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从甲骨文能卖钱所想到的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3日 15:5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2004年春季拍卖会现场,随着某拍卖师的一记重槌,迄今为止,世界上唯一能拍卖的20件甲骨文终于以5280万元天价成交”。此种爆炸性的新闻在春阴的空气中弥漫开来,是哭耶,笑耶!

  “甲骨文能卖钱,并且身价不菲”,这在国家文物制度日臻完善的今天,居然如此镇国重宝,能作漏网之鱼,游刃于交易市场,说起来,也算得上是千古奇闻了。

   远古时结绳而治,以后又发展创立了象形文字,并且把它刻在甲骨上,予以交流当时先民们的思想。说起来在文字的遗产和渊源中,甲骨文是算得上有史可考的中华民族文字史上的“始祖”了。

  像这样绝无仅有的几件世界级的文物能留传下来,正该让它置之国家一流博物馆,以供后人能有机会揣摩到中华民族的发展源流,并品味曾经闪烁过电光石火般辉煌的文化遗存,以利进一步仰视中华民族创世纪时期的诸多伟大。

  也许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原本总会有那么些许漩涡和倒流会泥沙俱下的夹杂。其中,毕竟那些姓“方孔”“钱字辈”的行尸走肉,他们最敏感地懂得什么东西值钱,也懂得什么东西能通过“权钱”交易而最终能变卖到钱。

  至于在一般世俗人们的眼里,失去的东西才是最可珍贵的,因为他们平时忙得不可开交的生活中,会忘了去眷顾那些珍贵的历史遗存,但他们一旦听到传闻说什么国宝流失,这些尚有一点修养的国民,他们心头确实是会有点痛的。也由于文保观念在整体国民素质中的低落,所以未失去的,现成摆放着的“家什”,在他们平常心里就不至于显得稀罕了,至于保护心、防护心自然也就更欠缺了。难怪当年道士王园录在三危山下千佛洞中得以无碍地将大捆大捆的经卷送给了异国的斯坦因,换回的只是几许微不足道的银元。然而王道士当时良知驱使他的:“一是对文物价值的无知,二是想用经卷换点钱去维系行将坍塌的几处洞窟和斋堂。”讲起来王道士在心理上还不至于脆弱和沦陷到要去吃国宝的勾当,然而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所以至今王园录也因一时愚昧而落了个糟塌国宝、扼杀文物的千古骂名。

  讲起来,譬之于一户人家,家底再薄,手头再缺钱,老祖宗是决不可以换钱用的。就象当今埃及人,即使再穷,终不至把“金字塔”倒悬过来一块块拆去换钱。话再说回来,眼下搞房地产能赚钱,对于一个稍具法律和文保良知的中国人,他也终不至于贪心到拆城砖去圈地吧!

  联想去年宋徽宗的珍禽图卖了个1200万元,今春甲骨文又史无前例地卖了5280万元,这在文物流失的天平上,倾斜着的真是无独有偶了。譬之一位病人,伤口上给人扎了一刀,已然很痛,而今又往伤口上撤盐,那痛楚能承受得掉才怪哩。

  如果有人将此种“不菲的收入”来充当国计民生的聚宝瓶来广进财源;那简直无异于自甲午风云战败、以及庚子赔款等政治、军事上的奇耻大辱之后,将来国史上可将与之攀附的历史文字,有关甲骨文能卖钱的;也算得上是中国文化史上的一大失误了。

  更何况当今研究国粹的学者,手头苦于缺少一些相关的资料,就近须求助于日本、远则要涉重洋赴英伦或美利坚合众国的各处大都会博物馆去查阅资料,去沟通信息,以资学术上的深层研讨。讲起来这种由于鸦片战争和文革以后所造成的文化史上某些断代的后遗症,以致于今天的相关学者们要搞学术研究,就只能舍近求远了。何况眼下当警惕的,文物市场上,权钱交易下的“狼”又来了。

2004年秋于义乌城中路寓所

楼安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