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试论中国花鸟画的继承和发展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4日 13:2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在中国绘画史上,花鸟画有着丰富而悠久的艺术表现和深厚的历史传统,历代名家不胜枚举。古代中国人在花鸟鱼虫中注入了全部的生命,体悟了人自然的真谛,真正把人的个性和生命的状态溶入了表现自然之中,体悟了自然的造化之道,人物合一,从叫,发现了大千世界万物之灵性之美感,因此历代文人无不把大自然作为自己的一种寄托。姹紫嫣红、芳香四溢的花儿和羽色华丽歌声悦耳的鸟儿令人赏心悦目,花鸟世界不仅给人们物质生活提供了良好的生态环境也给人们的精神世界带来了美好的享受,这是大白然赋予我们人类的“瑰宝”。

  我国花鸟画的产生有一个漫长的历史发展的过程。原来花鸟画依附于装饰绘画之中,是起装饰作用的,新石器时期,各地彩陶器皿上常见各种图案纹饰,内中的鱼、鸟、蛙、鹿和草木枝叶,仅作为装饰花纹之用,尚小能独立存在。进了夏、商、周时期鸟兽形象的应用较为普遍,从青铜器的表面纹样乃至到形制,采用夔龙、蟠螭、风、鹤、蝉,雀的不少。战国秦、汉的墓室壁画和画象、石刻,全以绘画人物活动为主,但仍离不开花木擒鸟的陪衬,长沙出土的两千余年前的战国帛画《龙凤人物图》,就有龙凤形象的出现,如漆器、瓦当、画像砖、铜镜和肖形印之中鹿、虎、麟、獾、雀、鹤、鸡、雁等内容就比比皆是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上大夫画家己开始把花鸟列为专题描写对象,如顾恺之就画过《凫雁水鸟图》此外史道硕的《斗鹅图》、顾景秀的《蝉雀图》等等。

  花鸟画从人物画的附属陪衬地位脱胎出来,从实用美术到观赏绘画,正式成为一门独立的画种是从唐时开始的,初唐时已有专攻花鸟的画家,如薛稷画鹤,十分有名。到了中、晚唐,边鸾、腾昌佑和习光胤等更是画史上的重要画家他们几人承前启后对花鸟画的发展有很大的贡献,据史料记载,边鸾“最长于花鸟”,“下笔轻利,用色鲜明”他的牡丹“若邑雨梳风,光彩艳发”,他的孔雀“翠彩生动,金羽辉灼”。腾昌佑注重写生,能作花鸟蝉蝶“傅彩鲜泽”,宛有生意。到了南唐西蜀叫代,我国建立了层早的画院专门从事绘画的创作和研究,由帝王直接控制广泛罗致人才,绘事相当发达对绘画艺术起到了发展推动作用,以四蜀黄荃为代丧的宫廷画家善作珍禽异卉,先以淡墨勾勒轮廓,后施浓艳色彩铺填,工整细致,不见笔迹,富丽堂皂,在画院外南唐徐熙擅长汀花野鸟,画法与黄莘不同,而用水墨淡彩法,色不碍墨,笔迹不隐,富有野趣,是没骨花卉的开山鼻祖。因徐、黄二入境遇不同,画材两样,画风迥异后人有“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之说。

  南宋的花鸟画继续蓬勃发展,当时画院内外重彩、淡彩、水墨或工笔或写意,齐驱,画坛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宋代文人画开始兴起,有文同、苏轼、杨无咎、赵孟坚,早和郑思肖等人。苏轼主张绘画“取其意气”得于象外”,通过画面形象启发读者,求画外之意。重神似、轻形似、提出“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观点,一反往常造型严谨的传统。

  宋代的文同、苏轼等人形成了水墨画的作风,到了元代发展成一支声势浩大的队伍,成员多是士大夫阶层,即所谓的文人雅士,他们一般具有较高的文学修养和书法功底,他们借助绘画表现怀才不遇的遭际,因作画是为即兴挥毫必然画风简赅,笔墨放逸,故崇尚“以素净为贵”的情趣,所以当时赵孟俯提出以书法入画的观点,他说“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积极鼓吹“书画同源”的主张,通过待、书、画、印,全面衡量作者的文学修养,艺术功底和道德,情操。

  元代的花鸟画萧散淡雅,文人画兴起,正宗的徐黄二体受到严重的冲击,虽未中辍,但却己失去昔日显赫的光彩。

  明代中叶以后院体画渐趋衰微,文人水墨写意画沿着宋代法常、文同、苏轼的路子发展壮大,形成一股洪流,其中佼佼者有沈周、唐寅、陈淳、周之冕、徐渭等画风大变,他的画水墨淋漓,放笔直入是水墨大写意画派的先河,为画史上富有创造精神的杰出画家,他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

  清初复古空气笼罩画坛,一批御用画家专为皇室歌功颂德所用,宫廷崇尚徐黄体貌绮丽甜俗,毫无生气。即使驰名遐迩的恽南田和沈铨亦仍遵循徐簧旧规。恽宗法徐家色没骨写生一路,形成柔弱婉约的“常州画派”,与此同时,八大山人和石涛二人异军突起他们学取陈淳、徐渭写意而有所创新。朱耸水墨画鸟,简括凝练,形象夸张,风格狂怪、构图新奇,石涛笔墨恣肆,极尽变化,主张“笔墨当随时代”,“艺术要集中典型,搜尽奇峰打草稿”,更强调要独立的个人面貌他们二人都是清初具有开拓精神的大画家。

  继朱耷、石涛之后,聚居扬州的一批失意画家,由于身世相仿,观点相近形成了一个“扬州画派”他们生活于市井之中,以卖画为生,阅历世态炎凉性情兀傲清高,常以书画发泄愤艺嫉俗的感情强调笔墨情趣的发挥,画风被正统观念的人视为怪涎、逐有“八怪”之称。

  沉寂了近百年的画坛,直到清末,以赵之谦为首的任伯年和吴昌硕等海派画家的崛起,才得以结束。任伯年才能全面,无论人物、擒畜、花卉、草虫、蔬果,无所不精,更以花鸟造诣突出。稍晚一些的画家吴昌硕,具有广博的学养,通文史、精书法、善金石、其绘画远取徐渭、等人近效赵之谦诸家,将诗书画印和民间色彩熔铸一体,刚健雄放,浑朴厚重,色墨交融,把文人写意画推到了个新的高度。民国至解放以后这段时间,北方有以齐白石为首的郭昧渠、王雪涛、李苦禅等一批画家,江南有以潘天寿为首的朱屺瞻、唐云等一批画家,他们在花鸟上继承了前人的基础,都作出了各自的贡献,其中影响最大的当数齐、潘二人,齐笔墨简赅的大写意花鸟与上整细致的草虫结合一体,具有强烈的节奏对比,并吸取民间艺术的脓丽色彩,既有文入画高雅气质,又富有鲜明的民间画意味,生活气息浓厚。潘天寿以古法用笔为主,多作线条勾勒,揉合青藤,白杨、八大,八怪诸家之法,构图雄奇、气势夺人、在致力于花鸟画与山水结合方面取得了卓越成就。

  20世纪花鸟画取得了很大的成绩,形成了高峰,所以它今人的发展尤其显得艰苦但当代性的问题还在发展运动之中,当代花鸟画如何适应当代人们的审美需求,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风貌,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当代画家们,并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而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这个当代性的问题恐怕并没有就此了结,它将继续是21世纪花勺画家更需关注的课题。花气画的问题比人物山难度业大,因为花鸟画对象在自然界中没有多大变化,花鸟本身千百年来基本上都一样,而表现方法千百年来也逐渐形成了类型化的样式和程式,古代的花和现代的花难道在造型和颜色上有什么根本不同吗?这就给花鸟家在当代性的问题上带来了难题,当今的花鸟画不是单纯的表现一枝一叶,那是一种表象;当今的花鸟画我认为要表现人的精神境界,表现大自然的生命律动,是作者的精神世外,他的情感,他的文化内涵的再现。

  中国花鸟画要有时代感,关键问题还需人们打破旧的传统的保守的思想禁固,从中西结合的道路上去寻找突破口。西方]9世纪以后,确实朴传统的土壤上成了一场真正的视觉革命,1874年一群在沙龙画展上屡战矮败的画家们包括莫奈、雷诺阿、华沙罗西斯莱、德加、塞尚和见特摩卫索,迫于无奈,在巴黎筹资金举办了一个“民间展览”这本身就带有挑战意味。作者引起了整个社会的群情激愤。对《印象日出》的评价被斥为:毛胚的糊墙花纸比这海景更完整些。是历史留住了印象派,并使之闪闪发光,永不退色。印象派之前,巴黎则坛并非一潭死水,而恰恰是一个战场:画家、艺术经济人,批评家、小版向乃至一般公众云集十此为了新的画风摇唇鼓舌和为了古典堡垒赤膊上阵,西方印象派的画家给我们—个启迪,就是为了新画风的崛起为了再现自然提绘画自身的诗性精神,我们这一代人就要从西方的色彩形式感观念及状态中,提炼出我们当代人的最敏锐时代精神。去用中西结合的方法用一种新的语言形式去表现它,给现代花鸟赋予了一 种新的生命。

                                作者:刘继红