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楼安平:秋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4日 14:3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楼安平个人主页

  湖堤上,原先那细长似睡美人眉眼般娇柔的柳叶,在秋风中不知不觉给卸去了不少的盛妆。

  飘零的落叶有的被落在了沟渠,有的则因渐趋腐败而沉没到了湖底,也有枝头尚新鲜的纵然被风刮进了湖面,却依然浮在水面做着探春的美梦。大多的落叶则飘浮在湖面,泛斑斑驳驳杂黄杂赭的涟漪。在有些堆砌得稠密的湖面上,天光云影被渐次围拢来的落叶给挤得只留下了些许领地,亮亮地,仿佛是谁将新鲜的水银给撒进了湖面。那基调,明的、暗的、新鲜的、陈旧的,加上一张张柳叶横排纵列,看去简直是十八世纪哪位伟大的印象派大师,用他手中灵巧的画笔,将稠腻的调色板上的各种深沉黛绿、青橙黄紫的色浆给抹到画布上,映衬着天光,唤发出一种醉人的、清亮的、明丽的奇异色彩。

  然而,先前,在那郁热蒸腾的夏季,柳树枝条上面覆着的是蓬松茂密的一团绿色,下面的树干,只看见了贴近泥土的那一小截,远望无疑是一柄绿色的伞支撑在湖堤上。也许在诗人和画家的眼中,这掺和着绿色的太多情调,比起眼前秋的丰富热烈色调是显得有点美中不足而略显单调乏味了。

  而今秋风过处,原本已随节候飘零的柳树,又增加了新近落叶的韵味,那渐渐显露的枝条一排排,一抹抹似轻烟笼雾般柔柔拂拂地垂着,在秋风的舞动中更显得婀娜多姿、柔媚动人。

  随着秋虫鸣唱的声调一天凄厉一天,一天少似一天,它们似乎在哀叹夏的节候已死去,萧条的严冬将来临……鸣蝉、蝈蝈、蟋蟀并且还包括“吹鼓手”青蛙,从它们日渐稀少声调渐低的虫唱声中,那一种略带彷徨凄切的声调,对于赏秋的高士,在他们那多愁善感的喟叹声中,也许秋天中那颓废的色彩,感伤的情调,让人体味起来在感情的天平上或许来得更深沉、更有意味。

  回忆盛夏时,酷热难挡,人坐着休息都毛孔痒痒,大汗涔涔,纵使有空调可以降温,但你一旦从沁凉的室内出来,一遇外面灼热的阳光,干燥的空气,皮肤倏地象被什么毒虫蜇了几口。这种冷与热之间的温度上的落差效应,从人的感官中传出来的几乎是整个神经都一时给绷紧了。

  只有到了秋天,暑气日渐收敛,太阳也不那么酷烈了,但余温尚存,正午的阳光照临身上依然觉着热,但那热是有分寸的,譬如说让身体出一下汗,令毛孔疏通一下,倒与家中开启窗户给换换新鲜空气的意韵差不多。再则若真的觉得热了,不妨一头扎进湖塘中洗个澡,这时上面浮层的水温是不那么烫人了,水底浸泡着却是甚感冰凉,爽爽地别有一番滋味。

  秋天,最有意味的是在湖桥上听雨,看云层从西而来的那种匆匆地激越的场面,雨点落在湖面上不插不亢地滴滴嗒嗒的悠闲样子,最使人增添平和的胸襟和自得的神态。

  秋雨大多是接近温顺的,若下雨时日长,也会让人感觉有点粘腻,俗语云:“八月毛雨洒”是说秋雨到了“八月桂花蒸”的时候最多。那时分是桂花飘香的季节。秋雨也脱去了夏末初秋的爽劲,一变而为缠绵悱恻似愁思的美人终日凝愁了。

  秋雨的另一个特点是她不像盛夏时雷电交加、狂风骤雨的日子,人淋着了会因天气突冷突热而使感官神经失控,水入经络,会使人终身害病。至于春雨因寒气未消,人淋着了多发感冒和各种风寒疾病。惟有初秋的雨爽爽地微带温热地,其雨点落下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铿锵音调、节拍,二者抑扬顿挫地配合,恰好与水面上长着的荷团成正比,荷叶、荷梗密的地方雨声稠,稀的地方雨声低,另则水之深浅,人来去远近变换角度经纬之度数,这一切无不构成了雨天的“书”留得团荷听雨声了。这也是我喜欢在湖桥上听雨的缘由。

  体味秋的色、秋的味,从原先最早的盛夏酷热的岁月,一经入秋,经秋风、秋雨的洗涤,夏的暑气、热毒给洗刷去了。晴天,天空开始变得清明透亮,奇怪而高,山中、原上、溪畔、田头、地角、各种林木、草树、杂卉、以及种种农作物,均应时而变换着各种热烈的色彩。常绿的乔木,例如松呀、柏呀、樟呀都从原先的浓绿褪到苍绿,叶儿被秋风、秋阳染成了红艳艳黄橙橙地一片;尤其是桕子树,远远望去,深红灿烂的颜色似火烧云般地壮丽。

  对于秋,我的心底喜爱的是暖秋,对于西阳惨淡,霜风凛烈的萧杀的残秋,我是敬而远之的,秋天,终归是夏天消逝后的已凉天气未寒时为好!

  秋,暖秋,你染着热烈的红艳艳的似火烧云般美丽的秋天,你那成熟的季节那才是我生命所向往的,人生轨迹所追求的。

楼安平

2003年于吴江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