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兰竹自有清品在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4日 13:4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楼安平个人主页

  美人、名花、空谷、幽兰、此君子常欲思之、往之、亲近之。

  兰蕙品性优雅、风韵孤迥,其微香脉脉绝似美人,而美人芬兮、芳兮,嗅之甘芳馥郁,也绝似幽兰。

  当露重风高,或乍暖还寒,兰叶叶低垂,或随烈风左右摇曳,闻其茎叶相摩,如诉,如悲,如泣,令君子文人墨客大有怜香惜玉之叹。

  至若清风明月,或朝暾将出之于东方,兰则喜气洋洋,必欲乘微风而飘举,而此万种风情,尽得湘娥娇柔之态,其凌空曼舞之姿,优哉、游哉。故文人雅士多喜品兰,养兰,此其习性相通,修养所为也。故君子心目中不可一日无兰。

  东坡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然兰,竹同为世间清品,赏玩中之盛事,其刚柔,多寡,物性,荣枯之理则又判然也。

  兰芬每袭人于林下,水畔,一丛,数茎,相依,相托,或交颈或顾盼;或凝睇,其若即苦离,风情委婉。此兰所以相类于美人而不类比于猛士,此其品性所致,非可强加人意以背之。譬之四时风、雨、晴、雪之序,阴阳、荣枯、盛衰之常理,此天地间物理性情,其大有深意在焉。故君子欲穷一物之常理,体一已之温情,必欲察之、恩之、慎之、护之、深意加之焉。

  然丹青、画史,兰又多与竹为伍,至若:“未出士时先有节,到凌云时总虚心”。此则是不关名利场君子之竹也.至若文天祥之正气歌:“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而此时竹之性情则大有进乎身家功业者也。面于竹则可赋之于慷慨、激昂、壮烈之悲风了。

  一枝青竹,清风江上作渔杆,士人得之可作垂纶之用,其乐融融于渔礁江渚之上,直可啸傲江天,横绝一世。面竹之惠农,其剖竹为丝,为条,为席,为畚箕,为萝筐,可充作平民营生之具,其济世之用亦大矣。

  然艺术毕竟有别于生命身价之常理,故有时临场写兰,画竹,笔情墨趣,悠扬顿挫,乃至运斤成风,如飞、如动。而此时兰之情状,其叶劲挺、似剑胆、琴心,起倒自如,似折、似断、似连,纵续,气势相通,兰兼而亦有竹刚烈之风。昔宋亡,郑思肖怒画兰,有根无土,人问其故,答之:“土为番人所夺。”此其感时忧国,悲愤之情溢于言表.而寄情于画。所以中国传统文人士大夫多以兰寄托心志。又昔元时遗民画家倪瓒,号云林子,他到杭州凭吊岳飞墓;悲壮地吟出:“耿耿忠名万古留,当时功业浩难收,出师未久班师表,相国翻为敌国谋。废垒河山犹带愤,悲风兰蕙总惊秋。异代行人一洒泪。精爽依依云气浮。”中国诗、中国画,其缘于文学修养越深,其所发感慨也愈深,所谓诗言志,画成教化者也。

  故从来艺事相通者,第一须多做学问,谦虚是问,故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精研传统,目识山川、穷通物理性情,此学画第一关卡,若无此种修炼功夫,其画必至大谬。正如宾公所云:“恶俗入于江湖,姿媚流于市进”,惟胸次高洁者,方能入于兰竹一道。

楼安平

2007年于乌伤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