆村里修起的水库,春天发水时可蓄水分洪,夏天干旱时给及时供水、灌苗,至于原先那口泉呢?眼下在机器隆隆的筑路声中,也不知给填埋到何处去了!

楼安平

时在2003年7月于义乌黄大宗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